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田晋打趣的话又传过来,害他差点没踉跄跌跤。

  可恶!他身边正好缺黑衣死士,就把这个打完胜仗就悠闲过日的好友抓来抵用,虽然他曾经说过,田晋的个性当不了死士,何况还有个需要照顾的妹妹,但现在慧吟被照顾得很好,他无须挂心,至于个性嘛,可以等当了死士再好好磨磨。

  王妃的到来简直让整个晴园沸腾了,一来是她长得太美,虽然她初来那一天有不少百姓瞧见了,但也就只那么一眼,接下来他们都听闻她衣不解带的照料王爷的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众人都为王爷开心,也感谢老天爷总算照顾到这个大好人了。

  这会儿她再度出现,毫无架子,一身月白绸缎,身上没多余赘饰,美若天仙,让每个人都看到痴了,接下来在小夏跟小朵的帮忙下,她开始为觉得身体不适的人把脉。

  “这些老人家年纪大了,毛病自然多,但知道王爷要支付这里的庞大开支,所以就算身子不舒服也不敢说,就怕多花钱。”

  这是田晋在她身边小声说的,但一样陪在她身边的朱尘劭却是瞪着多嘴的好友,不准他再多说什么,径自拉着他去关心其他人,和他们话家常。

  她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心里暖烘烘的,明白了他为什么要她来,瞧瞧,眼前可排了长长的队伍,有老有小,不管是不是为了近距离看她这个神秘的王妃,他们可都把手伸出来让她把脉呢!

  她凝神把脉,温柔的看着眼前的老婆婆,“婆婆的身子没啥大碍,是不是常有头痛和目眩的老毛病?”见老人家频点头,她又接着道:“我给婆婆开个方子,来补婆婆肝中的阴血不足即可。”

  “阴血不足?”老婆婆不解的看着已经在写药方的漂亮王妃。

  她微笑回答,“是,因为热固积于肝中消耗阴血,不受抑制的肝之阳气遂上至头部而引发了头疼,婆婆平时可以多吃一些补肝血的食材,像是芹菜、番茄跟菊花,这些皆可入菜。”

  “谢谢王妃。”婆婆笑着感谢。

  一个接一个来把脉的都是老公公、老婆婆,要不就是较稚嫩的娃儿,她都耐心微笑的替他们看诊。

  稍后,在他们跟着园里的老小在一个大厅里一起用着简单但也丰盛的晚膳时,她才从田晋口中得知这是朱尘劭在城中所设的一所收容无依的孤儿老弱的集中院。

  由于延安离边塞最近,许多强壮的男丁都去从军,这几年天朝政权几度易主、外族趁势入侵,大大小小战事不断,于是城里就多了不少无依无靠的老夫妇还有寡母幼子。

  身为妻子的她可以了解到朱尘劭为何这么深受百姓的爱戴,在这个集中院里,每个人都受到很好的照顾,除了吃的、用的,还有设学堂。

  她看着刻意坐在另一桌与一对老夫妇用餐的丈夫,“我真的好以他为荣。”

  他看似淡漠又难相处,但只要与他相处过后,就会明白他是一个会替他人设想、善良又充满热诚的大好人。

  只是这个男人不累吗?他的肩膀上扛了成山的国事、家事以及一些繁琐的事,她该如何替他分忧解劳?她真的好为他心疼,这男人总是全力付出,却忘了善待自己。

  田晋看看深深凝盼着丈夫的她,想了想,突然起身走到好友的身边坐下,贼兮兮的以手肘顶顶他的手,“有人用一种很心疼的眼神看着你。”

  朱尘劭直觉的将目光移向邬曦恩。

  “我又没说是她,还是,你打从心里希望是她?”田晋又打趣。

  他是,而且她也的确是用心疼的眼神看着他,在对上他的视线后便红了脸,急急低下头吃饭。

  姑且不管是啥原因让她心疼他,但他绝对是心虚的,因为他把她带来这里,甚至日后也会请她在这里帮忙看诊、让更多人认识她,这些打算,他都是藏着私心的。

  在京城,她的生活就极为低调,来到延安后,更是极少出现在百姓面前,所以才会有今日蔡元伦等人调戏她的事发生。

  一旦全城百姓都识得她是他的王妃,他有自信,城里没有人敢再对她不敬3这样他才能放心。

  对田晋而言,朱尘劭这个死没良心的好友正在对他做不该做的事,也不摸着良心想想,他有多么努力的在为他跟嫂子的感情煽风点火、弄出点火花

  虽然他敲边鼓是某个大人物下的令,不干就砍头,但他有尽力嘛!

  没错,他是很清楚臂膀绣龙的皇家死士在搞什么,也知道好友就是该组织的头儿,甚至连在调查杜千德的事他也都明白,但他真的不想加入,人生多美好,总得为自己活嘛,可是好友显然觉得他太闲。

  古色古香的书房里,他跟朱尘劭面对面坐着,桌上还有一大堆像座小山的书卷、信件,他手支着头,还没看眼都要花了。

  朱尘劭在屏气凝神、以高深内功确定四周没有什么不该有的气息后,低声念信给快睡着的好友听。“被流放到湖北边城的犯官还想集结势力,不时的书信往返希望靠着杜千德的拯救重返光荣,殊不知他没空救他们,而是利用财势将亲近他的族亲举荐到各地宫员当左右手,来打通门路……”

  田晋总算良心发现,“别念了,我自己看。”要当死士嘛,哪能不掌握新的情报!他撑起腰杆,也拿了好几封信来瞧,心里却骂那些死士丢了信就跑,也不会整合一下。

  “这一年来贪婪无忌的富大同已经在一个月前在重兵的护送下前往流放地肃城。”

  他顿了一下,皱起浓眉,“朝中官员不知是来自于你的建议,却很忧心皇上让那一票人流放在同一地,担心再这样物以类聚下去,难保那些人不会私下共谋与朝廷对抗,甚至结合杜千德的力量颠覆政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