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多谢夫君,不过我有小夏跟小朵便成,请夫君好好保重身体。”她依然嬷拒,她真的不愿让他认为自己是娇弱的、需要被保护的,她并非为了成为他的负担而成为他的妻。

  气氛凝滞,两人四目胶着,似乎有火花在胡乱喷射,嗅嗅空气,都闻得到烟硝味了,就连爱笑的小夏跟小朵都屏住气息,不敢乱动。

  在此当下,田晋只好跳出来,呵呵一笑妄想打破此刻教人喘不过气来的凝重,他拍拍胸捕,“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我自愿前往保护嫂子。

  “我自己去便行,田大哥还是留在这里陪夫君吧。”乌召曦恩并非赌气,只是……想一个人静静的去做点事,沉淀近日不该有的妒意和复杂的情绪。

  “为什么要我陪你夫君?”田晋比较想陪她啊,美人总是赏心悦目嘛。

  “夫君的朋友不多。”她很认真的说着。

  “璞一璞一哈哈哈”田晋爆笑出声,笑得前俯后仰。

  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敢捻虎须!偏偏朱尘劭无法回嘴,因为那张绝丽的脸蛋极为认真,并非调侃,他只能绷着一张俊颜看着她带着憋笑的两个丫鬟往前门走去,不一会儿便上了马车离去。

  朱尘劭站了一会儿后,却是转身往马厅走去,“我跟去看看。”

  田晋一楞,也连忙跟上,“不会吧,听闻她身手了得,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你要去保护她?”

  “她去的地方,若我没听错,蔡家马场就在那附近。”

  不愧是好朋友,田晋马上就猜到,“那群以蔡元伦为首的执裤子弟都是在那里玩乐,但他们年纪很小,只是爱装大人,也非酒色财气之徒,有什么好紧张的?”

  但朱尘劭还是翻身上了马背,追了出去,以不会被前方马车发现的距离跟踪保护。

  田晋很无奈的策马跟上,但邬曦恩又不是他的女人,他跟着是要保护谁啊?

  “你那些绣龙的黑衣死士呢?随便找两个保护她就够了,何必自己来?”那些死士的功夫可都是一流的。

  “他们全被我派去办事情了。”

  因为身上的伤势,他没法子回京去查办杜千德的事,皇兄跟母后似乎又有意隐瞒着他,他只能靠自己人来查了。

  蓝天下,一辆马车停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下,邬曦恩主仆三人下了马车,就往另一边的山坡上爬,片刻之后,她们即置身在一片绿意之中。

  邬曦恩四处观望了一下,先弯身采挖了一株像杂草的植物给她们看,“这就是野生的香根芹,果梗上有毛,果棱上也有刺毛,会沾粘衣裳,所以得注意点。”

  “这里好多。”小夏睁大了眼四处瞧,她身边满满都是耶。

  “在我看来根本就是杂草。”小朵眼睛都要看花了,举目可见,拿丛、山坡到处都有。

  “你们去那边比较好摘。”她笑笑的指了较平的坡地。

  这点小夏跟小朵没有异议,毕竟主子有武功,虽然极少使用,但还是很有两下子的,不仅能自保,在坡度高一点的地方摘药草,还能轻功掠地,她们就没法子了。

  两个丫鬟往下方摘,她却是一路往上,不一会儿,竹篓里己装了不少香根芹。

  然而在她的身影出现在一片翠绿的山坡时,已有人锁定了她,而且还呼朋引伴的一起过来看这个新猎物。

  事实上,这几个出现在山坡上、衣着昂贵的公子哥儿,还真的不识景王的新王妃,才有胆子一脸贼笑的将她包围起来。

  邬曦恩神情平静的看着眼前这显然带头却长得极漂亮、酷似女子容貌的执裤子弟,心里却难掩悲哀,都到山上来了,却连想图点清静都难。

  “这么美的人儿,当我的小妾吧,我绝对会好好的疼你,不必这么辛苦的拔这些杂草过活。”表情玩世不恭的蔡元伦将她拉靠在树上,笑咪咪的将她困在双臂之间,神情轻悦。

  “我劝你最好别占我便宜,你会后悔的。”她好心建议。

  “我绝对不会”

  他狂傲回答,然而,下一瞬间,他的大腿处竟传来刺痛感,他头猛地一低,脸色唰地一白,面露惧色的看着她,却再也不敢乱动了。

  “你……你到底是谁?”他说话都颤抖了,她看来明明比他小啊,可是,她手上的刀子架在他膀下的重点部位旁,那张绝色容颇却是面不改色。

  “绝对不会?”她冷冷的又问。

  “不!不!不——”他冷汗冉冉,狂妄全无。

  其他人更是脸色发白,“不成,这位姑娘,你快放他走,他可是蔡员外的独生子,不能断根啊”没错,一刀下去,只有当太监的分了。

  但她尚未下刀,他已吓到失禁,裤挡湿了正片,“不要啊一呜呜我只是好玩一点,没有做过坏事、没杀人、没放火……”他竟然号陶大哭了起来。其他人也急看为他说话,“姑娘,他说的是真的,我们都只是爱玩一点,因为家里的大人忙着工作,只要我们读书,偏

  偏书跟我们没缘。”

  “所以就当不学无术之人,混在一起欺侮良家妇女?”

  “对不起。”几个男人同时低头道歉。

  她再细看,就觉得这些男人特别青涩腼腆,难道——“你们几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