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他们错了,朝廷集中监控,那些人反而变不出花样,何况肃城偏远,吃住环境欠佳,他们还得为生计劳动。”朱尘劭双眸敛着淡漠的眸光,“一年一年下去,斗志与锐气终会被磨灭的,别忘了,他们都是好逸恶劳者居多,我不认为他们有这等骨气与志气,能卧薪尝胆再造第二人生。”

  “好,不管他们,但这一堆……”他拍拍另一堆如小山的卷子,“上面写着相爷等人已成一大腐朽势力,打着皇后之名在宫内宫外买官卖爵、私相授受,安插的人手哪管是不是为非作歹之徒,只要能拿钱打通关即可。”他受不了的摇头,“斩拿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怎么玩?累死人了!”

  “终会断根的,只是需要时间。”朱尘劭有信心,但他不得不承认,“杜家势力会开枝散叶,在于皇上一开始警觉性太低,皇后在皇上继位之初,内政外务都塞进了大量的族亲,这六年来,杜家已在朝廷跟各地官府打通了好几条门路,砍了这条,他们还有其他路

  可走。

  “比较棘手的是,杜家的势力不只是那些官员而己,为商必与宫和,多少富商巴着那些贪官,双方利益纠葛,皇帝一旦摘下杜千德的乌纱帽,再抄杜千德的家,一一罢免与他有关的亲族官职……”他沉眉锁眼,一脸严肃,“届时,官商为了利,打着‘外戚功高震主’旗帜,皇上过河拆桥收抬有功朝臣,这大帽子一扣——”

  “我的天,届时朝野又要掀起多大风波?”田晋想都不敢想。

  “到时候,受苦的还是老百姓,这也是我跟皇上暂时不动杜千德的原因。”

  “你在养伤时舍不得放下手上的册子,上面有许多说不得的密谋,应该已在进行中了吧。”田晋看好友点头后,又问,“我看你就放在书房的柜子上。”

  “我注意过了,曦恩一见到是我手写的书册,便不再翻看,那是对我的拿重。”他很清楚与他并肩多年的好友在想什么。

  “我哪有在想什么,其实她也看不懂,那些字里有迷宫,走对方向才见玄机。”这也是田晋愿意死心塌地追随好友的原因,他没法子那么聪明,可物以类聚,他这样也算是聪明人嘛!

  朱尘劭一想到邬曦恩,冷峻的表情便不由自主的放柔了。

  田晋受不了的摇头挥手,“去吧,她一定在晴园,今夭无趣的看够了,要看点赏心悦目的。”

  不理会好友饶富兴味的促狭眼神,他还真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书房。

  田晋一楞,“这些书信总要收吧?”

  可来不及了,他早不见人影了,太被朋友信任也不好,田晋只好认命的再将这堆东西拿回书柜后方的密室收好。

  比较好命的朱尘劭则舍弃了马车,骑马奔向晴园。

  这段日子,邬曦恩总往那里去,园里的老小都可以看见她春意融融的动人微笑,而他愈来愈管不住自己的心,甚至一想到她,身体就燃烧起热度。

  前几日,善解人意的她在孩子们好奇跟渴望的眼神下,找来蔡元伦那帮人,陪着她带着一大群三到十二岁的孩童,浩浩荡荡的去参观码头,对停着整排大型商船的壮观景致,孩子们惊呼声不断,在看看许多船员忙进忙出的把货物扛入舱内又送下船后,不由得好奇船上

  长啥模样。

  她随即自掏腰包买了船票,让一群大小娃儿上船参观。

  她的亲切、美丽与善行,成了延安城百姓最爱闲聊的话题,也因为她带头,过去少有皇族官员前去的晴园,也陆陆续续有官夫人前去帮忙、奉献爱心。

  但最让百姓举起大拇指称赞的是,那群以蔡元伦为首的纨绔子弟,竟然让她收得服服贴贴的,乖乖读书,还会到晴园去陪小朋友习字、陪老人家聊天。

  当然,就他跟田晋的侧面了解,是“亲切又善良”的邬曦恩拿蔡元伦等人调戏她、还有绝不说出蔡元伦尿裤子的模事当条件,要他们乖乖的去晴园陪老人小孩三个月,他们才这么乖的。

  不过那些孩子的本性原就不坏,在接触晴园里的老少,知道每一个因战争而家庭破碎的故事后,个个都变得惜福且自动自发,还真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他来到晴园,翻身下了马背,将马儿交给园里的奴仆,快步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她。

  老老少少莫不围着她,与她聊着、笑着,她的笑足以教人心神荡蒙。

  此刻,有个孩子过来跟她说了些话,她随即从椅上起身,拿起药箱,边走边跟她错身而过的每个人点头微笑,有的甚至谈上一、两句,才往后方的房间走去。

  在他的眼神跟随她的同时,也有很多人看到他了,但他示意他们别惊动她,让她去做她要做的事,可是他的脚却像有了自我意识般主动跟了上去。

  她来到一间半开的房门前,蔡元伦正好走出来,手上还持着以细麻绳绑妥的药包,没好气的对她抱怨,“老太婆跟老太爷又吵起来了,像小孩子一样……”

  “臭小子,我耳朵还很好。”

  “我也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