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虽然邬曦恩己急急的坐回原本的位子,然而她一脸睡眠不足、朱尘劭一副满足的快乐模样,田晋挑起了浓眉,笑看看两人之间的相亲相爱,看清他们对视的眼眸中有着波涛汹涌的爱意,明明有谱了嘛!

  “对嘛,夫妻恩爱同房可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过大将军,嫂子可是个纤细的美人,你得好好拿捏个分寸,别太过了。”

  “这里可不在军营。”朱尘劭不得不提醒他,男人在一起,打打黄腔无所谓,可是这厅堂内也就他们两个男人而己,其他都是女眷。

  邬曦恩更是羞窘无措,她身后的小夏跟小朵可是再也忍不住掩嘴偷笑,还是脸红红的主子以眼角瞄了一眼,两人才连忙收敛笑意,但今天一早在伺候主子梳妆更衣时,主子身上看得见的地方可都是青青紫紫的呢,想必昨晚一定备受王爷的疼宠。

  田晋也替他们高兴,额头这一佗也算有价值了。

  三人在用完早膳后,田晋进了书房继续研究那些信函,另一对恩爱夫妻则要前往晴园,不过还没出门,就先遇到田慧吟。

  她见两人要出门,连忙问道:“你们又要去晴园?”可爱的脸也跟着皱成一圈。

  “还是你要跟我们去?”邬曦恩其实不是第一次约她,可她就是摇头。

  “不要,那里有很多小孩子,我哥说,我动不动就会说到鬼,会吓到他们,所以要我别去。”她气呼呼的噘起唇来。

  朱尘劭点点头,“没错,田晋也不希望我们带她去。”

  “真不好玩,曦恩姊姊,你别天天去嘛。”她忍不住抱怨。

  “好,我找一天不去,在家里陪你好不好?”邬曦恩对她总是多了一份不忍,尤其见她踱脚走路时,心总是会泛起一阵酸疼。

  田慧吟眼睛一亮,用力点点头,“那就好,因为你知道的,你不在,我是不敢待在这里的,我怕鬼——”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曦恩姊姊都有戴着护身符,是不是?”

  “嗯,我都有戴着。”她羞涩的瞪了朱尘劭一眼,因为,他给了她一个怀疑的眼神。

  田慧吟似乎安心了,还煞有其事的点头,“也是,不然你一定会看到鬼了。”

  朱尘劭挥眉,“慧吟~——”

  “我要回去了。”她突然笑着向两人行个礼,就拉着小青一跋一踱的离开了。

  朱尘劭看看她走远了,忍不住笑问妻子,“你根本没戴护身符,至少昨晚没有。”

  她粉脸蓦地一红,尽可能不去想他昨晚做了什么,若不是有上好的药膏,她身上绝不是只有酸疼而已。

  不过,她还是勉强镇定心神,回答了他的问题,“我不喜欢戴珠宝首饰,尤其是戴在脖子上的东西,总有莫名的束缚感,可是又不好拒绝,只好骗了她,你可别说。”她其实是将她送的护身符摆在妆台上的小柜子内。

  “我不会说的,其实前两任王妃也有配戴。”他不由得苦笑,“不过,你与她们完全不同,你不似她们那么娇贵,也较为沉静,她们后来情绪起伏极大,还言行失控,最后甚至产生幻觉。”

  她一楞,“我以为这些只是传言。”

  “并不是。”他吸了口长气,“事实上,我也无法确定,但我确实曾见过她们哭得凄厉,叫声更是让人听来头皮发麻……”

  “她们叫什么?”

  “鬼,有鬼。”

  “你——”她本想问,但刚起了个头,又觉得没有必要。

  但他已明白她想问什么,便主动说道:“不,我没看过,但你知道,慧吟看过,她当下也一直哭,说她真的看见了,所以田晋才会将她安排住到其他地方,而你……”

  她一楞,随即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嫣然一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好,夫君不必担心。”

  “曦恩……”他突然一脸严肃,“我现在说的话也许很蠢,但我想告诉你,我在宫里、在景王府的时间都极少,唯一称得上家的地方就是这里,我也把这里的百姓当成我的家人,所以,我努力的想让这里变得富足康乐,可是,如果你真的感到不对劲……”

  他是绝对不能失去她的!

  她只是偎进他怀里,“没有如果,我绝不会因为怕鬼而逼得你不得不离开这里,这里可是我跟你的家”

  他将她拥得更紧,她乐观、理性、善良、勇敢,如此至情至性的女子,怎不值得他深爱?

  他突然放开她,也笑了起来,“很难想象,当初这桩婚事,我有多么不情愿。”

  “我也是心不甘情不愿,但皇命难达,如今回想,夫君是命中注定要捡到我这无价之宝的。”

  她明眸里有着淘气的神采,引得他一笑,“我很乐意捡,再来一次我也要。”

  “可我希望夫君不要站在那么高的地方,肩膀扛得太重,心还要牵绊那么多。”她会心疼啊。

  “我从不想当一个高高在上的人,那一个带着无比权威、发号施令、领军征战的景王,只要留在战场上就好。”他深情的凝骗她,“在你身边,我只想当一个平凡的夫君跟父亲,看子女成长成家,与你厮守直到白头。”

  看着她眼睛闪着感动的泪光,他温柔的抬起她的下头,柔柔覆上她的唇。

  她轻叹一声,笑道:“我懂,高处不胜寒,但如果你不得不站在高处,我也很乐意与你站在风雪的山巅上,同看日出日落。”她睁着灿亮的美眸说着最诚挚的承诺。

  他的双眸闪动着炽热的火花,他突然拉着她直奔房间,从柜子拿了冬季的披风,为她系上。

  “你干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