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王妃下堂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紫一再次醒来,眼前是一片耀眼的红,有龙凤花烛、红喜字儿、红色百鸟喜帘、红色鸳鸯喜被,还有,连自己也是一身的红。

  她虽在日本成长,但在得知自己是中日混血儿后,每每在严酷的忍者训练结束的少数休憩时间,她不时的透过网路学习中文,探索中文的世界,也观看不少古今电影戏剧,想一窥她的父亲或母亲的世界,所以,她对身上的喜服并不陌生,在一些电影、戏剧节目,甚至一些新人的婚纱照都曾见过,这是古代新娘出嫁才会穿的凤冠霞帔,就连眼前喜气洋洋的房间都充斥着浓浓古味,中式的桧木家具,她半坐卧的这张床铺亦是。

  她困惑的再眨眨眼,从床榻上下来,套上那双精致的粉红丝缕绣鞋,蹙眉看着这一室刺目的红,而窗外已是阳光灿烂。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这是什么地方?

  她闭上双眼,竖耳凝听,忍者的听力训练极为严厉,而她还是其中的佼佼者。

  屋外,有一道平稳的呼息声,该是某人熟睡的声音,还有另一道从右后方快步跑来的声音,但在更远处,有几道脚步声缓缓朝这儿走来。

  “莹星,莹星,醒醒,快醒醒!”

  屋外,一抹微喘但刻意压低的女声响起。

  “啊!该死,该死的,铃月,我怎么会睡着的?”一道懊恼的清脆嗓音跟着响起,“王妃,王妃——”

  “嘘,别嚷嚷,莹星,王妃也许一夜未睡。”

  “铃月,这……什么意思?对啊,王爷呢?王爷怎么没来洞房啊?侧、侧妃娘娘,呃……莹星参见侧妃娘娘。”

  紫一蹙眉,这叫莹星的女子声音明显带了惊慌不安。

  “铃月参见侧妃娘娘。”

  这女子的声音倒是镇定许多,紫一心想。

  接下来,外头是一阵寂静。

  紫一下意识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在经过雕刻精美的梳妆镜前,乍见镜中那名粉妆玉琢的女子时,她惊愕的煞住脚步,顿了一秒,快步来到镜前,瞪视着那张陌生无比的美丽容颜,一眨眼,镜中的人儿也朝她眨眼。

  她心口一窒,猛然想起她已经死了,死在日本京都……

  她瞠视镜中惊愕万分的容颜,感受着脚踩地的实在感,她摸着自己的脸,有温度,再掐手臂一记,会痛,难道……她附体重活,还穿越到古代?!

  她怔怔的瞪着镜中的自己,这时外面又传来说话声——

  “你们两个丫头还不知道吧?王爷在我们主子那里待了一整晚,还跟我家娘娘一起用完早膳才整装进宫,这会儿,应该已经带队前往西北征战了。”

  这是一抹略带苛薄的清丽嗓音。

  “征战了?那我家主子怎么办,王爷就这么把我家主子丢下了?”

  啪的一声,掴掌声陡起。

  “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呢?”

  啪!又是一记犀利的掴掌声。

  “铃月,呜呜……你嘴角流血了。”

  这是莹星的声音,紫一皱起柳眉,缓步往门口走去。

  “你们两个贱丫头,还看不清楚形势吗?王爷对这赶鸭子上架的婚事不满,宁可跟我家主子温存一夜,也不想跟你们家主子洞房!”

  “就是啊,别提昨晚,这阵子,王爷都是在我家主子那里过夜的,我家主子肚里也许已经有了王爷的子嗣,而你家主子枯等一整夜,也许已经羞愧得服毒自杀了!”

  紫一脚步未停,思绪也跟着传进耳中的话语转着,所以原主是自杀的?

  “呸呸呸,我家主子才不会自杀,她才刚嫁人呢!”莹星火大的吼了出来。

  啪!又是一记掴耳光的声音。

  “全京城谁不知道你家小姐都还没进门呢,就开心的四处跟一些闺女说她就是宁王妃,还肩负着替王爷留后的重责大任,真真是不要脸!”

  “就是,你家小姐不只不知羞耻,还是个毒妇,王爷此行打仗,凶险万分,羌族与金族长期联手侵犯我国边疆,要拿下他们,没个一年半载是办不到的,但王爷武艺过人,这一仗还是胜算极高,她的留后说,根本就是在诅咒王爷!”

  “才不是呢,我家主子是喜欢王爷,铃月,你快跟她们说啊!”莹星急道。

  “真的,你们误会了,我家主子是个善良的人,她在见过王爷的画像又听到老爷说王爷种种的好,如此尊贵的身分还愿意领兵征战,遂心生倾慕,知道要嫁给王爷后,她就努力的调养身体,希望能有个入门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