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震得住她们,他就要上前护花了

  他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只是她跟他过去认识的女子皆不同,明明只有十六岁,却像是己历尽沧桑,看尽世事浮华,有着超龄的沉着与魄力。

  思绪翻转间,邬曦恩己来到他面前。

  “请夫君回房去,怡情楼的莫姑娘派人送了药汤来,喝完后请躺下来休息。”邬曦恩没念他一大串不爱惜自己等等的话语,也没质问他与青楼女子的事,只是平静的说。

  田晋在一旁听了,不禁笑着向她竖起大拇指。

  她的确聪慧,她要是计较他跟莫柳心的事或兴师问罪,就与一般妒妇无异,但她要他喝汤上床?朱尘劭抿抿唇,“我一夭喝的药汤还不够多?而且我刚刚才从床上起身。”

  “那也已走了好一会儿,请夫君回房躺下来,药汤晚一会儿再温给夫君喝。”

  这女人真是有够哆唆!“我还不想回房。”他又不是女人,哪这么娇弱!

  “无关想与不想,请夫君回房躺下来。”她还是很坚持。

  田晋眼睛合笑看着向来冷漠寡情、沉静自持的好友,面对妻子一句又一句的“请夫君回房躺下来”,虽然还是忍不住怒气冲天,不过——妥协了?!

  朱尘劭咬咬牙,甩油转身往房间走去,背影都冒火了。

  “夫君都到房里去躺下来了,你还不去伺候?”田晋笑呵呵的打趣。

  “在这当下去,不是更会被他讨厌?”她嫣然一笑。

  进退之间,她很懂得拿捏分寸,难怪朱尘劭奈何不了她,田晋着实感到佩服。

  此刻,邬曦恩突然看到小朵在跟她使眼色,她转身看过去,这才发现有两名年轻的陌生女子站在曲桥上,其中一人是丫鬃,手上提了竹篮,而空气中隐隐还有补汤的药香味,她真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她的丈夫还真有魅力。先是莫柳心,现在又来了一位?

  “口夷,你们来了。”田晋也看到她们了,他笑看着邬曦恩,“来,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田晋笑容满面的跑了过去,不解的她也跟看两个丫鬟走过去,目光落在那名该是主子的紫衣姑娘身上,她长得眉清目秀,可表情有些怪一但邬曦恩又说不出是哪里怪。

  “少爷,这是小姐要我替王爷熬的补汤,另外还有给王妃准备的汤口间,她说王妃照顾王爷也很辛苦。”青衣丫鬟笑说着提起手上的竹篮,一见到美若天仙的邬曦恩走来,先是一楞,接着连忙一福,“王妃吉祥。”

  田晋先看着邬曦恩,再看着身旁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的妹妹,他微笑的伸手点了妹妹的鼻头一记,对着邬曦恩道:“这是我的傻妹子慧吟,她其实已经十七岁了,但老天爷让她的脑子停留在七、八岁。”

  他坦率的介绍,看着她一副恍然与不舍的样子,他笑着摇头。

  “没事的,她很好,而且我跟王爷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她亲王爷为哥哥,这几日一直想来看看你这嫂子,又担心你会讨厌她,一直不敢过来。”

  “怎么会呢?”邬曦恩连忙对她露出一个笑容。

  田慧吟是个羞涩的小姑娘,她只敢回以一个笑容,她眼里的纯真的确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七岁姑娘该有的眼神,但她甚至比邬曦恩还高出一个头。

  邬曦恩突然想到一件事,“只是,田大哥住在这里,为何让慧吟住在别的地方?是田大哥的爹娘也住在延安城吗?”

  “不,我父母早已仙逝……”

  田晋的话未说完,田慧吟反倒突然开了口。

  “我跟小青住在城中和丽街的宅子里,因为我不敢住在这里,这里有鬼,我哥哥才另外替我安排的。”她的声音清清脆脆,但显然有些紧张,说话时还不断看左看右。

  “傻慧吟,哥哥不是说过了,鬼都被法师赶走了。”他爱怜的看着妹妹道。

  “我知道,所以我才敢过来,可是——”她有点担心的看着邬曦恩,“你跟外面百姓传的一样,好漂亮啊,可是,现在又有一个王妃了,鬼会不会又跑回来啊?”她真的很害怕。

  “慧吟,王妃就在你面前,你——”田晋忍不住翻白眼。

  “没关系的。”邬曦恩朝田晋摇摇头,她走上前,来到田慧吟面前,看着她紧张的抓着裙子搓啊搓的,似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你放心,真的没有鬼回来,我保证,你可以常常过来找我玩。”

  “真的?”她眼睛一亮。

  “当然是真的。”她朝她笑着点点头。

  田慧吟娇羞的低头一笑,很宝贝的从怀里拿出一个护身符,“这是小青陪我去庙里求来的,请你一定要一直戴在身上,这可以保佑你平平安安的喔。”

  邬曦恩接过手,“谢谢你。”

  她羞涩的低头,再看向哥哥,又看看四周,“我想走了,我还是怕鬼。”

  “好,哥哥陪你回去。”

  田晋朝邬曦恩眨眨眼,笑着牵起妹妹的手,小青跟在两人身后。

  望着三人的背影,邬曦恩却不由得一楞,田慧吟走起路来竟是一拐一拐的!

  “怎么是个跛足……老天爷怎么对她这么残忍?”小夏极小声的说着。

  小朵也同情的频点头。

  邬曦恩的唯头像是被什么梗住了,完全说不出话来,她好像看到重生前的自己,盈眶的泪水不由得落下来。

  “你怎么哭了?”

  一道低沉熟悉的男性嗓音突然响起,她楞了一下,抬头一看,又是一怔,原来不知何时,朱尘劭竟然又重回来了,而且还站在自己身边。

  “我家主子一定是可怜田小姐,她又弱智又破脚,看着她的背影就难过的哭了。”

  小夏很聪明的帮怔怔看着王爷的主子回答。

  “那是天生带来的残疾,但她很快乐……”在还没见到鬼之前!

  朱尘劭咽下到口的话,不知从何时开始,原本视鬼怪之说为莞谬之语,慧吟见鬼一事也视为孩子胡思乱想的他,竟认真的思索起这件事来,而且打从心底不希望邬曦恩见到鬼,因为,那将会是一连串恶运的开始!

  不顾再多想,他伸手轻柔的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珠,她粉脸蓦地一红,两个小丫鬟更是低头窃笑,朱尘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多亲密,急忙收回了手。

  她则暗暗的深呼吸,压抑狂乱的心跳,“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躺不下去。”这是真的,何况他怎么可以那么乖,在这个家作主的该是他这个男人,就算受伤了亦然!

  她想了想,看向小夏手上的竹篮,“那么,要不先喝了这汤,这是慧吟……”

  “不喝,你当我是什么,补汤一碗又一碗的喝”在她眼里,他真的这么虚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