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房里的人儿其实仍清醒着,而且是躺卧在床榻上,屏住气息看着门外的高大身影,却见他只是久久站着,最后转身离去。

  她是失望的,事实上从莫柳心来到后,她就一直留在房里,她睡不着,脑海里想的全是不好的画面一想到他与莫柳心搂抱拥吻、想到他与莫柳心发生肌肤之亲……

  她不要!她不要他拥抱她,她希望他的心中只有自己,可是她无法像莫柳心一样的主动,但她不想失去他,更不想把他让给莫柳心!

  她的心早已沦陷了,也许他不爱她,可她很爱他!

  他是她的丈夫、她的天、她的未来,他们也会有孩子,她想生一个孩子,重生前的那个孩子,她想看看他,她想爱他。

  她跟朱尘劭愈相爱,他们的孩子一定也能拥有更多的爱,是了,她发誓要把孩子生回来的!她应该要更勇敢的,怎么可以在爱上他之后反而胆怯了?重生的意义是什么?

  她不能辜负老天爷给她的第二次人生!

  蓦地,房门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曦恩,你睡了吗?”

  她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回过神来,想也没想的连忙下床,跑到房门前一把拉开了门,脸红红的喘声道:“没有,还没有。”

  “你——”朱尘劭的视线下移,突然一把将她抱起来,“地上冰,你怎么没穿鞋?”

  她粉脸能红,“我怕你又走了。”

  “又?”他将她放到床上躺下,自己则坐在床缘。

  她咬着下唇,在灯火下,她的脸涨得更红了,“你来过,我知道的,我、我在莫姑娘来过后,心情就一直不好,也睡不着……”

  他眼光放柔了,“为什么?”

  “我不想当一个器量狭窄的人,不想因妒意而变得心地狠毒,我一直这么告诉我自己,可是……”她眼眶泛红,“你太好了,你是那么好,我管不了我的心,你带我去看运河、看窑洞、看太白红杉、看你守护的美丽山水,我以为我们可以……”

  “嘘,不哭,我舍不得你哭……”他以怜爱的眼神看着她,心也在波动着。

  她无法不硬咽,“我本不想贪心的,所以总跟自己说要成全,就算你有红粉知己,我也可以爱你……”

  他的心猛地窜过一波震动,“你爱我?”

  “我爱,情不自禁的爱,所以我根本做不到那样大方,我不希望你抱看莫柳心,我不喜欢……”她的口气可怜兮兮的,挂着泪水的粉颊是那样的美丽。

  “我真是个笨蛋,我以为你只求相守,不求相知相爱……”

  她难过的摇头,凝聚的热泪再度落下,“那是我不敢贪心,可是我贪心了……”

  他低沉的笑看,“不,你没有,我就要你这么贪心,我要你贪心”她不知道他因为她的坦承而热血沸腾,笼置心头多日的乌云也尽散了。

  他屏息着轻抚她美丽的面容,再也忍不住想要她的强烈渴望,俯身吻了她的唇,他轻轻的晚磨,带着粗硬厚茧的手指轻抚着她柔腻的粉肌,这一串亲密的动作带来了一阵酝麻感,她忍不住嘤咛一声,却又感到羞涩无比。

  他嘎哑着声音唤她,“曦恩,我的曦恩……”

  他亲吻她粉喇的红唇,愈吻愈深,再温柔的褪下她身上的衣物,灼热的唇一一巡过她软玉温香的胭体,再与她耳鬓厮磨,回味她带给他的甜蜜滋味一次又一次,他知道他不该一再需索,但他想爱她,想一直一直的爱她……

  夜色愈来愈深沉,房里的缠绵愈来愈缝绪,直到她再也无力的在他臂弯中沉沉睡去。

  翌日,朱尘劭、邬曦恩跟田晋三人都起晚了,用早膳时间便都晚了。

  只是在三人一一入座、等着奴才将温着的早膳送上桌时,田晋燮眉倾身向前,看着坐在对面的夫妻,是了,昨晚莫柳心来过嘛,肯定想很多,尤其是嫂子,黑眼圈很严重,但好友的也不差,看来两人分明都难以入眠,唉,不懂他们在搞什么!

  但邬曦恩也注意到他的脸,“田大哥的额头是怎么回事,红肿得好厉害,要不要我请小夏草药来给你?”

  “甭了,我擦过了。”他干笑两声,祸从口出,只是,这次打中他的是本砖块书。

  饭菜还未上桌,有些话他是不吐不快了,“你们这一对夫妻真的是莫名其妙!嫂子脸皮薄当然不可能主动投怀送抱,尘劭又太君子,不想霸王硬上弓,两人就这么陷入‘相互尊重’的诡话分房状况,有没有搞错?”

  他看似只是在嘟嚷,偏又一个字一个字刻意放慢,还抑扬顿挫的,只要有耳朵的人都听得懂他在念什么。

  “看来你真的不懂何谓记取教训。”朱尘劭真是败给他了,虽然他说的事已不存在了,但总不能要他当着奴仆的面澄清吧。

  何况,有人已经娇羞的从椅子上起身,想回房去吃了。

  “教训?!嫂子,你觉得我有说错吗?”

  他转头看向她,但怪怪的,她怎么躲到好友的背后去了?啊啊啊一好友还将她拉到身前,手臂揽着她的纤腹,让她坐在他腿上?!

  “等等”他是不是错过什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