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蔡元伦没辙,但心里暗自祈祷跟田晋去办事的景王别太晚回来,免得他受不了,先毒哑了那两个臭女人的嘴!

  但他的愿望迟迟没有成真,一连三天、五天,甚至十天过去了,朱尘劭仍没有回来,虽然邬曦恩没说什么,但他府里有丫鬃跟俞品园的奴仆相当熟,派她私下去问,就知道那两个臭女人在晴园里装贤慧,在俞品园里可是娇蛮依旧,甚至把邬曦恩跟朱尘劭的寝房当自

  己的房间,丝毫不知分寸,还打开梳妆台上的珠宝盒,看中的饰品就笑说好喜欢,但更夸张的是,邬曦恩竟然大方的送了!

  他受不了了!今天那两个臭女人说身体微恙,没来晴园,谁知道是不是正在搜括邬曦恩的东西!

  “我陪你回去。”

  夜幕低垂,不管邬曦恩的意愿,他陪她回到俞品园,只是才刚走进厅堂——

  “不好了、不好了”小夏及小朵急急跑了过来。

  邬曦恩不解的看看手措看胸急喘、却说不出什么话来的丫鬟,接看,两人突然拉看她的手,直奔寝房,“快!快”

  蔡元伦也急忙跟上去,没想到,竟见到杜咏双跟朱彤两人倒卧在地,脸色发黑,呈现中毒的状况,看来已是奄奄一息。

  “快!快去重我的药箱来”邬曦恩立即反应过来。

  她这一喊,两个吓坏了的丫鬟才回了神,很快的去拿了药箱给主子,就看到主子一连以数根银针封住两人身上数个穴道,让毒无法往肺肺去,再拿来教她医术的老御医送给她的极珍贵、能解各式奇毒的“冷云丹”喂她们服用,总算及时将她们的小命给抢回来。

  但谁也没想到,被救回来、休息了一天的两人,才稍微有些体力,就马上血口喷人,指着邬曦恩虚弱但气价的控诉,“是你下毒害我们!”

  “没错,不想让我入门就毒害我,竟在珠宝盒里抹毒,让我跟彤儿才翻看了一下,就手指泛黑、全身发痛,好恶毒的心。”

  什么跟什么嘛,小夏跟小朵听到都快气死了!

  房间里,再次过来关切的蔡元伦也火大了,“你们两个真是恩将仇报。”

  邬曦恩示意他稍安勿躁,再看向躺卧在床上的杜咏双,“那你说说,我有什么理由毒害你跟小姑,既然害了,又何必救你们?”

  “那是我们命不该绝!小夏跟小朵发现我们倒地就去叫人,显然你没有跟她们套好招,既然喊了你,不救我们也不行,要不,你会等着我们毒发身亡”杜咏双恨恨的瞪着她道。

  简直是莫名其妙!说穿了,谁教她们贪,只是,为何珠宝盒会带有剧毒?小夏跟小朵想到这里都吓白了脸,好在主子不戴珠宝,所以她们也不会去碰,要不然,现在躺在床上休息的就是她们了!

  “你们两个简直是一!”蔡元伦气到不知道要骂她们什么。

  倒是朱彤突然想起来,“对啊,其巧,你昨天怎么会出现在俞品园?上回不是要拿什么来毒咏双,该不会是——”

  “我哪有可能真的为了你们这两个娇童千金毁了我的前途,我脑袋又不是装浆糊,况且王爷那么爱矮子王妃,矮子王妃又不笨,干啥毒害你们?王爷查不出来是谁下毒吗?他可是万能的王爷”他简直是气炸心肺了。

  “不是你、不是皇嫂,难道是我们进房时看到的小白痴田慧吟?!”朱彤也气了。

  “慧吟?”邬曦恩一愣。

  “对了,因为彤儿公主跟社姑娘常往小姐的房里去,还不许我们奴才挡路,这事儿让田姑娘知道,她就气呼呼的说要去检查,绝不让她们再拿走任何一样属于小姐的东西。”小夏连忙解释。

  房里的任何人还未有机会对此事表达意见,朱尘劭与田晋便匆匆返回,显然已经知道家中发生的大事,看来还是有人通过极特别的管道联络到两人。

  “没事吧?”朱尘劭先看看邬曦恩,关切的问道。

  直到躺在床上的皇妹及杜咏双哀声喊着不舒服让他快要忍耐不住时,他才转而看向她们,但两人不忘重唱旧调,强调就是邬曦恩不想多一人伺候他,才要毒害杜咏双,而朱彤也是她眼中钉,又总是和杜咏双在一块儿,就想着将她们一起害死。

  “矮一王妃不可能那么恶毒的。”

  “王爷跟小姐是最亲密的人,一定了解小姐的。”

  邬曦恩没说话,但蔡元伦、小夏跟小朵可是急着帮她辩白。

  但诡话的是,朱尘劭也没有搭腔,只是定定看着邬曦恩,那眼神很奇怪、很复杂,难以洞悉,却莫名让在场的很多人感到不安,除了朱彤跟杜咏双之外。

  田晋的心直直落,干脆别开头,他不想看、也不忍心看,因为从得知这件下毒事件后,即便才一天,那些办事迅速的黑衣死士已经给了策马急奔回来的朱尘劭不少消息。

  “来人!把王妃关到东德楼的地牢,不许任何人探望”

  朱尘劭此话一出,四周陷入一片凝滞的室息戏。

  蔡元伦第一个要站出来吼人,小夏跟小朵也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