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就在万籁俱寂的半夜,一些极细微的声音唤醒了邬曦恩,她起床循着声音前去查看,却因而整晚难眠。

  温暖烛火下,这已是她第三次来到朱尘劭身边,时值深夜,奴仆都已熟睡,一房里更没有温水,她特意将毛巾放入搁置在梳妆架上的铜盆内,用凉水弄湿后再拧干,移到暖炉上弄热,再试试温度,确认毛巾不至于太冰或太热,她才小心翼翼的拿来擦拭他冒着汗珠的

  脸庞,一路拭到他长了胡碴的下巴及脖颈。

  她没有为他解开内衫,因为室内空气是热的,农服看来还很干爽,只是他的额际不过一会儿就又冒出汗,应是药效引起,她不时拿毛巾为他拭汗,却不知道他在她第一次进房时就己清醒。

  大半夜的来了一次又一次,这个女人将他看成小娃儿吗?而且似乎还以为他睡死了,他是个当主帅的人,警觉性怎能不高,他以为她很聪敏!

  她冰凉的手一碰到他温热的额际,顿时让他舒服到很想将她一把拉上床来,但理性阻止了他,可就怕她再摸下去,欲望便会凌驾一切,想到这里,他决心开了口,“你可以回去睡了,我还没有脆弱到要你一夜来探个两、三回。”

  她粉脸一红,困窘的看着睁眼的他,“我吵到你了?对不起,我担心你昏睡着,因体内温热冒汗难以安眠,一翻身就会扯到伤口,万一伤口又裂又流血……”

  “所以干脆一夜来两、三回,我要醒着没睡,就没有那种事了?”他并不想口气这么冲的,只是全身欲火沸腾,又不想自打嘴巴,两相矛盾下,语气自然不好。

  “当然不是”她连忙摇头,美丽的脸上尽是愧疚。

  “算了,我知道你是好意,回房睡吧,我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

  但她却杆着不动,像是在鼓起勇气后才开了口,“我要请夫君包容,我无法不过来,夫君的伤势极重,我不是没有感觉的人,而且,请夫君好好的珍重自己的身体,因为活着,而且能身体健全的活着,是一件很幸福、很幸福的事。”

  她想到重生前的种种,尤其是绝望的濒临死亡的那一刻,她真的什么都不求,只希望能够活下来,看自己的儿子一眼,就一眼……

  他燮眉看着她楚楚动人的脸孔,发现她眼眸里好像闪动着泪光,是触动了她心底什么难过的事?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因为这样的想法,所以你习医,想悬壶济世?”

  “不,我钻研医术只是想改变自己的人生。”重生后,她战战兢兢的过每一天,就怕哪一日因为不被人在乎而再次成了堂姊求子的牺牲品,但这话怎么同他说?她摇摇头,决定转换话题,“夫君呢?这么努力,就连受伤了也不让自己好好休息养伤,为的又是什么?”

  她逃避了问题,但她眼眸中的哀伤让他不忍追问,配合的跟着回答,“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

  “我听田副将说,这一次进犯边境的外族大败,不但元气大伤且被逼到千里之外,他粗估他们至少得养精蓄锐五至六年才有再战的机会,如此说来,就有五至六年的太平日,夫君应该做的事又是什么?”她想了解他,来之前与母后的对谈,让她敏锐的猜测到夫君要

  做的事肯定不只作战卫国一事,所以在他泡澡时,她问了田晋一些事。

  “那是军情,田晋不该同你说的。”他不悦的撇嘴。

  “我是你的妻子,又是医治你的大夫,不是外人。”

  “你应该知道,这两个身分,我都不是心甘情愿的,尤其是第一个。”

  “夫君是担心我丧命?我不怕,若真如此,那也是天意。”她定定的看着他,她死过一次了,如果重生后迎接她的仍是同样的命运,她也接受,至少,她很清楚这一世的丈夫可比堂姊夫要好得太多,她不必天天以泪洗面。

  如此豁达,她果真不像外表那么纤弱,他再次有所领悟。

  他的目光与她相对,深深凝睇!忍不住再往下移至她粉喇的唇瓣——

  蓦地,他转头看向窗外,那里有凉风拂入,也能暂时冷却他突然窜动的情欲,殊不知在他转头时,她也暗暗的吐了口长气,以压抑无法抑止的紊乱心跳。

  “再过几日,班师回朝的军队应该就会抵达京城了。”他逼自己想点别的事儿。

  “可以想见的是城里肯定是张灯结彩、燃放鞭炮的欢迎你们,可惜夫君不能回去同享荣耀。”

  “没回去的何止是我,还有不少士兵留在边城驻守。”他顿了一下,想起并肩作战的同袍,“其实,他们原本打算等我伤好再班师回朝,但打胜仗不是我一人的功劳,那是属干每一个参与战事的士兵的荣耀,他们也已归心似箭,一旦皇上对有功将领封官授职后,

  他们便能与家人团聚……”

  这男人如此善良大器……她静静的看着他,发觉自己的心正在为他沉沦。

  柔和的烛火下,隐隐可见窗外有雪花飘了进来,原来不知何时,外头又是一阵一阵的雪花飘落,时间大概已是子夜了吧。

  她连忙起身,“我扰了夫君安眠,竟还聊起话来,真是不该,我先回房了。”

  他点点头,看着她纤弱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然而,也是从这一晚开始,一连几天,从早到半夜,朱尘劭的生活中无时无刻都有邬曦恩的影子,外头雪花飘飘,室内却是特别温暖。

  不管他有没有在忙,该换药时就一定得换,三餐该吃而未吃,她也非要盯着他吃完,见他坐久了,她一定要他躺下,日夜皆是如此。

  他的表情自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又闷又气,甚至唱了一句,叫奴仆代劳即可,但她总是执拗的做着她该做的事,殊不知让他烦到想将她远离视线的主因,是太过渴望她故而难以忍受煎熬,尤其是她为他擦澡的亲密时刻,每经历一次,便是一场意志与欲望的激烈征战,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她到底懂不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