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真的没事?”他真心希望她能说些妒意横生的话,让他知道她对他有多在乎!

  莫柳心依照从前的习。喷,一样很自然的走进书房,正好看到两人四目胶着,她咬着下唇,注意到他从不曾用那样深切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不由得一阵撞击。

  邬曦恩也看到她,忙跟他点个头,起身后再对莫柳心一笑,“我还有事要忙,你们聊。”说完便快步离开。

  莫柳心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在美丽善良的王妃面前,她总是有相形见她的自卑感,然而当她回身,看到俊美出众的朱尘劭时,又会觉得只要能见他一面,她愿意忍受这样的自卑。

  可是,当她泪眼汪汪的看着他时,朱尘劭却是一脸冷硬,“有事?”

  “我忍了很久……还是无法不来见你,我不要黄金……我只求相守。”她硬咽道。

  这是怎样,每个女人都不要他的爱,只要相守?!他眼中冒火,“我把话挑明了说,不管王妃怎么想,但是尚未有妻室前,我们还可以有关系,现在不可能。”

  她泪如雨下,“为什么?你知道我对你一片深情,虽然你早言明自己不识情也不动情,因为身分,日后也不可能纳我为妾,那么,与有妻妾何干?”

  “那是一份忠诚!你走吧,别再来找我,我不会再见你。”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泪水直掉,硬咽一声后,哭着转身,跑了出去。

  在门口的田晋差点没被她撞到,但在明亮的灯廊下,他看到的是莫柳心带着红红的泪眼离开,不由得一楞,怪了,不是嫂子跟尘劭在谈话吗?

  他困惑的走进书房,就瞧见好友一脸严肃,忍不住开口打趣,“两个美人一前一后的,你摆不平啊?唉,俞品园美则美矣,只是美人也太多了,是不是?”

  “你少消遣我。”朱尘劭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欲求不满,火气这么大?”

  “你的胆子愈来愈大”他真的没有心情听他开玩笑。

  “让所有的闲杂人等都滚出你的生活吧,你丢了两个还不够,最让某人在乎的莫柳心就别再跟她搅和一气了,要不你只会愈来愈暴躁。”田晋好心建议。

  朱尘劭早就已经那么做了,但没有必要让看笑话的好友知道,何况,他口中的“那一个”根本不在乎他!

  田晋挑起浓眉,发现他火气真的很大,“你跟嫂子还是没同房?”

  “你管太多了!”他气呼呼的拿了一本书随便翻。

  “你的幸福是我的一好,不乱说总行了吧,但是你的伤都好多久了,嫂子是脸皮薄,不可能饿羊扑虎,才不得不一直睡在客房,你是男人……”

  “她可能已经习惯一个人睡了。”他没好气的打断好友的话。

  “最好是”田晋嗤之以鼻。

  他沉沉的吸了口长气,烦躁的又闻上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书,“你不懂,除了洞房那一夜,我们至今尚未同睡过一张床。”

  田晋难以置信的呻吟一声,“我确定一件事了。”

  朱尘劭燮眉,“什么事?”

  田晋不怀好意的瞄向他身体某个部位,“你那里真的久未使用,都坏透一噢。”

  一声惨叫旋即响起!

  朱尘劭在书房忙到大半夜,独自回到寝房,仍是一室的冷寂。

  他躺上了床,身体是僵硬的,要闭眼更难,他瞪着天花板,脑海想的是他伤重时,邬曦恩伺候他、为他沐浴的画面,光是想看,他几乎就能感受到她一身的柔软与馨香贴近自己时的感觉一对,只能用想的,因为实在太煎熬了,所以在他伤好之后,这些事他便不让她做了。

  他抿抿唇,此时她应该已在侧厅的客房睡得极熟了吧?都已四更天了!

  但他这里离她的房间极近,她从未担心他会去向她求欢?还是,因为他们是夫妻,所以她压根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

  他突然想起田晋的话,几乎没有半丝犹豫,他下床经过书房,再走到厅堂边的客房门口,隔着一扇门,她就在里面,他下腹传来的亢奋己清楚传达他的渴望,可是——

  里面仅有小小的灯火,可见她已睡了,他到底怎么了?他想怎样?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放纵情欲的人,此时竟然想破门而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