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连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他静静的看着她一会儿,这才开始吃起略带酸涩的野果。

  两人静坐好一会儿后,他试着跟她攀谈,甚至问及那具消失在洞口前的尸体,她却没有任何回应,他只能闭口。

  朱靖完全没想到,他会跟她困在这山洞里多日。

  时值春夏交接,一连带来几日的狂风暴雨,他们被迫往洞内移动,也好在气温渐渐回暖,再加上有火堆,入夜或清晨不致太过寒冷。

  相处的时间长了,朱靖发现她不太爱说话,总在雨势稍停时来来去去,有时捡枯枝,有时找了药草,同样是以咀嚼方式为他上药。

  软筋散的药效早已过了,但他伤的地方让他不好使力,连站起身来都难,他算是人生头一回品嚐到废物的滋味。

  她会定时拿水给他喝,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吃野果果腹,偶尔她不知道到哪里抓了鱼或鸟,会烤来吃,她处理的动作相当俐落,彷佛已经这样做过千万次。

  他曾好奇询问,但她只是静静的做事,或是坐在洞口闭眼小寐,双手环胸,带着警戒。

  日子一天天过去,朱靖也慢慢歇了对她的好奇,很多时候,他就跟她一样,注视着洞外恣意肆虐的风雨,要不就是在风雨停歇时,凝睇着在林荫间未曾散去的诡异云雾。

  他时睡时醒,甚至不是很清楚他们留在洞内已经几天了。

  但他知道他的样子一定很可怕,原本就一脸落腮胡,一身脏污,早没了贵气,再加上几日未净身,身上也有血腥味,那味道连他自己都快受不了,反之,自由进出山洞的她,似乎找到地方净身,每回她靠近自己,他都能闻到她身上令人舒爽的青草味。

  但他没开口要求她带他去,不管是不是为了等月光,她能为他张罗食物跟水,甚至照顾他的伤,他已经很感激,何况,她不知他的真实身分,甚至不曾见过那张让多少姑娘们倾慕羞涩的俊美容颜,如此照护他,并无所图。

  苏晨光等人迟迟没有找来,恐怕已是凶多吉少。

  这一天,雨势终于转小,丁荷晴从外头找来几根较粗的枝干及细藤蔓,就在洞内忙碌起来,一阵敲敲打打后,她做成了两只拐杖,接着重新为他上好伤药,再包扎好后,林荫间的云雾同时散去,久违的银白月光稀稀疏疏的洒落,但鬼魅森林看来还是一样黑漆漆的。

  “我要离开了。”火光下,她的双眸仍不见任何情绪,如一面山中静湖,连一丝涟漪也无。

  朱靖只能点头,她为他做得已经太多了,不过,他也注意到他的右手腕处被绑了一条红丝线,他伸手一碰,不由得一愣,这是坚韧的天蚕丝,而且还是稀有的血蚕吐出的丝,他会识得,是因为父皇在他十五岁时,特别命人重金寻来一件刀枪不入的蚕丝背心,然而这次出征,他却将它留在府中库房忘了带走。

  “这座森林诡异难走,如果你的人还活着,或许能顺着你留下的暗号找到你。”丁荷晴没有理会他诧异的神情,其实在追杀那名人渣时,她就听到不少哀号声,显然有人遇难,但忍者的教条以完成任务为先,她只追踪她的目标,之后,又因为那些会扰乱方向的云雾,她被迫在有限的范围内行动,自然看到了树干上的暗号,猜测是他留下的,才说了这席话,“若是再没消息,你只要顺着我给你的这条红线走,就能走出这片森林。”

  “你是怎么知道暗号的事?你知道我是谁?”他突生警觉。

  “知道暗号是意外,救你也是意外,而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火光下,丁荷晴清澈如泉的沉静眸子映着火光,格外的璀亮。

  朱靖抿紧薄唇,看着她从宽裤的一只口袋里拿出两颗黑色丸子,交到他的手中。

  “这是烟雾弹,一旦有危险,你往地上扔,就会有大量的烟雾产生,这烟无毒无味,可以混淆敌人视线,你就趁机逃吧。”

  他蹙眉看着手里的两颗小黑球,他带兵打仗,也曾游历他方,怎么不曾见过这种东西?

  丁荷晴其实有点舍不得,在古代要做这玩意儿可不简单,她可是花了好几个月,费了好些功夫才找足材料,亲手制造,但也只做了十颗,还真是便宜他了,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这是多管闲事的代价。

  该交代的已经交代完了,她转身就往洞外走。

  朱靖一怔,连忙抓起她给的拐杖,忍着伤口的痛,一拐一拐的走出去,“等等!姑娘可否给朱某一个名字……”

  “不必。”她清冷的声音一如以往,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他挣扎着想快步追上她,却不慎扑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经过一株大树旁,似乎弯下身,提了一个重物后,右手再往上方一甩,然后,他在微亮的月光下,看到一丝微微闪动的红光往上,接着,她整个人腾空,瞬间消失在繁密的林叶间。

  同时,他手腕上的红线动了一下,他抬头,眯起黑眸,仔细察看,银光下的树林时不时传来叶片拍打的沙沙声……

  这一瞬间,他明白了她说等月亮出来就能离开是什么意思了,她显然是施展轻功飞掠到树梢顶端,藉由星象看清方向,才能离开这座不见光的迷宫森林。

  思绪到此,他手腕的红线再度被拉直,他抬头搜寻,隐隐见到一抹黑色身影正往前方疾奔,就再也看不见了。

  但他这一端的红线时不时的被拉扯,他知道每一次的拉扯,都可能是她掠身到树梢找出正确方向后,再飞身而下,只为了给他指引活命的出口。

  这样的奇女子,竟留个名字也不肯,更不要他的报恩,他有幸遇上,却没深交,日后也可能不再见面,朱靖一想到此,不免懊恼万分。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有几道微弱光影缓缓朝他这里移动。

  不知是敌是友,他只能先起身,回到洞内,将那火堆打灭,静静靠在山壁,神经紧绷着,警戒的注视着洞外,在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时,他立即撑着拐杖步出。

  高举火把的侍卫一眼瞧见他,兴奋的回头大喊,“苏副将,看到王爷了,他在这边啊,快!”

  朱靖等一行人困在鬼魅森林长达半个月,那些追杀进来的刺客可能死的死,逃的逃,或者也困死在森林,他们不清楚,但苏晨光为了替朱靖引开杀手,带着六名精兵往另一个方向走,却是九死一生,好在七人没打散,聚在一起,东走西找的找了十几天,总算看到树上的暗号,一路寻来。

  他们悲观的以为会看到一具尸体,没想到宁王除了满脸胡须外,精神很好,刀伤已经结疤,箭伤也已经控制住,没有发炎的迹象。

  朱靖将救他的女子简略说出,苏晨光频呼阿弥陀佛,直称她是贵人,对没机会见到那名奇女子直道遗憾,毕竟他们也在这座森林里打转好几日,却无缘遇见,但也是拜她之赐,他们一行八人才能顺着那条红线安全的离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