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天气转暖,每晚她伺候他梳洗时,不得不脱去外衣,仅留中衣,可他却不曾见过她身上挂着什么护身符。

  不过,从上回莫柳心的药汤到这次回慧吟的护身符,他发现她颇会说一些善意的谎言。

  田吟慧先看到两人,一拐一拐的快走到哥哥面前,笑嘻嘻的道了声“哥”,再看向朱尘劭时,双颊更是浮现兴奋的配红,“朱大哥,我来找曦恩姊姊,可是她说一会儿就要出去了,所以我得走了。”

  他随即看着邬曦恩,“你要出去?”他有些意外,没有听她说过。

  她点点头,表情有点不自在,自从上回跟他因莫柳心及杜咏双随意在府中来去的事有那么一点点的言语小磨擦后,她总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又拉大了一些,虽然事后一切如昔、相敬如宾。

  她看向田慧吟,“就让两位大哥陪陪你,我跟小夏、小朵得去准备一下。”

  “不要,我要回去,曦恩姊姊不在,护身符就不在,鬼就会来了。”她害怕的说完,也不管哥哥或朱尘劭,拉着小青就先走了。

  田晋很无言,好在这对夫妻也听习惯妹妹老是扯到鬼的言论,只是淡淡一笑,只是他妹跟小青走了,邬曦恩主仆也离开说去准备什么了,好友还杆着不动干啥?

  他拍了他没有受伤的肩膀一记,“咱们不是说要去晴园?”

  “我想知道她去哪里。”朱尘劭无法不关心她,她最近比较沉默。

  他明白的贼笑,“开始会担心嫂子了?”

  但他没理会好友的打趣,等了好一会儿,就看到她身后的两个丫鬟各拿了两个竹篓,竹篓边还挂了小刀,当主子的她则一身朴素的朝他们这里走来。

  朱尘劭的目光追随着邬曦恩,忍不住喃喃低语,“她的穿着打扮哪里像个王妃,不知情的百姓还以为我这王爷虐待了王妃,连点珠宝首饰、象样的衣服都没给她。”

  “是谁说此生绝不会为一个女人费心的?”

  田晋促狭道,还对着好友挤眉弄眼,但他没理会。

  邬曦恩主仆三人走到他面前,福了一瞄身道:“我以为你们已经出门了。”她记得他们也要出去的。

  “你怎么看都不像个王妃,你没有饰品?”朱尘劭答非所问,然而,他也突地想起她身上原本就极少戴那些珠宝首饰。

  她莞尔一笑,“像不像不是重点,可是穿金戴银却是做不了事的,我要到北方近郊的山坡上摘些香根芹,那是一种中药,城里的中药商跟小夏说了,那里长了一大片随便让人摘采的香根芹,所以他们货进的少,我要买的量算算也不便宜,自个儿花点时间处理就全省了。”

  “咱们不缺钱。”朱尘劭开口,也明白她为何这一身朴素打扮了,可他打心里不希望她那么辛苦。

  “王爷客气了,是富可敌国。”田晋进一步笑着补充。

  “可不是,但我家主子还要我不许说我是来自俞品园,更不能说是王妃要的。”小夏这一多嘴,让小朵给瞪了一眼,“主子就是不希望京城的事重演嘛,那些中药商知道主子善事做得多,药材免费赠送,主子会不好意思啊。”

  朱尘劭才在想着,怎么中药商会向小夏说那些话,原来……

  田晋真是愈看邬曦恩愈觉遗憾,老天厚待好友,哪天也找一个好女人给他吧!

  邬曦恩倒没多想,只是看着丈夫,“夫君伤好了许多,我也比较放心外出,正好出去活动筋骨,看看山、看看景色,采收一些野生中药。”

  其实她也是想避开莫柳心,她不喜欢自己的虚伪,笑看迎接她,又让她去陪丈夫每每与丈夫独处时,她反而显得不自在,总会不由自主的想着,他们在一起时是否也会相拥或相吻。

  他不知她在想什么,但她此刻的神态与跟他独处时的眼神一样复杂,他无法洞悉。

  “你可以看山、看海,我找奴仆让你使唤,由他们代劳。”

  “我有于有脚,非无用之人。”她微微一笑。

  “女子无才便是德。”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但她为什么不能听话就好?

  “抱歉,那种无才之德在我身上找不到。”她有一点点冒火花了。

  “噗、咳咳——”田晋很想忍住笑意,但太难了,只能以咳嗽来掩饰。

  朱尘劭定定瞪着她,她也无畏的回视。

  “带两个护卫跟看你去吧。”他有了另一种坚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