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而朱尘劭简直快要气疯了,“别得寸进尺,我还是可以把你安排到别的地方去。”

  “我不会走的,另外再提醒夫君,我们成亲了,就注定了要在一起一生一世,我不求相知相爱,但一定要相守。”她坚定的说完后,即静静的包扎他的两处伤口。

  但他却陷在她那一席话里,对于田晋一副感动赞叹的表情则没空多看一眼,因为他无法不看着她……就是移不开目光,尤其在她不得不更靠近自己,才能将布条缠向肩脍,甚至处理腹际的伤口得贴近为他环腹个绑布条时,她身上的馨香不时诱惑着他,此时他的伤口

  是一点也不疼了,但某个不该有反应的地方却疼了。

  她知道他一直在看着自己,她努力的不看向他,但面对他赤裸的上半身与无法避免的碰触下,她的身子也莫名的热烫起来。

  她只能逼自己专注在他的伤口上,也舍不得让他再多疼一下。终于,处理好伤口后,她暗暗吸了口长气,这才起身一福,“夫君好好休息,若没什么事,今日就不再来切扰夫君了。”

  意思是……今天她不会再来看他?他燮眉,看看她向田晋行个礼后便步出房间。

  他低头看着身上的伤,她的动作俐落,也很细心,包扎伤口时没绑得太紧,与那粗手粗脚的老大夫差很多,只是过去从不曾嫌弃老大夫的他,此刻怎么……

  田晋偷笑着看着定视自己伤口的好友,看来,随着邬曦恩的到来,这冰天雪地的延安城应该会温暖些了吧。

  雪花一阵又一阵的落下,空气仍是沁凉入骨,一开口就有烟雾呵出,邬曦恩缓步踩在厚厚雪地上,小夏跟小朵紧紧跟随,一个替主子撑伞、一个替主子提灯笼,但愈晚天气愈冷,两个丫头都觉得上下排牙齿在打颤了。

  只是,小姐从早上跟王爷打过照面后,回到管事安排的房间休息了两、三个时辰,看了些书,便请了管事带着她认识这座宅院,最后,还与她们用晚膳,直到刚刚有名小厮过来,神神秘秘的交给小姐一张字笺,小姐就说要外出,但是这会儿天都黑漆漆的了,是要上哪儿去呢?

  在穿过一重又一重的楼阁深院后,答案揭晓,王爷的书房!

  来到门前,她脱下身上的羊或披风,小夏接过手,听她交代几句话后,两人看着她敲了门,走进书房。

  小朵上前替主子将门给关上后,忍不住跟小夏交换一下目光,小小声的说:“王爷是不是不喜欢小姐,要不都这么多个时辰了,他连唤小姐再跟她见个面、吃个饭也没有,亏小姐这么大老远的跑来。”

  “嘘,别多话,走了,小姐要我们一个半时辰后再送药箱来呢。”

  灯火通明的书房内,放置着三个小暖炉,邬曦恩看到一大迭的本子就放在桌上,一张贵妃椅该是特别为受伤的朱尘劭搬进来的,与沉肃的书房内多是精雕细球的上品楠木家具显得格格不入,而朱尘劭就半坐卧在贵妃椅上,后背塞了两个枕头,长木桌则移了位,方便

  他看书或缮写,田晋则坐在另一头,想来方才两人应该是在讨论事情。

  她步步生花的走过来,先给田晋行了个礼,再看了桌上原封不动的饭菜一眼,田晋立即明白的起身,很乐意的移到另一张椅子坐下,准备看好戏,因为这出戏,他可有使上力啊!

  她主动拿了碗筷,夹了些菜放到碗里后,却舍弃了筷子拿了汤匙,走到一直沉默看着她举动的朱尘劭面前,他的确是个很沉得住气的男人,他手上厚厚的一本册子仍拿在左手,看来他的右手因为肩伤,无法活动自如吧。

  他冷冷瞥了她一眼,她是打算喂食吗?

