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毕竟已是景王妃,邬曦恩知道行为该有分寸,不好常常往娘家跑,一个月才回去国公府一次,但每一回总是带了大包小包,其中还有老太君惯吃的补身药材,若是有人身子不爽,她也会顺势看病,所以,许多老夫人们也会在得知她回府后跟着上门拜访,一天下来,没到晚膳时间是回不来的。

  然而,就在马车离开后不久,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的传来,不一会儿,一匹高大黑马便抵达大门口,马背上的小兵急扯瘤绳,翻身下了马背,正要进门,一声娇斥声陡起——

  “慢着!”

  一顶轿子正好来到门口,下轿的正是朱彤,这名小兵她是识得的,毕竟为了帮杜咏双,她们可是在延安城待了好几个月。

  “彤儿公主吉祥。”小兵立即拱手行礼,但她的目光落在他拿在手上的信封,他也注意到了,连忙说,“这是田副将命小的送给王妃的信。”

  怯!一想到那个对她爱理不理的副将军田晋,她就一肚子火,她直接把信抽走,小兵一楞,但又不敢要回来。

  朱彤给了身边丫鬟一个眼神,丫鬟立即掏出一包银两赏给他,小兵收下后,有些迟疑的问道:“呃,谢谢公主,但小的需不需要等王妃回封信给小的送回?”

  “不用了,回去吧。”反正信又不是皇兄写的,而田晋那家伙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她得意的想着。

  小兵无奈,只能再揖行礼后策马离去。

  待人离去后,朱彤迫不及待展信一看,“皇兄受重伤?”她心思一转,立即将信揣入怀里,交代丫鬟准备行囊。

  稍晚,她就乘马车去相府找杜咏双,告知信件内容,“皇兄打了胜仗却受重伤,这几日将送到延安城去养伤,你只要衣不解带的照顾皇兄,皇兄一定会很感动,愿意娶你为妻。”

  “那邬曦恩呢?”说到她,杜咏双的脸就黑了一半,她不是个好应付的人。

  朱彤得意一笑,“我拦截了信,她不会知道的,我们刚好可以从中作文童,让皇兄讨厌她!”

  “彤儿,你真是我的好朋友,我去跟爹说说,你等我。”杜咏双笑容满面的握了握她的手,随即往父亲的书房跑去。

  一进到书房,杜咏双随即开心的向父亲说明事情经过。

  “很好,你去吧。”杜千德一脸鼓舞,“这一回别再弄砸了则

  “我知道,爹。”

  杜千德看着女儿喜形于色的离开。

  他抚着山羊胡,希望这一次女儿能顺利得到朱尘劭,他的势力已在动摇,虽然调查谁在扯他后腿的事已有眉目,但如果能跟握有兵权的朱尘劭成了姻亲,那神秘组织要将他拉下来,可就难上加难了……

  该死的,他要起身竟这么难!朱尘劭在心中低咒后,望着窗外,延安城已是一片银白世界了,雪花片片飘落,他却只能躺卧在榻上。

  他抿紧了唇,黑眸里闪动着痛楚与愤怒,不管是肩上的箭伤还是腹际的刀伤,因为他这稍微起身的动作,伤口又裂开,绷带又渗血了。

  他得困在这里多久?已经在边境打了几个月的战争,终于在大雪纷飞前打赢了,却也随即得到消息,他在忙着打仗时,杜千德一党也很忙碌,尤其是皇后的多名亲族更是保荐官员、积极结党,有壮大气势的野心,也有未雨绸缪防患未然之心。

  如此积极,绝非国家社傻之福,但身为密使组织领袖的他却动弹不得。

  伤已治了几天,却不见好转,要他天天躺在床上休养,他实在躺不住了!

  他试着再起身,田晋正巧走进房间来。

  “你怎么又起来了,就不能听听何老大夫的话?他一定又要叹气了”他受不了的走上前来,看似粗鲁却小心的避开他身上的伤,再将他压回榻上。

  “又不碍事。”

  “肩上跟腰侧都有两个大窟窿还不碍事?!而且,肩上中的那一箭还是沾了毒的,看!伤口肯定又裂了门田晋气得哇哇大叫,毫无一个副将军该有的沉稳,急呼呼的又转身出去,将大夫给抓了进来,重新替他包扎,嘴巴仍忍不住碎念,“战事已歇,你就可以这样糟踢自

  己的身体吗?”

  田晋是官臣子弟,也是朱尘劭最好的朋友,更是他的副将,多年以来,陪着他度过了戒马生涯。

  这一次大战,一群马上精兵在朱尘劭的率领下将敌兵直逼后退,这一撤可撒了千里远,本以为可以开开心心的凯旋回京,谁知道在返回扎营的一处山谷时,竟遭到敌方残兵袭击,朱尘劭为了救没有警戒心的他,及时为他挡了一箭,在两方交兵时,因右肩毒箭的毒往

  血液里扩散,他视线恍惚又中了敌兵一刀,好在命大没伤及要害,要不这一回就要去见阎王了。

  朱尘劭原就不是多话之人,只是沉默听着好友碎念,同时面无表情的让咳声叹气的老大夫重新包扎伤口,等到大夫退出房间,一向冷静的他才开口,“我必须回京。”

  “又是为了杜千德那个笑面虎?有必要吗?”田晋撇撇嘴,再从桌上倒了两杯茶,一杯拿给他,自己则喝了一大口,“反正他培养势力,你就砍他势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