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邬曦恩当然不懂,对她而言,照顾丈夫、侍奉丈夫都是分内之事,而且她做得很开心,虽然她也察觉到朱尘劭有时会显得阴阳怪气,但大半时间,他都是静静的看着她,而她,极爱那样平静的氛围,那是一种极为平凡、却是她从前求之不得的单纯幸福。

  “咏双,皇兄不知遇到什么蒙古大夫,都吃了几天的药了,好像也没好上多少。”

  “若我没记错,好像是王妃接手治疗后,朱大哥的气色更差了。”

  小夏跟小朵很快的交换一下无奈的目光,看着盈盈走上前来却挂着一脸嘲笑的朱彤跟杜咏双,两人不得不依礼一福,心里却很不舒服,她们老是仗势欺人,府里的丫头奴仆没人喜欢她们,而且欺侮奴才就算了,还老是找机会挑衅或酸主子一顿,更厉害的是时机抓得

  极准,总是挑王爷待在书房或卧房的时间。

  坐在亭园里的邬曦恩看着抬阶而上的两人,心里也叹,可惜了,难得的好风景啊!

  昨晚下了一场大雪,今儿一早,积雪都被仆佣推到路的两旁,树枝上也堆迭了些雪花,但美丽的绿芽已迫不及待的穿雪而出,白白绿绿的极美。

  “皇嫂,你是没听见我们在说什么吗?”朱彤就是不喜欢她,而且她发现她跟皇兄很像,很沉得住气,对待她们的态度也一样,不会赶她们走,却也不会多招呼她们一下,但就是这种视她们为无物的反应更是可恶!

  她静静的看看她们,这两人日子过得太无聊、也很幼稚,老是找她吵,可却没有胆子与她一起出现在朱尘劭的视线内,似乎怕她会当着他的面戳破她们拦截家书的事。

  “抱歉,我刚刚在想着要替夫君换什么药,才能让伤口好得更快,没听见你们说什么……”

  话说到这里,她突然停顿,目光看到两人身后,两人直觉回头,一看见管事领着一名眼熟的丫鬟往这里走,两人脸色大变,竟丢下邬曦恩,不悦的走过去挡人。

  “你这贱丫头又来干什么?管事,我不是说了,不许这贱婢再进来吗?”杜咏双气呼呼的看着老管事。

  那名素净着脸的丫鬟头垂得低低的,不敢多话,双手紧握着一只保温的提壶。

  “呢……杜姑娘,可是你也知道,她是怡情楼莫姑娘的贴身丫鬟,她手上拿的是莫姑娘亲手熬好叫银蓉送过来的补汤。”管事面露难色的解释。

  “拿去倒了!哼,不过是个烟花女子,胆敢自诩为朱大哥的红粉知己,我立即派人去将怡情楼给创平了则

  杜咏双一想到自己连卖笑的莫柳心都比不上,更为光火。

  “不好吧,皇兄警告过,谁也不准动她们一根汗毛。”朱彤虽然也很生气,可是皇兄为了她掌掴莫柳心的事凶过她,那双阴蛰冷峻的黑眸至今想起,她仍头皮发麻,哪敢再生事。

  邬曦恩跟两个丫鬃走过来,从对话中她已经明白莫柳心的身分,但倒没有多想,朱尘由是正常的男人,多年没有妻妾,上青楼发泄生理需求也是正常的。

  “把那药汤给我看一看。”她温柔的开口。

  管事立即接过银蓉手上的提壶,她打开盖子闻了闻,的确是几味中药补汤,而且对伤口甚好,可见莫柳心是用了心思的,她朝管事微微一笑,“你就陪银蓉拿去给王爷喝吧。”

  闻言,管事跟一直偷偷打量她的银蓉才刚松口气,正要行礼离开——

  “你疯了不成?!那汤可是从一个低贱又淫秽的地方送来的,怎么可以给尊贵的朱大哥喝?”杜咏双气势凌人,还指着邬曦恩的鼻子骂。

  邬曦恩脸色一沉,“放肆!就算你是宰相之女,我可是堂堂王妃,这里除了王爷外,就是由我作主,充其量你只是客人。”

  “你。”杜咏双语塞。

  “好啊,在景王府里扮好主子,一到这里就端起王妃架子,会不会太虚伪了。”朱彤见好友在众人面前被教训也很生气,立刻回嘴。

  但她没想到邬曦恩也没有为她留半点面子。

  “小姑也是,我不想拿皇嫂的身分来压你,但我也说过,若是超过了分寸,我不介意马上送客。”她紧绷一张丽颜提醒。

  “你。”朱彤张大了嘴,双手握拳,气到说不出话来。

  “管事,快陪这位姑娘将汤送到王爷房里去,天凉,汤已有些温了。”

  “是,王妃。”管事赶忙将看她看痴了眼的银蓉给拉走。

  “你真行,等见到鬼后,看你还会不会这么嚣张”杜咏双气到口不择言。

  “再说吧。”邬曦恩不想在这上面多做评论,何况住进这里至今,一切都很平安。

  “别说鬼的事,这里不许说的,我也会怕,我们走了”朱彤一脸害怕,即使她常来这里住,而且一住都好几个月,也没见过鬼,但这座宅子死了两位皇嫂却是事实,更甭提田晋在世的唯一亲人田慧吟虽然弱智,却也多次哭喊见过鬼呢!

  真的有鬼吗?小朵跟小夏也有点害怕,见杜咏双跟朱彤走远了,看着主子,但还没问呢,主子的目光就落到另一处,她们顺着看过去,这才见到不远处的长廊上,王爷跟田晋副将军就站在那里。

  邬曦恩朝他们走了过去,心想刚刚的对峙,他们应该全都看在眼里了,但那壶热汤怕是得再等等,才能入得了夫君的口了。

  “没想到她这么有魄力。”田晋一边看着她走来一边道,口气中还有一股相见恨晚的遗憾。

  朱尘劭似笑非笑,黑眸里却有着遮掩不了的赞赏,事实上,他没有赶朱彤跟杜咏双走,一来是想看看她有什么能耐,二来是想她们总会占据她一些时间,这能让她别时时盯看自己的伤,然而在见到她面对咄咄逼人的妹妹及杜咏双时,一股怒意竟涌上心坎,若非她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