  她以汤匙舀了一匙饭菜,微微拿高,意指如果他不愿自个儿来,她很愿意代劳。

  好玩!这对夫妻的默契已好到可以用眼神说话了,田晋真是大开眼界。

  但很快就没默剧可看了,因为采尘劭开了口,“我的手还没废!”

  她莞尔一笑,“我的手正好闲着。”

  他可笑不出来,“那是你的事,何况,是谁说过今日不会再来烦我的?”

  “是我,前提是如果没有其他的事,但有人向我真告夫君这里的碗筷仍无法收拾,似乎一时半刻都还不可能吃饭的样子。”

  “真行!你才来多久,这里就有人被你收买了?”他冷冷的道。

  田晋差点笑出声来,哪有人被收买,不就是他写了张纸条派人转交给她而已。

  “夫君倒不如视为大家对你的关心,我知道你右手不好活动,左手又忙着要拿东西看,那就由我来代劳。”她巧笑情兮,手又更往前伸了些。

  他黑眸半眯,“你敢——”

  她当然敢!怎么不敢?!

  他话刚出口,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迅速且准确的将手上那一匙饭菜塞入他口中,而且用汤匙压舌,倒尽食物后再抽出,让他措手不及,吐也不是、咀嚼也不是,只能恨恨的瞪着她。

  “你是将军、是王爷、若是吃饭掉得满地都是,这传出去多难听,在你的好友兼下属面前也嫌难看吧。”她还特别微笑看了田晋一眼。

  真绝!而且……好强旧晋目瞪口呆,但仍下意识点点头。

  朱尘劭能如何?只能合看这口饭菜,双颊鼓鼓的,黑眸阴蛰的怒瞪着她。

  “把力气用在咀嚼上吧,不然瞪着我,只会让你的胃口更好。”

  “怎么说?”回过神来的田晋,好奇的代普有口不能言的朱尘劭问。

  “气得咬牙切齿,再大口大口的吞姻下去,像在喝我的血、咬我的肉,咬了一口后,不是会恨不得再咬下一口?”

  她的眼眸带着调皮的慧黯,看在田晋眼里很吸引人,但看在朱尘劭眼中却是可恶。

  好不容易朱尘劭将那口饭菜香下肚,火冒三丈的要开口咆哮时,她竟俐落的再塞了一口,他简直难以相信,这女人竟敢一连两次?

  “哈哈——”田晋狂笑着直拍腿,难得啊,能见到鼓着腮帮子、可爱到一个不行的大将军。

  虽然他很想看下去,但某人一直释放他很碍眼的气息,还附带着肃般的眼神,他也只能笑着从椅上起身,“好了,你们夫妻俩,一个慢慢喂、一个慢慢吃,但这画面对孤家寡人的我而言太伤身又伤心,我要出去了。”

  她粉脸微微一红,“曦恩的行为不太得体,还望田副将见谅。”

  “哪种行为?喂食受伤的夫君吗?这叫贤慧,这种行为很可取,多多益善”他率性的呵呵一笑,便先行离开。

  好有幽默感的男子,田晋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她微微一笑,回过头,目光落在终于咽下口中食物却一脸暴决的丈夫身上。

  朱尘劭见她不怕死的又从饭碗里勾起另一匙时,脸色益发阴冷,“你够了。”

  “那请夫君把手上的书册放下,专心用餐。”

  “若我不愿意?”

  “我只能继喂食。”

  他阴蛰冷然的膛视着她,全身更是充满着危险的气息,他的妻子竟敢威胁他?!但她也不逞多让,虽静静伫立,身上却散发着动人的不驯,然而这抹不驯出现在这张美若天仙的绝色容颇上,既冲突又突兀,却也使她看来更出色了。

  此刻的她,没有温柔贤慧,而是用一副“拭目以待,她也不会是懦夫”的神态瞅着他,但如此无畏却更吸引他,那双如星夜璀亮的黑眸折焰生辉,的好的粉唇像在诱他一亲芳泽,而他仍然深深记得它美好的软嫩滋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