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她脸红心跳,身体也莫名产生热烫感,在他倾身靠近她与她手肘微勾时,她的心跳更快了。

  他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处子香,美人醉酒,一向心定的他竟在与她眼神交会时有了异样悸动。

  香醉的酒滑烧入腹,她粉脸更红,但不忘拿走他手上的酒杯,却突然想到,接下来,就是那件事了吗?

  他注意到她原本配红的脸蛋在瞬间变得苍白,美眸也浮上不安。

  她吞咽了一口口水,“我、我拿杯子回桌。”她起身,但身子突然一软,又跌坐回床上,她羞窘得不敢看向丈夫,她竟脚软了!

  他看着她,想到她的不解人事,但眼里强撑的勇敢竟令他忍俊不住,明明膝盖发软得站不起身啊,他心里萌生一股奇妙的感受。

  这一回,他接过她手上的杯子,放置到桌上后,转身走回来,就见她仍以明亮的眼眸直视着自己,可惜那摆放在膝上的小手微微颤抖,泄漏了她的害怕。

  他向来对风月之事甚为淡漠,再加上死了两任妻子,对女人更是兴趣缺缺,但眼前的美人见却轻易勾起他的兴致。

  她是他的妻子,或许她比前两任都勇敢而坚韧。

  这是他目前从她强撑的优雅看出的个性,那么就算她真见到了鬼,也不会做任何伤及自己生命的事吧?!

  他走到她面前,摘下凤冠放到桌上,接着解下她身上的霞帕。

  她屏气凝神,动也不敢动,但他的动作轻柔徐缓,多少减低了她的不安。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耐心对待这么一个初见的女子,但她没有刻意装羞,也没畏惧到哭哭啼啼,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沉静的坐着。

  他拿下一支支发簪,看着那头如云秀发披散而下,衬托得那张丽颤更为动人,他拉下床帐,拥着她躺卧床上。

  一躺下,邬曦恩更能察觉到彼此的差异,她的头只能靠在他的胸膛,硬邦邦却很温暖,他结实有力的手臂更比她的手要粗上一倍多。

  天啊,他太高大,她却如此娇小,而梁文钦身材英挺,但与朱尘劭一比就又小了一号,这、这怎么办呢,他那里肯定更——

  她脸色发白,不成!再怎么难,她也要咬牙提下来,即使过去的经验让她极度害怕男女交欢,但她重生了,她的丈夫也不一样,所以,不会有事的!不要害怕!

  邬曦恩其实怕死了,但她在心里一直鼓舞自己。

  朱尘劭瞧她一副要勇敢上战场赴死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听到他低沉而愉悦的笑声,她困窘无措,似乎看出她的尴尬,他轻柔的吻上她的唇,试探轻啄。那青涩甜美的味道超乎他的想象,他慢慢褪下了她身上的金色袍、红织裙后,大手轻轻爱抚她的丰满。

  如此柔弱纤美的她竟有一副好身材!

  他的欲望益发沸腾,但她微微颤抖及无措的呻吟,却让他放慢了满足情欲的节奏,没有贪婪的掠夺,而是以自己都难以想象的温柔爱抚她。

  她僵硬害怕的身体慢慢被情欲挑起了温度,呼吸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这细微的变化莫名取悦了他。

  然而,他浑身炽烈却不得不压抑狂涨的欲火,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她那水灵灵如合秋水的眼眸,仍有着畏惧存在。

  他温柔的吻继续往她的胭体巡礼,她不由自主的拱起身子,却瑟瑟发抖。

  快来了吗?那粗暴的占有……一想到这,她的身子瞬间变得僵硬。

  “放松……”

  他低声安抚,灼热的唇轻吭她的左耳,看着她动人的困体,再次以唇舌挑逗她的情欲,直至她忘形呻吟,他才进入她。

  没有她想象中的痛,她的惊喘痛呼声也消失在他温柔的深吻中,她所害怕的男女交欢,竟得到意想不到的欢愉,温柔的他极尽所能的让她感受到被珍惜的感觉,也体会到情欲的美好。

  这是她第一次沉溺在激情里,还因那股强烈的喜悦得到满足,几乎要昏厥过去,他再次吻她,原以为他会再次占有,但他只是一再轻抚轻吻,让她在酥麻欲睡的状况下,只感觉到有冰冰凉凉的东西敷上了她的肌肤,很舒服,舒服到磕睡虫悄悄进驻她的脑海,恍惚中,她呼吸平稳的沉沉睡去。

  朱尘劭温柔的为自己在她身上留下的吻痕敷上药膏后,再为她盖好被褥。

  他深深的凝着她美丽的容颇,他还想要她,长期的军旅生涯与练武的习惯,让他拥有过人的体力,一旦身体有需求时,他也会找花娘解决,一夜两、三次不是问题,但他的妻子……

  对她,他心里莫名起了一股珍惜与不舍。

  翌日,一个极轻微的动作让邬曦恩从睡梦中被惊醒,在看到充满喜气的珠帘床帐,她顿时想起自己已成为人妻,连忙坐起身来,双眸却对上了站在床边的丈夫。

  看来他已经醒来有一会儿了,身上一袭圆领紫袍,更衬托出他的英挺非凡。

  他凝盼着她的黑眸转为深幽,而床上的美人儿尚未察觉到自己的赤裸,还不知所措的直视着他。

  她全身仍感到酸疼,一想到昨夜发生的事,念头陡地一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