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他看来很开心,从他的眉眼、嘴角都可看得出来,虽然不明白她说了什么取悦了他,但能让他这么快乐,她也很快乐。

  随着马儿踢踏向更远的山林奔去,还足足奔驰了近一个时辰后,她才看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于延安的景致。

  “那是什么?在一片黄土高原风貌的景致中,竟有炊烟升起?还有一个又一个像房子又不是房子的山洞?”她又惊又奇。

  “那叫窑洞。”他笑看眼前的景致,不只在地下,也有傍山而建的一排排房舍,这些全是在厚厚的土窑上挖出的一个个窑洞,再装上门窗,就被做为居住的家,眼前看过去的一大片,就是一个村落。

  他告诉她,这里的人全是让他雇来挖掘金矿的,丰富的矿产就在这四周的高山河谷间,夏季时由于地下水丰富,水拿遍地,牛羊可放牧,因而成了眼前这番动人的风景……

  冬春之际,这里成了一片银白世界,黑夜里,窑洞的灯火与天上的星星组成了天上人间的银河,璀灿迷人。

  她几近看迷的看着眼前动人的风景,而他此刻就像个孩子,兴奋的想要带她去看他所钟爱的、守护的西北大地。

  他策马来到山地与高山疏林、灌丛相接的垂直带,这里有许多太白红杉。

  山上的空气较为冰凉,他发现她的粉脸被冻得微红,显得更加白里透红,细致得不见任何瑕疵。

  “这里好美,这些树木又高又直,像是深入天际了。”她抬头看向天空。

  他收敛了心神,“曾有盗木贼在这里大肆砍伐,破坏森林景观,殊不知赚了那些钱,破坏水土保持,将会影响在下方群居的老百姓,幸好友现得早,这里被列为神木区,将永远的被保存下来了。”

  “你杀了那些盗木贼?”

  “没有,我命人将他们绑在他们所砍伐的红杉木上,盯看他们一路顺看运河南下,约莫一个月后,盗木贼就不再出现。”想到当时的景象,他仍想笑。

  她带着崇拜的眼神看着他,“你是个仁德之人。”

  “是吗?”他发现他愈来愈喜欢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不喜杀戮,偏爱这里的平静风景。”

  “何以见得?”他定定的看她。

  “你的双眸里深藏着淡泊,名利不是你要的。”她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是,叱咤风云、功业、霸绩及荣华,都不是我想要的。”他承认。

  那他想要的会是什么?无论如何,她都会竭尽所能的为他取得!

  她静静盼着在黄昏下俊美如神只的他,这个男人受到百姓的爱戴是有原因的。

  夕阳在无垠天际涂抹了几许橘红色,山上天黑得快,他不得不带她返回延安城。

  只是在斜黄的余晖下,他不断思索问看自己,他想要什么?

  对,他想要这么一路的与她共骑下去。

  不,不对,即使她已坐在他怀里,他还是不满足,他想要更多,他想要她对自己多一点点的在乎,除了一个妻子该尽的责任外,不要只是相敬如宾,不要只当一对规规矩矩的夫妻,他还要她爱她,甚至告诉他,她是属于他的!

  他更需要她在感情上同等的沉沦,与他有着一样情难自已的深深悸动,不是只有这么有礼的拿重与包容。

  然而在男女感情上,他不曾涉猎,也是个初学者,他不知道如何向她索取感情,因为她曾告诉他一可以不要相知相爱,但一定要相守。

  可笑的是,这是第一次他愿意让一个女人分享他生命中的隐私、碰触他的心!可没想到这么快,初识爱情的他同时也体会到了情字所带来的深刻无奈与浓浓苦涩。

  那么,为了不给她带来困扰,他只能把持着一颗心,静静与她相守……

  但邬曦恩是他的妻子,还是发现了他的心事重重,而且,因为她每日多往晴园去,与朱彤、杜咏双碰面的机会就少了,没想到却在几天前,从小夏跟小朵口中听到有奴仆告诉她们,两人已搬至附近客栈,似乎是与王爷闹了瞥扭,在生王爷的气。

  但她从没听朱尘劭说过,这两天,又听她们说就连莫柳心也好久不曾过来了,怎么回事?

  她去问了田晋,他笑得很贼,只说:“还是问本人比较清楚。”

  今晚,她在晴园用完晚膳回来,让小夏跟小朵伺候梳洗后,她让两人先回房休息,她则到灯火通明的书房找他一叙,只是不知如何开场。

  在他带她去看那些特别的美丽景致后,这个男人就变得更沉默了呀。

  “这段日子在晴园忙碌,有了生活重心,也很有成就感,很快乐,我……谢谢你。”她说得紧张,因为两个极可能成为他妻妾的女子都不来了,原因呢?

  “当一个妻子不是只要百依百顺就好,还得有自己的灵魂,你有成就感、能快乐,我也很高兴,你不用跟我道谢。”他微微一笑。

  他竟说出这么温暖的话,她的眼眶泛红,“不,我要谢谢你,你真的对我很好。”

  “你对我又差吗?巴不得马上让我多几名妻妾。”他苦笑,觉得自己爱得无奈。

  “不是的,其实我——”她是害怕当个气度狭窄的人,更怕自己变得心地狠毒,她不想变成跟堂姊一样的女人,但她是真的在乎他,也想独占他啊!

  此刻,管事突然敲门进来道:“王爷,莫姑娘过来了。”接着便退了下去。

  她来了叫门口邬曦恩的心不由得低落下来,她以为他们已断了关系,看来小夏跟小朵搞错了。

  但他没理管事,黑眸定定的看着她,“你的话还没说完。”

  “我——”她难以启齿,她能说出独占他的话吗?他对杜咏双无心是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可是,莫柳心却是他的红粉知己……

  最终她只是摇摇头,“没事了,你跟莫姑娘先聊,我先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