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她露齿一笑,两个老人家的声音中气十足。

  蔡元伦受不了的又回头吼,“两个几十岁的人了,还吵个没完没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烦耶。”

  “臭小子,老太婆生气了,躺在床上唉唉叫说她日子不远了、她动不了了,但明明还凶巴巴的,我能不吵回去吗?谁先死还不知道啦。”

  “死老头,我头痛又头晕,你还敢说我凶一唉呀,王妃来了!死小孩,怎么不说一声。”

  房里的一对老夫妇见到她走进来,可是尴尬极了,偏偏那小子还一副“谁教你们爱吵”的讨人厌表情。

  “我来把个脉吧,婆婆。”她温柔的为老婆婆把脉,随即往她后脑的风池穴与百会穴按压了好一会儿,总算让婆婆笑了。

  “舒服多了,王妃,你真行。”

  “不客气,还有——”她从药箱内的瓷瓶里倒出两颗药丸交给蔡元伦,“拿去泡热压成药汤,婆婆比较好咽下。”

  他乖乖的接过手,走出房门,看到朱尘劭,眼睛一亮,但朱尘劭连忙笑着摇头,示意他别出声,他笑着点头,脚步更轻快了,他愿意来这里,除了被威胁的那件事外,就是因为还可以见到他心目中的神,当然,矮子王妃也长得不错就是了。

  “这孩子说要习医,不想让你这矮子王妃给看扁了”房里的老爷爷呵呵笑着,“但王妃更难得,听说你也没制止他说你是矮子王妃?”

  她莞尔一笑,“这是事实啊,尤其在延安城,就连十岁孩童都长得跟我一般高,更甭提其他人了,一个个都比我高大,而且听久了还挺亲切的。”

  “听久了?”

  “五、六岁、还有更小的娃儿真的以为我叫矮子王妃,每回看见我都是这么叫我的。”她笑得极开心,一点也不以为意。

  在门外的朱尘劭,眼睛也浮现笑意。

  此时,蔡元伦去而复返,笑着经过他后就喊,“药好了,矮子王一咳,王妃。”

  生得唇红齿白的蔡元伦手上端了药汤,但心情太飞扬,顺口就喊出王妃的绰号来,吓得他干笑两声,不敢看向门口。

  “听说你乖乖的在读书了,而且还是医书,你爹好高兴,他是商人,老听外面的人说商人子弟很流气,外界都不看好你。”她一看到蔡元伦就道,“偏偏你又交了一帮无所为的公子哥儿,他都快失望了,没想到你却到晴园来帮忙,还主动要求读书……”

  “爹那么哆唆干么,老太婆,你快喝了,免得汤又凉了。”蔡元伦脸红红的草药汤给婆婆后就快跑走人。

  惹得两个老人家大笑,“臭小子害羞了则

  邬曦恩微微一笑,人生的际遇多么微妙,他的人生竟在遇见她后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一旁,老爷爷已无心与她交谈,他轻轻的吹着药汤,再小心矍翼的喂老婆婆。

  她看得眼眶泛红,因为感动,也因为想到重生前的自己,曾经也有一碗热烫的药汤,她的堂姊是毫不犹豫的往她嘴里倒下,当时,若有一个人能像老爷爷如此温柔对待她,该有多好……

  她深吸口气,一回头竟然就看到朱尘劭。

  她先是一楞,随即急忙低头,眨回眼底的泪。

  他燮眉但没说什么,与她并肩走出房门,再轻声将房门给带上,没有打扰那对相爱相守的老夫妇。

  “何老爹是个老兵,征战多年,一辈子几乎都住在军营里,回来时已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少年妻也成老姬。”他静静的开口,“两老太孤单,又没有子女孙儿承欢膝下,但在这里的日子,至少还有些孩子热热闹闹的一起生活,多少填补他们没有子女的遗憾。”

  她看着他,“我知道,还有你,他们总会一再的跟我说,你只要有空,就会过来陪陪他们、跟他们说说话,你是个有心人。”

  她真的好感恩,上天给了她一个这么好的丈夫,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始终无法再跨进一步,但她不贪心,这样相守就很好了。

  他有些不自在,尤其面对她熠熠发光的星眸,那么美丽、几近崇拜,可他脑海中想的却是情欲之事。

  “你事情多,我会过来多陪陪他们,你留些时间给自己,别太累了。”

  “累的是你,以前大夫一个月来三次都嫌多,你却天天在这里看诊。”

  “夫妻就是要共同分享生命中的一切,你把他们视为家人,而我是你的妻子,我很愿意与你一起关注他们的一切。”

  “你真的很不一样,这里虽然繁荣,但仍比不过京城,何况眷夏秋冬,这里却只有两个季节,不是过冷就是过热,所以前两任妻子莫不希望我回京长住,去伺候陪伴皇太后,与皇上论朝政不更好?那才是真正有血缘的家人,何必将时间浪费在这些老老少少身上。”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为夫君如此的胸襟感到骄傲。”她嫣然一笑,“再者,皇太后在京城,身边有皇上,还有许多皇子皇孙陪伴,这才是夫君可以放心的将大多时间留在延安的原因,这也是对皇上的信任,他会照顾好太后的。”

  她竟然如此懂他!望着她清灵如水的眼眸,一股难以形容的悸动瞬间涌上心坎。

  “你跟我来。”

  他突然拉着她的手往门口走去,这一路上,老老少少看到这一幕,莫不笑嘻嘻的,可是她脸都红了。

  他先行上了马背,她仰头看向骑在马上英姿飒爽的他,正感到困惑,他却已弯身将她一把拉起,让她也上了马背,坐在他身前,双人一骑,亲密无间。

  他策马奔至半山腰,远望可见有蜿蜒河流向南,“看!那就是尼曼运河,冬无积雪,水流合沙量虽多,但腹地广,不会影响航运,可以承受大型船船的航行,这也是你在码头能看到那么多高船的大地之河”

  好美啊!她从运河的方向再远望山头,仍可见长年积雪不退的山顶上是一片雪白,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是闪动着银光,再加上那条闪着听听波光的运河她忍不住屏息欣赏着眼前这幅美景。

  “我再带你去看另一个地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