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但邬曦恩站上前,示意他们安静后,心寒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丈夫,“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信,只是必须查证,只能先委屈你。”他面无表情的说着。

  他眼里的淡漠在此时就像一把利刃,残忍的戳刺着她的心。

  找到下毒的证据?可笑!将她关起来,就是怀疑她!

  心灰意冷,几近绝望,他的爱怎么如此脆弱?事情的严重性,她懂,但他对她的人格就信不过?她眼眶泛红,但不愿在他眼前落下一滴泪,不理会任何一张怜悯的、悲愤的、伤心的,甚至是得逞的脸孔,她揪着一颗心,先行步出房间,两名被唤进来的侍从,立即跟上去。

  “王爷好坏,怎么可以不相信小姐!呜呜呜……”

  “我看小姐的眼眶都红了,她肯定心碎了”

  小夏跟小朵哭得好伤心。

  蔡元伦恨恨的瞪着他,“我对王爷真是失望透顶,你根本不值得拥有矮子王妃的爱,也不值得我崇拜门语毕,他气呼呼甩袖走人。

  小夏跟小朵也哭看跑出去。

  床上虚弱的两人相视一眼,分别下了床,笑得可开心了。

  田晋搔搔头,同情的看着好友,却不知该说什么。

  “呼!终于可以安心了,下毒的被关起来了。”朱彤开心叫好。

  怎料杜咏双正要说话附和时——

  “来人,替两位小姐整理行囊,亲自护送她们离开延安城,不得再进城一步。”

  这出乎意料的发展,让又被唤进来、但心里气王爷气得要死的侍从,马上大声的拱手喊着“是”,主子这决定虽然来得突兀,但真是大快人心!

  一个是宰相之女、一个是当朝公主,他们这些奴才早希望她们离开了,但她们不走,谁又能奈她们何。一年里老是待上好几个月,终于,王子英明,不再姑息下去,只是时间点很奇怪就是。

  这个大变化,两人不仅错愕也难以接受,尤其杜咏双,她感觉自己被狠狠的羞辱了。

  “朱大哥有需要做得这么绝吗,做坏事的又不是我们”

  “好,那么等再中一次毒时我不会救你们,考虑看看,要留下还是要走。”他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便走人。

  杜咏双脸色蓦地发白,可是心里好不甘愿,“为什么?我们中毒耶,你反而凶我们”就这么离开多窝囊,她待在延安城这么多个月,没有成功顶看平妻的身分回京,不是成了笑柄?

  朱彤摇摇头,“我看皇兄不是在唬我们,这事儿也许另有隐情,而且极为严重,我们就别跟生命赌了好不好?决听话离开吧。”

  杜咏双还是不甘愿,邬曦恩成了阶下囚啊,照理说此时是她最好的机会,但在怕死的朱彤的坚持下,当天下午,她们便搭乘马车离开了延安城。

  终于,朱尘劭跟田晋得以在书房好好谈谈事儿,也得以避开今天他们接收到许许多多的下人们欲言又止、想替当家主母说话,或是忿忿不平的眼神。

  其实朱尘劭没有不相信邬曦恩,只是,他必须引出真正的下毒者,他才能放心。

  但他看到她伤心欲绝的眼神,她显然没有领会到他的用心,可是,他不能说,就怕隔墙有耳,在确定下毒者是谁之前,他不能冒险,只能先让她伤心。

  “你那些死士还没有消息吗?我还以为在你的训练下,他们成了神了。”田晋痕惫的坐下来,想到邬曦恩心痛的眼神,他又吐了口长气,“虽然你还是照你的意思做了,但我总觉得不该下这招险棋,一个不好,嫂子这辈子铁定不会原谅你。”

  “她在地牢里才安全。”

  “即使她会恨死你、即使她不知道在地牢里哭了几缸眼泪?则他受不了的摇摇头,又见好友一脸凝重,唉,男人一旦还爱上一个女人,就是自找麻烦!

  朱尘劭只能苦笑,虽然他从未在乎什么克妻之说,然而,就是因为太在乎她、太爱她,在发生这次下毒事件后,他不得不正视他曾经嗤之以鼻的无稽之谈一见鬼说。

  他不致荒谬到认为这次下毒事件是鬼魂所为,但是有人想伤害他的第三任妻子却是事实,仔细推敲,他不认为下毒者想毒害的是朱彤跟杜咏双,那太多此一举,直接将毒抹在她们的珠宝盒内即可,何必抹在邬曦恩的珠宝盒上?

  所以,他可以确定有人对他的妻子是有意见的,可是,为什么?他对婚事并未有太多的期许,再加上前两任王妃身亡,他更不想让任何一个女人再介入他的生命,毕竟,他在战场上的杀戮已太多。

  但她是一个美丽的意外,与谨守传统礼教的闺女不同,她有勇气、有才气,聪颖非凡,还有一张出色的芙蓉面,一笑便倾国倾城,这一生,除了她,他谁也不要,任何想伤害她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那被涂抹了毒药的珠宝盒已经差人送去给组织里对毒极有研究的一名死士,一旦查出是什么毒,其他善于追踪的死士就会去追踪来处,逮到源头。

  他对他的人有极大的信心,相信不用两、三夭,就能有好消息,到时他就能揪出暗藏在俞品园里、胆敢毒害王妃的坏人。

  就在他心思百转之际,有人却一直在一旁碎念着——

  “老天爷,尘劭已经娶了第三任妻子了,够了,该换人娶了”

  朱尘劭一听,狠狠瞪了双手合十的田晋一眼。

  “我没恶意,只是希望嫂子好好活着”田晋的双手直接往上移,改抚住额头,就怕又有杯子、还是砖块书飞过来,让他又多了一吃。

  但一好在没有,阿弥陀佛。

  蓦地,窗外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两人看出去,就见一名臂章绣“龙”的黑衣死士拱手道:“有个东西可能要请主子亲眼看看,请主子跟我来。”

  朱尘劭马上施展轻功,飞掠跟上,田晋也连忙跟着身形一凌,跟了去。

  殊不知房门外也紧紧贴着两道身影,小夏跟小朵互看一眼,点点头,赶忙抱着准备好的小包袱,就往东德楼去。

  她们要帮小姐逃狱,不然,万一王爷真的认定是小姐下毒,那小姐不就死定了?何况,依彤儿公主跟杜咏双的能耐,她们回京后也不知道会怎么渲染这件事,万一皇上或皇太后那里怪罪下来,赐个死罪……

  不不不!不管如何,先把小姐救出去再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