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朱尘劭也一口干尽杯中茶,“不行,他已察觉事情不对劲,有人特意搜集证据,削减他们的势力,甚至已私下撂话,谁敢再妨碍,就对他们进行诛杀。”

  “不管是皇后还是杜千德,还有他们那些党羽,都不知道你就是皇上的密使——”

  田晋停顿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你担心的不是自己,是那些对你忠心耿耿的死士,还有皇太后和皇上!朱尘劭,咱们皇朝不是只有你一个将才,你也不是三头六臂,别把自己当神,你现在可是有妻子的人,想想她吧”

  说到这里,田晋的眼睛闪动着点光,家书已派人送去,再过不久,他应该可以见到久仰的新嫂子了吧。

  妻子?!朱尘劭脑海瞬间浮现邬曦恩那张出尘绝美的容颇。

  他想她吗?太可笑了!

  最多是想念与她之间的缠绵、两人间的气息交融,还有那一日,她裸着上身坐在床上,如云的丝锻长发垂落胸前那诱人的一幕,如此而己……

  又来了!这个硬邦邦又淡漠的男人,在骋驰沙场时可是犀利又冷酷,但每每提到他的新婚妻子时就会不自觉失神的微笑。

  田晋的眼中露出一抹玩昧,这就是他想一睹嫂子庐山真面目的原因啊。

  远在京城的邬曦恩此刻正在皇宫与皇太后见面,只有赫公公在一旁伺候。

  “尘劭带兵打了胜仗却受伤的事,你知道吗?”皇太后开门见山的道。

  邬曦恩一怔,“臣媳不知,严重吗?”她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呃……有点严重。”皇太后拧紧了眉头,就她得到的消息,皇儿的好友兼下属田晋分明在事发后就派快马送信到景王府,但媳妇儿不知道,可是彤儿跟咏双却早一步前往延安城,难不成是彤儿搞的鬼?该死!那丫头真是乱来!

  “母后,王爷到底伤到哪了?”她忍不住再追问。

  “肩头跟腰侧各中了一箭一刀,也不知皇儿在想什么,竟然带着那样的伤就要回京,还是田晋好说歹说才让他先留在延安城养伤。”皇太后摇摇头,“即使做了这样的安排,但尘劭还是很勉强才答应留在那里,你要不要去看看?听说你的医术极好。”

  她理应该过去,只是……

  “夫君战事告捷,不顾身上伤势却急着回京,是否还有什么未竟之事?”她尚未自恋到会认为夫君是为了她这名新婚妻子而急着返回的。

  皇太后被问得语塞,表情亦见为难,外戚势力遭打压,杜千德已有所感,并有了行动,皇帝已派人在盯梢,就是希望别让他奔波,能好好养伤,遂极力隐瞒这事儿,但若是让尘劭回京,以他的敏锐度,要隐瞒可比登天还难。

  “那孩子闲不下来吧,谁知道还要做什么,只是,就哀家知道的消息是,彤儿已经拉着咏双过去了。”皇太后随口带过问题。

  她一楞,难怪近日都不见两人上王府找碴,但朱彤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咏双心仪皇儿的事众人皆知,就算皇儿娶了你,她也不死心,哀家知道她在想什么,要真嫁给皇儿,凭她的身分,只会与你是平妻,不会在你之下。”她话说得直白,神情慈祥的握住邬曦恩的手,“但他不需要两个妻子,那孩子心里有创伤,不想再克死第三人,

  是哀家坚持他为国为家人付出么多,不该孤独一生的。”

  这是一个深爱儿子的母亲,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太后,邬曦恩是感动的,她何其幸运有这么一个慈爱的婆婆。

  “母后,我会陪着他、为他医治伤口,也要为他填补心里的孤寂,因为我是他的妻子,是命中注定与他一生一世的伴侣。”

  皇太后松了口气,她就怕她退却啊,她眼露赞赏,“好、好!不过,皇儿冷峻难接近,如果你真心相待,他仍冷冰冰的,你派人送信回来,母后定会抽空前往,帮忙拿锤子敲一敲他的头。”

  “谢谢母后,但若是如此,请先容许臣媳以温水浇个三天三夜,若真不成,再请母后施以锤子之刑。”她微笑应对,深明母后这席话只是玩笑之语。

  皇太后不由得莞尔一笑,深深的看着她。

  真是个好媳妇,除了沉鱼落雁的美丽容颇外,还有个聪明睿智的脑袋,尤其她整个人很鲜活,眼神透着点顽皮,不是那种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

  但论气质,她又比那些大家闺秀出色几分,什么场合该是什么模样也都有分寸,虽然才进门不久,但她得知她对府里的人都很好,谦恭有礼,毫无主子架子,赏罚分明,很受奴才们敬重。

  比起杜咏双和彤儿,她爱护奴才、将心比心,关照下人,耳闻有人被欺凌,会慎重其事的找来询问,若有仗势欺人的事发生,不管对象,只管是非,大家对这个新王妃可是相当喜爱。

  最重要的是,心眼雪亮的她也没有让彤儿与咏双在王府撒野,不是个娇弱好欺凌的女子,应该很适合把自己的心困在心牢里的尘劭才是。

  “依礼,你这新嫁娘要到皇宫来贺年,一起跟着祭祖拜神,但哀家恩准你缺席,替哀家好好的跟皇儿过个年。”

  “是,母后。”她也是迫不及待想去见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