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也因为这组织的神出鬼没,使命必达,让一些欺善怕恶的皇亲贵胄人心惶惶,行事作风也收敛许多,连老百姓都感受到了,对该组织更是感激涕零。

  不过,要如何与该组织接触却是无人知晓,只听说会有人主动接洽,告知方法,但要再如法炮制,却会发现不是人去楼空,就是查无此人,相当神秘。

  “我们会经过那个地方,现在要绕道也来不及了,你忍忍。”

  苏晨光的声音打断朱靖的思绪,朱靖点了点头。

  马车缓缓前行,沿途还可以看到往前奔跑的老百姓,愈到东街霸王的宅第前,群众更是多,马车是动一下,停一下,四周充斥着百姓们七嘴八舌的声音。

  蓦地,一阵强风吹来,车帘往上翻飞,朱靖的视线穿过重重交头接耳的人群,落在那颗高挂在匾额下方的血淋淋人头,男子泛着血丝的双眸惊恐的大睁,显然是死不瞑目。

  朱靖的黑眸倏地一眯,陡然坐直身,这一动也牵动了伤口,换来一阵刺疼,但他依旧难以置信的瞪着那张脸,这是救他的那名女子杀死的人!

  他突然想到她步出洞穴,在大树旁弯身拿起的重物……

  是头颅!她是替天行动组织里的杀手!

  他的心突然一片清朗,黑眸浮现笑意。

  ***

  在宫中暗卫的接应下,朱靖跟苏晨光顺利经由宫外的密道进到宫内。

  此刻,合明殿中一处精致的楼阁内,也就是皇上对外宣称安排他们养伤的地方,两人已经梳洗过,神清气爽,正在让太医处理他们身上的伤。

  皇上已得到消息,带着信任的太监总管匆匆而来,静坐在一旁,看着信任的太医替两个孩子疗伤,一边听朱靖说着这一路返京的种种凶险,还有那位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却救了他并照顾他多日的奇女子。

  朱靖保留了该女子可能是替天行道组织一员的事,他不知父皇对该组织的态度,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不想让她深陷危险中。

  苏晨光身上只有些皮肉伤,能好好坐在椅子上,但朱靖腹部近胯下的伤颇为严重,只能半躺卧在床上,庆幸的是,那女子天天为他换药包扎,太医直言再内用外敷,好好调养一个半月,应该就能恢复。

  皇上让太医先行退下准备药材熬药汤,随即坐到了床缘,紧紧握住朱靖的手。

  苏晨光识相地道:“皇上跟王爷好好聊聊,臣的伤并无大碍,臣先行回府,对外宣称在这里吃好睡好,已养好了伤。”

  “也好,你若是出现,外面许多不实流言就能停止了,毕竟很多有心人都质疑你们根本不在宫中。”皇上轻叹一声。

  “皇上放心,臣最会见机行事,撒谎也不必打草稿,绝对不会出岔子的。”苏晨光自信的拍拍胸脯,再说了要去看看其他的难兄难弟,便拱手退出去,让父子俩好好聊聊体己话。

  “儿臣很抱歉,让父皇担心了。”朱靖回握父皇的手,注意到父皇老了不少。

  皇上摇摇头,看着儿子,他束发金冠,额头宽,两道浓眉斜飞入鬓,一双深邃的黑阵,神情上仍有唯我独尊的倨傲,即使因为受伤削痩了些,气血欠佳,但总的来说,仍有一股王者的雍容大气,相较之下,身为父亲的自己没有什么魄力,甚至也不是个好皇帝。

  朱靖替他扫平外患,但他在重病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忙国事几日,就得再卧床一、两日,君王无法上早朝,奏章无法批阅,许多民生大事停摆,在此等氛围下,一些有心人趁机为乱,京城与过去相比,看似平静,实则腐败,他有心改善,却力有未逮。

  倒是奏请立太子的奏摺天天往上呈,幸好,朱靖那方捷报频频,他藉着战事为由,堵住悠悠众口,如今朱靖回来了,他虽是万人之上,但有这个儿子在身旁,他觉得自己突然也有了力量。

  朱靖与父皇聊了些正事后,话题便转到他的王妃身上。“这事,儿臣已有决定,儿臣的战功只要一个奖赏,就是休了她,儿臣与她并无洞房,王府的人都可以作证。”朱靖态度坚定。

  皇上蹙眉看着儿子,对那桩婚事,缠绵病榻的他根本无力阻挡,最爱的妃子红顔薄命,独留这苗子,容貌及才识是所有子女中最突出的,久不立太子,招皇后生怨,她生下的皇长子成了众人眼中的笑话,她便与刘阁老联手,将儿子的正妃人选定了,而他这个当父亲的人也无力改变,虽然他很愧疚,但刘阁老挟着家中三代为朝的官威,在他仍是太子时,就震住他,让他在面对他时,始终无法强硬起来,只是——

  “你确定吗?你可曾好好看过你的王妃?这一年,皇后曾数次宣她进宫,朕也见过几回,是个懂事的,中规中矩,朕知道你没跟她圆房,但这一年,她深居简出,不曾出席各种皇家宴席,说是夫婿在外征战,她向菩萨许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终日茹素在家为你祈福,请求上苍让战争早日结束。”

  “儿臣知道她的一些事,何诚也会固定捎家书给我,她很安分,这算是还可取之处。”朱靖回道。

  “其实这桩婚事,一开始父皇也不喜,但那孩子真的不错。”皇上的脑海中浮现一张精致的容颜,最吸引人的该是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眸,不管皇后交代什么,她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父皇明知这是皇后跟刘阁老刻意让我添堵的婚事,就不必再说了。”朱靖毫不掩饰对王妃的厌恶。

  “朕知道,不过你可否答应朕,至少与她谈谈,若真的不喜,朕如皇儿所愿。”

  “儿臣先谢父皇成全,儿臣也会去谈,但谈的是休妻的条件,儿臣不会亏待她,只要她的条件儿臣做得到,就会全数答应。”朱靖还是相当坚持。

  皇上见儿子如此执着,也不好勉强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