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难以想象,从不在欲望里沉沦的自己,竟然在瞬间有了炽烈的渴望,还是在此盛怒时刻叫……不!肯定是他气得脑子乱了。

  他咬咬牙,决定要让她在最短的时间消失在他的视线内!

  他将手上的册子丢到桌上,以左手扣住她的碗,放到桌上后,也是以左手拿起汤匙一口一口的吃下肚,没多久——

  “你可以走了。”桌上的碗已空,他伶冷瞪看她。

  没想到,她却移身坐在他身边,“我还有话要说。”

  “我想你不是只来个两、三天。”他没好气的道,意思是没有必要这么急着碎念!她不由得嫣然一笑,那笑很美,让他的心波动了一下。

  “没错,至少在你伤好之前都不会离开。”她坦承一笑。

  他抿抿唇,这又是另一个威胁?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跟母后可真像,还是母后有私下传授?

  “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在伤好之前,都听我的。”

  “你不要得寸进尺,你是我的妻子,不是我的父母、不是皇上。”

  “我更是你的家人,所以很在意你的伤,母后也很担心……”

  “身子是我的,我比谁都清楚,没有大碍。”

  “伤口风染发炎就是危险,万一情况严重就得截肤……”

  “句;了!我不是第一次受伤,这里也不是没有大夫的地方。”

  “但我必须告诉你最严重的状况。”她是真心的。

  他深沉黑眸瞬视着她,“你要不干脆说白了,母后要你过来,不单单只是治我的伤,最好伤好后能让你怀孕,这也是她交代给你的另一件事吧。”

  见她粉脸微微一红,显然他料中了。

  “母后急着让我当父亲,但我可没那么着急,若是你打算照母后的话做,我劝你可以回京了,这里夭气极冷,你看来太娇弱……”

  “我看来是娇小纤细,但我习武又习医,身子骨受不受得了这样寒冷的气候、适不适合有孕,我比谁都清楚,倒是夫君……”她沉沉的吸了口长气,“太不珍惜自己,这一点,可恶极了。”

  他诧异的看着她,她是真小看了他的脾气,还是以为他不会发脾气?

  “不管见鬼的传闻是真是假,夫君死了两任妻子是事实,直到国师算了能为夫君破煞的命格之女,母后才决心让我成为你的第三任妻子。”她沉静的说着最真心的话,“夫君打胜仗的事已传回京师,朝野欢庆不已,但同时夫君重伤之事也传开了。”这些都是皇太后

  的人在她前来延安的一路上,陆续带给她的讯息,“我成为朝野百姓茶余饭后的闲谈,很多人在看也在猜,国师的破煞之言,指的难道是夫君不会再死一任妻子,却是自己身亡?”

  “简直是胡说八道”他愈听愈火大。

  “是胡说八道,因为我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她神情坚定的看着他。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震憾的,她的眼神跟口气都像在向他承诺,她绝对不会让他死!

  她深吸了口气,“我会倾其所能的照顾夫君的伤,我也不准备当寡妇,请夫君为我、为自己、为爱你的每一个人好好养伤,等伤好了,夫君要做任何事,我都不会干涉,可以吗?”

  这一番话说得至情至性,朱尘劭的心中更是暖烘烘的,这是他成亲三次以来,第一次他的妻子如此坚定的告诉他她的心底话。

  叩叩叩,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接着是小厮的声音,“王爷,洗澡水已备妥。”

  “进来。”

  两名小厮随即扛进澡盆还有两桶温热水,在将水注进澡盆后即退了出去。

  邬曦恩忍住要他们将澡盆移到寝房去的冲动,毕竟她才来第一天,还是别干涉太多,但一想到他大多睡在这儿,心里着实不忍。

  “现下,你总可以走了。”

  他见她还坐着不动,是想伺候他沐浴吗?才刚想着,这女人竟然走向他,他燮眉,见她脸儿不知何时染上两片嫣红,同一时间,她已倾身要为他解衣——

  他一把扣住她的手,“我不需要你伺候。”

  她轻咬看下唇,犹豫看,但还是鼓起勇气道:“我是你的妻子,这也是我来这里的理由,何况等会也要重新上药。”

  他眯起眼看着她,她也定定的回视他,并不打算妥协。

  看来,他得慢慢习。喷这张倾城之貌下那颗执拗的心。

  他松开她的手,静静的看着她为他解开农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