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接着,一个一个向她报上名字跟年龄,她才赫然发现北方男子长得比较高大,眼前这些男子充其量只能称为男孩,他们最大只有十三岁,最小的十一岁,竟都长得高头大马!

  “既然这么无聊,做些好事好了,你一有地方换裤子吗?”她看着带头的男孩。

  “我家马场就在上面而已。”蔡元伦闷闷的道。

  她点头,“那好,你去换好裤子再下来,带着你这一票朋友,如果没有照做,明天我就会对外说出你对我做的坏事,还有尿湿裤子的模事。”

  “竟敢威胁我,你到底是谁啦?”他很气,她明明看来年纪很小,怎么什么都比他强!

  “我是景王妃。”

  她一说完,蔡元伦等人脸都吓白了,几个孩子急急的点头,拖着吓呆的蔡元伦往坡上爬,还不忘回头向她承诺,他们一定会下来做她要他们做的事可是千万千万不能去跟景王说,他可是他们景仰的对象,不希望他对他们有坏印象。

  见状,躲在一株两人环抱的大树后方的田晋与朱尘劭,看着那些孩子的逗趣言行,忍不住低声笑了。

  “她是只小母老虎,应该很对你这个大将军的胃口才是……”

  田晋话还没说完,朱尘劭就先行走人了。

  “嘿,你特别来保护她,不现身让她感激一下?虽然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朱尘劭没多加理会,继续往前走到一处林荫,两匹马见就系在那里,他直接上了马背。

  “真的要走?不后悔?”

  朱尘劭没说什么,但眼眸里的笑意可让田晋羡慕死了,他头一次动了念也想让自己被射一箭,不,他得先娶个美人儿当老婆才能受伤!

  两人先行回去,约莫半个时辰后,邬曦恩主仆采收了好多香根芹回到俞品园,而且身边还多了几个脸色忐忑的执裤子弟当帮手,他们人高马大也扛了不少,一路上更是引来不少人侧目。

  这一群人直接就往最后方的厨房而去,几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放下那堆杂草后,便急忙向邬曦恩敬礼走人了。

  由于香根芹还得处理过才能使用,因此邬曦恩麻烦厨娘找了几名刀工较好的丫鬟,再亲自向她们示范。

  “香根芹的药用部分是根,我们采回来的都是成熟植株的根部,你们像这样拿看小刀先去掉须根后,一一洗干净,再切成一片一片,之后再捕在地上晒干就能备用了。”

  主母童刀亲自示范,每个奴仆都专心的瞧看,但这一天是啥黄道吉日啊,她们竟看到另一个高大的身影也出现在厨房。

  大家连忙行礼,“王爷吉祥”

  邬曦恩一楞,回过头,一看到是朱尘劭,登时错愕不己,他来找她?

  “小姐,我们来忙就好了,快跟王爷到厅堂去啦。”小夏跟小朵忙催促。

  其他奴仆也是笑看点头,看看两人并肩走出去,个个都笑得眼儿眯眯,这对俪人真的好配。

  “希望不会又有鬼来找王妃……”其中一人突然很不识相的小小声说道。

  “呸呸呸,少乌鸦嘴,根本没鬼好不好”

  “就是!咱们就没人见过”

  奴仆群情激愤,作势要捶打说错话的丫鬟,却不敢大声叫骂,毕竟她们最敬重的王爷跟王妃才刚走远。

  小夏跟小朵在一旁看着却笑开了,既然那么多人没见过鬼,没理由她们会见到嘛!

  至于那一对郎才女貌的主子,早已走到前方院落,在花繁叶茂的亭台旁坐下。

  “蔡元伦带头的那帮少年是怎么回事?”朱尘劭其实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不问就显得奇怪。

  邬曦恩大概解释,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她隐藏了某些事,像是他们调戏她的那部分,只简单说是搬出他的名号,几个男孩就愿意卷起衣袖帮忙,这又是她另一个善意的谎言。

  她真是让他刮目相看,但他没有戳破,再问,“香根芹可以做什么?”

  “可以治疗风寒、头痛,还有全身疼痛,我想晒干后就派人送去给老太君。”想起老人家,她脸上浮现愧疚,毕竟无法在身边服侍尽孝,“其实老太君痹症的病史太久,无法根泊,只能减缓疼痛不再恶化,但她总是说有效。”

  “因为你有心,医者不光医病也医心。”

  “这跟带兵也要带心的道理一样。”她赞同一笑。

  他心有同感,从椅上起身,“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想依你的能力,是可以帮些忙的,带小夏跟小朵一起去吧,还有你的药箱。”

  她眼睛一亮,开心的点头,这是他第二次主动约她,上次是元宵上阁楼赏灯,可这却是第一次他要借重她的医术……她有一种被肯定的成就戏,而且还是来自她的丈夫。

  大约半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一处住了近百人的大杂院,虽然类似收容所,但却是富丽堂皇、楼阁院落尽全,大门上方还高高挂了一块名为“晴园”的古朴匾额。

  而且,田晋竟然也在,一见到甫下马车的她,更不怕死的在朱尘劭以冷眼警告下,抖出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

  “原本是有人要跟我一起过来的,但嫌我碍眼,要我先来,嫂子你说说,是不是见色忘友?”田晋边说边指着好朋友。

  白痴!朱尘劭不想理会他,径自往里面走去。

  “他害羞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