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五


  门口的蔡元伦忍不住翻白眼,再看着还在长桌前整理一些可食用药材的邬曦恩。

  “咳!我说矮子王妃,你听到那群小白痴说的话了,你还教得下去?”

  他把第一句主动消掉,虽然听起来还满开心的,但,偷偷开心就好,她可是景王的妻子!

  “他们虽然小,但在我眼里看来,他们都是一颗颗的种子,未来的皇宫御医也许就在里面呢。”她笑着回答,但手里还是忙着整理那些麻烦这里老字号的药商送来的药材,而且是就近就能采收的。

  她要教学生们认识这些药材,若遇到什么紧急状况时,也能就近为自己或他人保命或治疗。

  “这个大多产于准河流域,没想到这里也有。”她一脸惊讶的看着手上的根壳,“元伦,相壳整株都有刺,但是只要将成熟的果实晒干,就是极好用的中药材,可去疾、去湿、帮助消化……”

  只要她一说,他便仔细聆听。

  此时学堂内的孩子们还吵成一团,一道陌生又尖锐的女声突兀的响起——

  “咏双,你真的要进去?”

  “当然,接下来我跟邬曦恩可是平起平坐的景王王妃,以前我不来晴园是名不正、言不顺,既然几乎可以确定太后指婚,我早点过来帮朱大哥、我的丈夫做些善事,也是应该的。”

  朱彤跟杜咏双人还没到,就高调谈话,好像怕没人知道她们来了似的。

  怎么会是她们?蔡元伦看着走过来的两人,心想城里应该没人会喜欢趾高气扬的她们,但这两个自诩拿贵无比的大小姐,是走错路还是迷路,竟不自知到这般地步。学堂内的孩子也停下争执,瞪大眼看着全身金光闪闪的两人,好奇的竖直耳朵,想听听她们来做啥。

  邬曦恩没想到会在晴园见到她们,只是瞅着没说话。

  她可没想到整个晴园竟然顿时从闹烘烘的变得寂静无比,不管老的小的全在看她们,甚至……蔡元伦那家伙是怎么回事,站到邬曦恩面前是想保护她吗?她们又不会对她怎么样。

  “咳!”实在太安静了,朱彤觉得不太自在,轻咳了一声,以手肘顶顶好友,以眼示意把话说一说,她们快快走人好了。

  “看来曦恩姊姊很忙,那妹妹我把话说完就走,不打扰姊姊。”

  杜咏双连称谓都变了,让晴园里的老小个个瞪大了眼,又默契十足的一起抬头看向窗外,同时一楞,没事啊,还是大太阳呢,没下红雨。

  然后,杜咏双继续说明来意,邬曦恩果然是贵人命格,与朱尘劭成亲以来,安然无墓,也没被克死,所以,她两个月前已写信请她爹找她皇后姑姑再请皇上赐婚,算算日子,赐婚的圣旨应该已经在来延安的路上,她希望两人能尽释前嫌,好好一起伺候朱尘劭,先来

  跟她说,是要她有心理准备,也要麻烦她准备婚礼事宜……

  说得挺有一回事的,但其实都是杜咏双自己想的,虽然她也不懂为何她爹连一封信函也未回,但他那么想当朱尘劭的的岳父,现在一定是竭尽所能的在求太后、求皇后,不会错的!

  “我听不下去了!如果王爷眼光那么差,真跟你结成夫妻,他就不再配得上矮子一咳、王妃,我也不会崇拜他了则蔡元伦第一个跳出来打断她吵死人的话。

  “朱大哥配不上,难道你配得上?”杜咏双嗤笑一声。

  “当然。”他气得大叫。

  “蹼璞……呵呵呵……真是有趣,好,朱大哥若不要她了,就让你去穿他穿过的旧鞋。”杜咏双捂嘴而笑,一旁的朱彤也跟着汕笑。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不然,我不介意把这堆棋壳塞进你嘴里,去去你陈年恶疾、洗洗你的臭嘴巴”他气得双手握拳。

  “呵!你干脆毒死我好了,因为我就是这样门杜咏双映着他笑。

  “好啊,我就干脆毒死你则他也呛回去。

  “元伦,不要乱说话,”邬曦恩连忙制止他失控的言语,对这桩婚事,她还有自信,皇太后的态度很清楚,她也对丈夫有信心,她看着杜咏双,“这件婚事我没有说不的权利,但等接到圣旨再筹备婚事也不迟。”

  “无所谓,还有,我们来此之前,已经叫丫鬟把我们的东西都搬回俞品园了,免得接圣旨时,我们不在被你拦截了。”

  “我没有拦截他人信函的习惯,也不打算破例。”她平静的道。

  两人闷闷的互看一眼,知道她在暗讽她们曾拦截家书一事,但日后,她们可都要成为一家人,目前,邬曦恩如此受人爱戴,开罪不得。朱彤跟好友使个眼色,暗示她忍着一时之气,好生拉拢一番。

  “这样吧,看姊姊这么忙,我们也来帮忙。”

  “是啊,皇嫂,大家日后就是一家人,什么好的、不好的,就让它随风而去。”

  两人虚伪笑着,也不管邬曦恩的回应,就将那堆她好不容易才分好的药材抱住学堂内,对着孩子有说有笑,而那些孩子则是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蔡元伦气呼呼的要将她们揪出学堂,却让邬曦恩制止了。

  “罢了,就让她们帮忙吧。”

  “什么?”

  “什么事都等王爷回来再说。”

  “可是,景王不是昨天才出门,等王爷回来指不定又要好几天啊!”

  “算了,别生事,不要把晴园搞得乌烟瘴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