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李芳仪微微蹙眉,她早就派人暗中调查过丁荷晴的事,明明是一个天真单纯、善良可欺的人,此时又怎么会有一双冷艳的眼神?

  丁荷晴面色清冷的道:“铃月,莹星,站起来,退到我后面。”

  闻言,两人皆是一愣,飞快的回头仰看,在看到主子没有温度的眼眸时,又是一呆,动也没动。

  丁荷晴瞥见两人的眼神,暗暗做了一个深呼吸,收敛己身的冷峻气息,转而看向李芳仪,语气仍旧平静地道:“侧妃既然喊我一声姊姊,怎么不知该屈膝行礼?更甭提言行间充满高傲,这是不是放肆?是不是也该杖刑百下?”

  李芳仪先是一怔,随即又冷笑,“是,虽然王爷未入姊姊新房,但确实是拜了堂的,论辈分,妹妹是该行礼,可是王爷也发话,一旦功成名就,休妻就是他要的赏赐,姊姊说说,我就算放肆又怎么了?你不过是个下堂妻而已。”

  铃月跟莹星脸色煞白,红肿的双颊更为明显,但她们不敢插话,只是忧心忡忡的看着主子。

  “放肆又怎么了?”丁荷晴重复她的话,然后笑了,这一笑是千娇百媚,她越过两个跪地的丫鬟,一步步的走近李芳仪,“既然他尚未功成名就,我就仍是他的正妃,就有资格管你这个侧妃。”

  她眼神一冷,右手扬起,啪的一声,李芳仪眼前一黑,脸儿一偏,嘴角渗出血丝。

  她捂着红肿发痛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瞪着丁荷晴,玉瑜和玉妍惊到目瞪口呆,莹星跟铃月也是吓傻了。

  “你竟敢打我?!”李芳仪凶恶的扬声怒骂,“你当真以为你是王妃?你根本是个笑话,是京城的大笑话!”

  丁荷晴明眸一眯,看着她脸上殷红的五指印,“是不是笑话是我的事,但我身后那两个丫鬟是我的人,日后,谁敢再动我的人,我就动谁,明白了?”

  “你、你、你——”李芳仪不是不想撂狠话,而是眼前这双明眸突然森寒凛凛,她被震慑得说不出话来。

  丁荷晴的目光随即落到她身后那两个神情惊慌的粉衣丫鬟身上,同时间,她脑海中原身的记忆不时涌上,有些很跳跃,有些很片断,她知道她势必得花一段时间消化重组,但事有轻重缓急,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你们两个,立刻去把王府最大的管事给我找来。”

  “我们……”

  被点名的玉妍、玉瑜互看一眼,再吞咽了口口水,对上丁荷晴那双没有温度的清亮眸子,身子不由得瑟瑟发抖,吭也不敢吭一声,吓到压根忘了要先请示自家主子,急急的转身就跑了。

  李芳仪倒抽一口气,猛地一回头,见两个丫鬟拔腿快跑,她气得咬牙切齿,回头朝丁荷晴怒道:“你这个下堂妻竟敢指使我的丫鬟!”

  “再开口,我直接拔了你的舌头。”

  她心口一窒,怔怔的瞪着丁荷晴,不敢再开口,那双冷漠双眸,那不带任何情绪的冷绝嗓音,告诉她,她不是开玩笑的!

  可她不懂,据她所知,丁荷晴明明单纯可欺,怎么现在却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没多久,玉妍、玉瑜去而复返,身旁还跟着一名看来就精明干练的中年男子,他一袭黑袍,眼神睿智。

  何诚上前拱手,先后向王妃及侧妃躬身行礼,再向王妃介绍自己,“小的何诚,是宁王府的大总管,不知王妃有何吩咐?”

  他半躬着身,微微垂眸,但犀利目光早已扫过两名相貌皆出色的主子。

  宁王在出征前早已交代,府中两个女主子要怎么斗都随她们,只要不出人命就好,他自己对趾高气扬的李芳仪早已看不惯,对刚进门的王妃也没好感,她是皇后及内阁首辅刘阁老等拥戴大皇子为太子的一派,趁着皇上卧病在床,使计颁布赐婚圣旨,硬塞给宁王的妻子,而宁王刻意不进洞房,已有休妻的打算。

  丁荷晴直视着何诚,见他垂眉敛目,态度看似恭敬。但身为杀手,她识人敏锐,很快就看出他不喜欢她!她冷冷一笑,“何总管免礼,我只想问,王爷出门征战,我是否就是府中最大的主子?”

  “是的,王妃。”何诚点头。

  “那便好,马上找个大夫过来看看她们的伤。”她下了第一道指示。

  何诚一愣,看向站在另一旁的两名丫鬟。

  “王妃,不用,真的不用……”莹星、铃月吓坏了,她们是奴才啊,陪嫁过来,老夫人也耳提面命许多次,就算她们会受委屈,但绝不能给主子添麻烦。

  “丁荷……”李芳仪觉得荒谬,正要上前开口怒斥,却在对上她那双含着危险的眼眸时,她不自觉打了个寒颤,闭口了。

  丁荷晴再看向何诚时,眼中只有沉静,“去吧。”

  他拱手退下,心里却相当疑惑,他本以为被找过来后,王妃会先抱怨王爷的不告而别或是发表什么长篇大论,没想到竟是替两名丫鬟找大夫?

  不得不说,不管此举是否虚假,他对她都高看了一些。

  何诚真的找来大夫看了两个丫鬟的伤,再恭敬的问了丁荷晴,确定没有其他吩咐后才离开。

  此刻,在雅致又不失奢华的厅堂内,惊魂未定的铃月跟莹星,手上拿着价值不菲的冰镇消炎药膏,仍有一种置身梦中的不真实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