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然而,对俞品园的管事奴仆来说,王爷尚未娶第三任妻子前,莫柳心就常这样来去,大多时间都是留在俞品园伺候王爷,只去个几天怡情院,陪陪较尊贵的常客。

  加上王爷的克妻传言,众人便认为即使莫柳心是风尘女子,未来也极有可能坐上主母的位置,所以对她也多以礼相待,除了朱彤和杜咏双会不时找她麻烦,但如今状况又有点不同了。

  像这会儿,杜咏双在看到莫柳心主仆又往王爷的院落走去时,气急败坏的大叫,“我们这里可不是花楼。”

  但莫柳心主仆却只是加快脚步而已,不像过去会急忙停下行礼。

  杜咏双简直要气疯了,即使朱彤在旁一直跟她摇头。

  但朱彤也很孬种,对莫柳心,她最多是视而不见却不敢有一句苛责或嘲讽,但对邬曦恩,她娇贵的公主脾气就很敢乱发。

  因此积了一肚子发不了的火,她便拉了好友在园林宅第里找来找去,非要找到郑曦恩主仆三人出出气不可。

  “皇嫂,你也真是奇怪,明明是当家主母,却连点气势都没有,是哑了还是瞎了,让一个风尘女子三不五时往府里来,还骑到你头上去陪你的丈夫?”

  邬曦恩平心静气的看着很激动的杜咏双跟朱彤,“莫姑娘是夫君的客人,除非夫君不允,不然包括我在内,任何人都不能拒绝她进来。”

  是嘛、是嘛,这个家是王爷在作主的!小夏跟小朵互看一眼,用力点头。

  “但你是正室、是主母,要当不起就换咏双当嘛,你这格调只有当小妾的分。”朱彤就是敢在口舌上占邬曦恩的便宜,反正她也没动手打她。

  而且,皇兄不是省油的灯,俞品园里发生的大小事,都会有人去跟他享报,但他对邬曦恩却没有像对莫柳心有那么大的保护欲,从来为了邬曦恩而出面骂过她,光凭这一点,她就敢欺悔邬曦恩。

  “是不是当小妾的分,不劳小姑担心,日后,不管是莫姑娘、甚至你的好朋友若真的进了朱家门,届时才是小姑该担心的。”邬曦恩仍很平静。

  “什么意思?”她不懂。

  “或许你将有三位嫂子,但小姑的不懂分寸,可能会令人讨厌,也许其中极有皇族架势的某人,就会不准你再进俞品园。”她话中有话的道。

  三人中极有皇族架势的只有杜咏双,她是刻意在嘲讽她吗?真是气死人了!

  “我才不会那样对她呢”杜咏双大叫。

  但朱彤却一楞,竟不知要用什么话驳斥,反而让气冲冲的杜咏双拉着走人。

  不过,当邬曦恩对莫柳心相对大方的言行态度传进朱尘劭耳里时,他就是感到很不舒服。

  当晚,她过来伺候他洗澡,一直到替他换好药、包扎妥当,他始终没有说半句话,她就觉得不对劲,他似乎在生气?

  “怎么都不说话,哪里不舒服?还是我为夫君把个脉?”她在他身边坐下,作势要拉他的手。

  “不用了”他没好气的撇撇嘴,胸口一股闷火忆烧了好几个时辰,不吐不快,他将下午听闻的事同她说了,不过只是陈述。

  他想说什么?她处置失当,还是始终无法制止他动不动就读骂批评的皇妹?但这个男人似乎没有打算把话挑明了说,她也只能猜测,“我不想当个善妒的妻子,日后,夫君三妻四妾……”

  “前提是我没有克死你,才有日后的三妻四妾。”他嗤声嘲弄。

  “我想夫君已苦尽甘来,无须担心。”她真的这么相信,老天爷让她重生,却安排与他结为夫妻,一定有正面的理由。

  “因为你?”

  “不一定是因为我,但在我眼中,夫君绝对是个有福气的男人,虽然我不明白前两任妻子为何香消玉殒。”她说得真诚,朱尘劭相貌堂堂,是天子骄子,更有一个疼爱他至极的母后与信任他的兄长,绝非福薄之辈。

  她也有自信,如今的她已脱胎换骨,不是过去自卑懦弱的女子,更有能力可以为丈夫承担更多的生命难题。

  “外面传言都是因为我杀戮太重,鬼魂索命,别说你不曾听闻,慧吟是孩子,更不懂向别人隐瞒她曾见鬼的事。”

  “就是因为慧吟是个孩子,所以她可能只是看到了她以为像是鬼魂的东西,也许是一床白被单,我不知道,但我是眼见为凭的人。”她一脸认真,“再者,夫君率兵征战,为了保家卫国不得不杀戮,但也严令追逐敌军时,绝不侵扰老弱妇孺,有所为、有所不为,

  己心怀仁慈,没有理由那些战死冤魂会来索命,更甭提我的命格还是国师钦点,可以为夫君破煞解厄之人。”

  “所以,你认为我不会再克妻了,莫柳心甚至是杜咏双,你都已做好准备要跟她们同事一夫?所以,对她们住进或出入府中也无异议?”他愈说口气愈冷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