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接下来,双方是一阵你追我跑的逃杀,从最初此起彼落的惨叫声,一直到久久一次的哀号,终至恢复死寂的平静。

  此时的鬼魅森林透着微光,不到一片漆黑,视线勉强还算清楚,然而森林中一直有飘忽的氤氲雾气,时而缭绕,时而涌动,来来去去,相当诡异。

  在森林深处,一棵高耸入天的大树前方,有一处可以挡风遮雨的天然洞穴,朱靖正虚弱的斜靠在洞口。

  原本在他身旁护卫的亲兵侍卫死的死、伤的伤,到最后,连苏晨光都不得不将他放下,跟其他幸存的侍卫将那些穷追不舍的刺客们引开。

  随着时间流逝,他中的软筋散的药效退了些,虽然他仍然无法使用功力,但也能踉跄的撑起自己,在林荫间找个较好的藏身之所,并在经过的树上留下暗号,让苏晨光等人可以找到他。

  但已过去两个时辰,他迟迟等不到其他人来。

  蓦地,远远的,有一抹身影往他这里跑来。

  是敌是友?他喉头紧缩,半眯着眼,终于看清那是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模样狼狈,神情慌乱,还不时的回头看,但他并没有看到对方身后有人……

  不对,有一个人!一道疾如闪电的身影在林荫间迅速飞掠。

  就在那名中年男子惊慌胡乱逃窜的身影直奔向他时,下一瞬,中年男子突然瞪大了眼,他的喉颈间被抹了一条红线,刺目鲜血喷溅而出,他仆倒在地,鲜血直流的咽下最后一口气。

  接着,从容的脚步声响起,朱靖一抬头,就见一名蒙面黑衣女子迎面走向他。

  她非常娇小,一身窄袖束身上衣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但她的下身却是一袭宽裤,裤子两旁还各有四、五个口袋,里面显然都装了东西,看来鼓鼓的,她的腰上还挂着一柄长长的弯刀。

  在他打量自己时,丁荷晴也在打量着他。

  束发的他一脸落腮胡,脸色苍白,却有一双精锐又湛然的瞳眸,身上还有一股让人敬畏的天生威势,她看不出他的年纪或相貌,目光继续一路往下移,在他腹部近腿的尴尬部位插了一支像是折断箭羽的箭杆,该处的黑袍已被血染到湿透,另一条腿上绑着布条,也浸染了血渍。

  两人静静打量彼此,谁也没动,谁也没开口说话。

  突地,四周一暗,像是阳光被云遮蔽,一阵凉风随即拂来,宁静的林间立即响起一片叶片敲打的沙沙声。

  丁荷晴仰起头,双眸微眯,从几抹透着微光的枝桠缝隙看向天空,云朵飘浮的速度加快,云层变厚,起风了,不久就会下起倾盆大雨。

  她低头注视地上的尸体,为了追杀这个骗财骗色还害了几条人命的渣男,她不得不跟着闯进这座大多数人都不敢踏进的鬼魅森林,没想到这座森林还真的不简单,除了过于密集的林木外,这里的地形,一边是山谷,另一边却是腹地极广的峡湾,太阳一遇湿气就容易起雾,一旦迷失方向,只能困死在这里。

  暂时是走不了了!她的目光再度落在静静看着自己的男子身上,“等一会儿会下大雨,我待在这里,希望你别介意。”

  朱靖听着她年轻而清冷的嗓音,摇摇头道:“这地方不是我的。”

  “是你先找到的。”她平静的说完,就在洞口的另一端坐下来,那具死尸就躺在不远处,但她像没看到一般。

  他凝睇着她,脑海中迅速思索着,苏晨光跟其他人可能凶多吉少,她看来身手极好,如果他付重金请她出手去救他们,也许可行。

  “姑娘可在林中见到其他人?”他问。

  “没有。”她的语气淡漠。

  难道……不可能!苏晨光的功夫只差他一截,任何人要摆平他都不容易,他别自己吓自己,他深吸口气,却因此牵动腹部伤口,忍不住逸出呻吟。

  但丁荷晴看也没看他一眼。

  “姑娘可有把握离开这座森林?林中一直有一片飘忽的氤氲雾气,也许是有人施了幻术……”

  “不是幻术,只是地形跟温度的关系,要离开也不难,只要月亮出来就可以。”她的口气仍旧平静,忍者要学的太多,就连摆阵制造幻术也是其一。

  朱靖不是很清楚她的意思,但感觉得出来她并不想多谈。

  他突然想到,自己蓄留的大胡子所遮掩住的出众容颜,那在苏晨光口中,任何女子看了都心动的俊颜,她若见了,对他的态度会不会有所不同?

  然而此时,他也只能选择安静,刺红的鲜血仍汩汩地从腹腿间的伤口流出,一直抽疼着,暖黏的血染湿了地面,但他因失血过多,整个人虚弱到无法起身处理伤口。

  由于他就坐在洞口,空气中一直有股浓重的血腥味。

  丁荷晴蹙眉看向他,他不怕失血过多而死?

  朱靖对上她困惑的眼眸,苦笑道:“我中了软筋散,只能勉强撑到这里,再加上失血过多,实在没力气起身。”

  她拧眉,目光落到他身上的两个伤处后,陡然起身。

  他看着她消失在森林处,没多久,她回来了,双手抱了不少枯枝,还有一截有着褐色叶片的折枝,她将这折枝先放在一旁,随即将枯枝堆放好后,动手生火,让略微阴暗的洞内顿时明亮许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