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在一旁恭候的管事跟奴仆看得又急又慌,但她们不是主子,就是大有来头的官千金,他们只能杆着呀,偏偏王爷卧伤在床,怎么办呢?

  只见邬曦恩一个优雅的闪身往前,两人先是一楞,随即急着又回身去挡她的路。

  幼稚!邬曦恩又一个闪身再往前,两人又回身追上再挡,就这么七、八回,三人便来到一处环境清幽的院落,站在房门前。

  邬曦恩气定神闲,而小夏跟小朵虽是丫鬟,不仅有好脚力,更有好眼力,清清楚楚看到主子不费吹灰之力,刻意让朱彤跟杜咏双一次次的追上前,就是要让她们带路来到王爷的房间。

  带路的两人则是气喘如牛。

  “知、知……道皇兄受伤也不过来,若……若……不是母后硬逼,你也不会来吧!不许、不……你没资格进房去见皇兄。”朱彤故意说得大声,就是要让房内的皇兄听到。

  “我根本不知道夫君受了伤,倒是小姑很厉害,第一时间就赶来这儿,不会是拦截了家书吧?”邬曦恩沉静的眼眸看向她,声音不疾不徐。

  她粉脸蓦地一红,心虚否认,“胡、胡说”

  杜咏双也仍喘着,她一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愤的看看邬曦恩,“你你少强词夺理,分明就是你看到家书后不肯来这寒冷的北……方,我……跟彤儿才义无反顾……”

  邬曦恩面色一整,“杜姑娘,我的小姑不懂事,知道我夫君受伤却没有告知此事,你若是益发,该提点她做人之道,而非跟着颠倒是非。”

  “你”她合噎带怒的嗓音,像是被欺侮得很惨似的。

  邬曦恩一脸严肃的看向朱彤,“我很希望能对小姑以礼相待,但若是得寸进尺,在这里,我仍会端出嫂子的架子,对不欢迎的人,也会请她离开!”

  经历重生后,她很清楚有时强势一点是必须的,免得愈退让愈卑微。

  “现在,我要见我的丈夫,请你们退开,有些话我不介意在你皇兄面前澄清一下。”她的口气不愠不火,但气势十足,更甭提最后意有所指的弦外之音。

  朱彤瞪着她,不悦的嚼起红唇,劝民狠一踩脚,拉着脸色难看的杜咏双离开。

  见状,小夏跟小朵可乐了,但心里也庆幸,好在主子该软时就软,该硬的时候也很硬,不然有朱彤那样的小姑,不被欺负死才怪!

  邬曦恩示意两个丫鬟留在门外,她上前敲了房门,旋即推门而入。

  屋内是温暖的,而她一眼就对上半躺卧在床上的朱尘劭,他消瘦了些,下颚还有着青湛的胡碴,但他看来一如她记忆中的俊美,不过看到她,那张脸上也没有半点讶异,所以,他早知道她来了?

  那么她也相信,刚刚她跟杜咏双和朱彤的谈话,他也听得一清二楚了。

  朱尘劭确实已得到她前来延安城的消息,几个女人在门外的谈话,内力深厚的他也全听到了。

  事实上,朱彤跟杜咏双来到这里之后,的确说了不少邬曦恩的坏话,但他也不是一个听人嚼舌根就决定喜恶某人的昏庸之辈,真正让他有意见的是梁文钦!

  她跟梁文钦确有几回不合宜的行为,梁文钦虽已妻妾成群,却对她情有独撞,始终无法忘情,就连指婚的消息传出时,两人也曾见面。

  这些事是他在京城安置多年的耳目所查出的,说实话他的确不太舒服,她已是他的妻子就该避嫌,即使是堂姊夫也不该搂抱她。

  但他也知道她无意于他,一切都是梁文钦自作多情,毕竟她确实美得耀眼夺目,如今见到她,他亦不得不承认她比他记忆中的更美!

  天生的气质实在吸引人,一袭月牙白的袍服,双肩缀着白色皮毛,如丝黑发上仅有一只珍珠花钗,身上再也无任何首饰赘物,她却显得雍容华贵、风采非凡!

  他看向站在一旁的田晋,早已看傻了眼。

  天啊!她美得像一朵淡雅的芙蓉,纤细而迷人,刚刚她从门外传进来的嗓音,温柔而坚定,就够让他销魂了,更甭提此刻活像仙子下凡的站在他面前。

  但这对夫妻久未相见,两人四目相对外,房内的氛围也随着两人眼神的变化在改变,身在其中的他,就这么直接被无视。

  终于,她移动了,也总算注意到这屋内不是只有她的亲亲丈夫而己。

  田晋挑眉笑了笑,他的五官斯文俊逸,有一张爱笑的脸孔。

  她向前一福,“这位一定是田晋副将军,抱歉,曦恩刚刚……”

  “没看见我,正常,而且眼力也好,毕竟你跟尘劭只有拜堂洞房见过,却没有搞错,肯定很认真的瞧过他的每一寸一我指的是‘脸’。”

  他开玩笑的话让某人以冷冷的视线射过来伺候,但邬曦恩的粉脸已经配红。

  “你怎么知道他就是田晋?”朱尘劭的口气莫名有些不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