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那是夫君的身子需要喝那么多,再者,两位姑娘送来的都是温补的药汤,对夫君来说是极适合的。”她试着跟他说道理。

  “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门他真的没耐性听她说这也了却很愚蠢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她身边,他是自虐吗?

  她很想叹气,“是还差很多,而且——”她已能明白老大夫的无奈,朱尘劭真的不是一个很乖的病人,“夫君要躺着,伤口才复原得快,你老是走来走去,万一伤口又裂开又感染,不是又要加重病情了?”

  他沉着一张脸,咬牙道:“怎么当大夫的都这么唠叨?”

  “并没有,就只针对不听话的病人。”

  这一次,邬曦恩退让一步,示意他可以先不喝那碗补汤,但在她的陪同下,他绷着一张俊颜回到房间躺下,她则拿了本书,坐在靠窗的椅上静静翻看。

  他吐了口长气,觉得这真的很稀奇,也很反常,他堂堂一个驰骋沙场的大将军、尊贵狂傲的景王爷,竟一次又一次这么听妻子的话,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翌日,元宵节,杜咏双却觉得万分悲哀。

  正妻在身旁,她想陪朱尘劭也少了正当性,外面又热闹得让她不想待在屋里,就连邬曦恩的两名贴身丫鬟都被邬曦恩赶出去玩了。

  可她又不是奴才,反而得困在这里,真闷!可是一旦走了,不就突显出某人的贤慧,那怎么成?她是万万不能助长某人的气势嘛。

  只是老是心魂不定的,眼睛看着外头,耳朵也听着府外传来的热闹人声,真是呕死了!

  厅堂内,朱尘劭躺在贵妃椅上,一旁坐着邬曦恩,杜咏双跟朱彤则双双坐在窗户边,不时伸长脖子看向外面,但除了园林景致,连围墙也瞧不见,更甭提围墙外的元宵活动了,两人像白鹅伸长脖子又缩回的模样,真的很滑稽。

  “田晋,你陪她们去吧。”看不下去的大将军终于开了口。

  田晋错愕的瞪大了眼,拜托,就连自己的妹妹,他都让小青陪着去的,好友指定的这两个娇娇女,他是能闪多远就闪多迁,还要他带她们去?

  他摇头拒绝,但朱尘劭一挑眉他就不敢再抗拒了。

  他眼睛一转,突然笑咪咪的看向邬曦恩,“嫂子难得来到延安城,一起去瞧瞧?”

  “不了,我留下来陪夫君。”她摇头一笑,静静看着手上的医书。

  “甭看了”田晋忍不住上前游说,口沫横飞的说着延安这里的元宵除了琳琅满目的灯笼可看之外,还有踩高跌、舞龙舞狮等一大堆杂耍,另外还有好吃、好玩的市集。

  但说得他嘴都酸了,她仍然很淡定,再加上两个娇娇女等不及的又说起酸溜溜的话,“哈,人家都拿翘说不去了,田副将,你哄着她干啥?”

  末了,还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朱尘劭给了由晋一个眼神,他只能垂头丧气、莫可奈何的带着两个明明乐得要命、又虚伪的说着去去就回的女人离开。

  “元宵佳节,你真的不去看花灯?”朱尘劭想的是她应该不想跟皇妹及杜咏双同游,她若想去,他可以另外派人陪她。

  “不了,我陪你。”

  “我不需要你陪,你不必留下来。”

  “我不是很喜欢热闹的人。”

  也是,他听闻她生性低调,一向不参与各府设宴或小姐们的聚会,但延安城的元宵的确很美,百姓能在此安居乐业、欢度元宵,是他用了很多心思及力气去保卫的,不知为何,他突然很希望她能看到。

  何况,她来的这几天,连大门也没走出一步,尽心尽力的在照顾他的伤,他不希望作元宵节她也只能这般无聊的度过。

  他沉沉的吸了口长气,“不喜欢热闹,那跟我去一个地方。”

  她有些不解的合上书本,“可是你的伤……”

  “没走几步路的,放心吧。”这女人是不是太会担心了,但糟糕的是,他竟然一点都不在乎,反而很享受。

  朱尘劭没说错,的确只有几步远,两人披上保暖披风,他带着她顶着细细的雪花,走到俞品园中最高的楼阁,足足有三层楼高,而一干随侍的奴仆已贴心的备好暖炉、被褥及躺椅等等。

  显然,老听着王妃说“请夫君躺下来”的话,众人也深受影响。

  雅致的楼阁上,两旁重重的帘体被左右拉起,搬来的一张贵妃椅及同样浦了软垫的椅子,让他们能舒适的或躺或坐,居高临下的欣赏街道上的花灯。

  然而,朱尘劭看她根本不及坐下,即倾身靠在雕花的栏杆上,双眸熠熠发光的看看美丽的街景。

  天啊,好美啊!家家户户悬挂的花灯形成了一条条的灯河,街上到处是赏花灯、猜灯谜的人潮,不远处的庭院里,还可见到有提着灯笼的娃儿在追逐绕圈圈。

  在她看得目不转睛的同时,奴才们送来茶水点心,室内弥漫看浓郁的茶香,接着还送来应景的元宵,那一碗软嫩嫩的汤圆有红有白,暖呼呼的。

  她走到桌旁,看着圆润的元宵,这是她第一次在外过年,国公府里一定很热闹,老太君肯定很想念她吧……

  她端起一碗走到他身边坐下,示意要喂他,他直觉想瞪她,她是喂他喂出兴趣了吗?但末了只是摇头,“我不吃这种东西,你吃吧。”

  男人大都不爱吃甜食,她不勉强,拿起汤匙,一口一口轻咬着圆润的元宵、喝着甜汤,那粉嫩的唇瓣激着水光,引诱着他上前采撷,而她离他是如此的近。

  即使看看眼前璀亮的美丽灯河,她仍可以感受到他灼灼的目光。

  她侧转头看着他,倒映着灯河的美丽瞳眸对上他深幽闪动着两簇火花的黑眸,她脸颊微红,被他看得极为不自在,只能看看手上的元宵,故作镇定的间,“还是吃一颗应应景?”

  “我想吃的是这个……”

  他沙哑低语,再也不想克制自己的欲望,他伸手抚着她微润的樱唇,缓缓的低头攫取,她是他的妻子,她的一切都是他的……这是第一次,他这么欣喜拥有丈夫的权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