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她微微一笑,“能与夫君同处一室,神态自然,像个没事人看着你我,全身有股豪放的潇洒气质,应该就是夫君的好友兼作战伙伴田副将。”

  “说得真好!听到没有?则田晋呵呵直笑,让一个美人儿甫见面就赞美,感觉真爽。

  朱尘劭没好气的看他一眼,眼神又放回妻子身上,“为什么来?”

  “夫君受伤了,我挂心便来了。”她在床沿坐下,关切的间,“一切都好吗?”

  “嗯。”他答得敷衍,炯炯有神的黑眸定视着她的容颇。

  “让我看看伤口。”她倾身作势要拉开他的衣衫。

  “很直接喔”田晋喜欢她,虽然外表纤细,但聪慧又有行动力。

  “不必了,何老大夫看过了。”朱尘劭握住她的柔黄,他不想要她靠得这么近,她的气息太迷人,而此刻的他,什么也做不得。

  “但现在由我接手,我得看伤口。”她没有挣开手,勇敢直视着他道。

  “你说什么?”他的黑眸蓦地一眯,却主动松开了手。

  “你不是个合作的病人,让老大夫很困扰,着实不应该。”她顿了一下,继续道:“不瞒夫君,夫君在这里疗伤的情况,我在来这的一路上,母后一直有派人送消息给我,母后虽然身在皇宫,但也一直心系你的伤。”

  他抿紧了薄唇,虽然他在皇宫、京城,甚至各地都安插不少耳目,暗中监控不少人,但一想到自己的行为举止也被母后安插在延安的探子盯着,就算是善意的关心也觉得不舒服。

  但更令他感到不悦的是她的口气,什么叫“着实不应该”?!

  田晋带着玩味的表情看着两人,尤其是好友,他一向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沉稳,此时黑眸里竟有着一丝丝几难察觉的火光。

  “我哪里不合作?”

  她摇摇头,还真的数落起来,“汤药没有定时喝,换药也得等你这病人忙完了才可以换,导致伤口一直无法结痴。”

  他浓眉纠结,面露不悦,“那又如何?换了你也是一样,我要做的事很多,不可能丢了不管。”不是他看不起她,这两个伤口因为箭头有毒,治了一个月还不见好转,真是够闷够气了,她以为她是女神医,换她瞅瞅就会痊愈?

  她神情一凛,“这是一个大将军或是一个王爷该说的话吗?简直像个乱发脾气的孩子。”

  “璞一哈哈哈……”不怕死的田晋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朱尘劭先瞪了好友一眼,才看看她道:“你烦不烦,反正伤口才刚看过,田晋,把她请出去。”

  “人家嫂子千里迢迢的来看你,你就让她看看嘛,反正早就少块肉了”

  朱尘劭瞪了好友一眼,再看着定视着他的女人,眼见他的表情转为严峻,她一样没有惧色,看来她没看到伤口是不会走了。

  他撇撇嘴角,自动解开衣衫,拉开肩头,“要看快看”

  她小心翼翼的解开绷带,在看到他的伤口时,丰卯眉都揪紧了,再倾身靠近他,看看他腰际的伤时,小脸更是霎时发白,他肩上的伤深入肩脚骨,腰伤也可见骨,肯定痛死了!她的心因他的伤也跟着发疼。

  “你伤得好重……”

  “一点也不会痛。”他嘴硬的道。

  “你是牛吗?”她难以置信的说。

  “哈哈哈——”田晋再一次忍俊不住的爆笑出声。

  朱尘劭气得俊脸涨红,堂堂一个征战沙场的大将军,竟被最亲密的枕边人用牛来形容?!沸腾的怒火在他双眸熊熊燃烧,而这个该死的女人不可能没察觉,竟然还能正经八百的查看他的伤口,真是、真是一那双美眸太专注,他发现自己竟然想不起任何词儿来骂她,甚至,还看她看到眩惑起来……

  她突然起身,走出门外,交代丫鬟一些话后,没一会儿,小夏跟小朵就走进来,将药材还有她。喷用的药箱放置一旁的案上,她再从里拿出药钵、干净的纱布及棉布。

  小夏跟小朵要退出去之前,忍不住看了躺在床上的王爷一眼,他看来瘦了些,但还是俊美得很过分呢!

  倒是站在一旁的男子笑盈盈的,相貌俊秀,瞧见她们还向她们眨眨眼,真好玩儿!

  而他们的互动,朱尘劭跟邬曦恩都无暇注意,他看着她将一些药草放入药钵里又碾又磨的,直至磨成了泥状,看来并不好辗磨,他看到她额上还沁出些汗珠,认真的女人很美丽,更甭提已经是倾城之貌的她。

  她知道他在看着她,但她在乎的是他的伤势,伤口已感染,一些皮肉组织坏死,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

  她愈想愈生气,将磨好的药汁放在棉布上后,她坐到床沿,看着表情淡漠的他,“你的伤真的一点都不痛吗?这药有些刺激,但可以让伤口复原得快一些。”

  “哼!不痛就不痛,哆唆什么。”

  于是她很不客气的将沾药的棉布大力的巴上他肩上的伤口——

  他倒抽了口凉气,瞬间,像有几千几万只蚂蚁在咬他的伤口,他痛得冷汗渗渗,恶狠狠的瞪着她,“你故意的”

  终于有反应了!她微微一笑,“合作点,我就能早点从你的视线里消失。”

  她还胆敢对他笑,他简直难以置信。

  “面对尘劭这张怒气冲天的脸还能笑出来,嫂子,你真厉害。”

  田晋毫不吝畜的赞美,那张英挺刚毅的俊容上更是满满的佩服,直到一双冰冷疏离的黑眸阴蛰的射过来,他才煞有其事的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却又忍不住看着邬曦恩摇摇头,像在暗示她遇到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男人。

  “我大人有大量,不会计较的。”她竟然还能接话。

  好个慧黯的女子!田晋再次大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