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只见该名死士双手捧着一大迭帐本及书信,必恭必敬的交给朱尘劭,再向皇上行礼后,又隐身至廊柱后方。

  “这些罪状足以证明靖城知府罗德财的恶行,皇上可以派人逮捕他,相爷一党的势力又少了一名大员。”朱尘劭冷静的说着。

  皇帝看着那么多的证据,很清楚这得花费多少心力及人力才能弄到手,而运筹帷帽的就是他眼前几乎十全十美的皇弟。

  “说来真是汗颤,皇弟平日驻守边关,还不时得从西北潜伏回京,查办那些机密叛变或贪赃枉法的事……”他叹息一声,“所谓的内忧外患都由皇弟替朕一肩扛起,朕却高高坐在这金碧辉煌的龙椅上,享受权势荣华与众人的爱戴。”

  “还有虚与委蛇、权力斗争与尔虞我诈,这些都是皇兄比臣弟适合生在这张龙椅上的主因。”他的语气极为肯定。

  行事沉稳但生性浪荡的他,有个不定的灵魂,无法将自己困在皇宫这个奢华的笼子里。

  皇帝哪不明白皇弟的性子,只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即便他也曾向往飞出皇宫的生活,他笑着摇头,“我看依皇弟嫉恶如仇的性子,那些矜功自伐的大官们,到最后都会被皇帝罢官流放到一个不剩了。”

  “那些人是毒瘤,早晚要除,尤其是以杜千德为首的一干人等。”

  “朕明白,不动他的理由,你我都清楚,只是,朕的身边也因而只有几个人信得过,而皇弟是最重要的一个,母后这次是真的很用心的与国师……”

  “臣弟得先回西北了,臣弟告退。”

  朱尘劭拱手一揖,转身就走,只见两道黑色身影一闪即逝的往宫外飞掠而去。

  皇帝瞪眼无言,真是的,一谈婚事就逃,真不知道像谁!

  半个月后,一纸皇上指婚的圣旨就来到了国公府,邬家人恭恭敬敬的跪了一地听旨,顿时,国公府内一片愁云惨雾。

  最不舍的当推老太君,接下圣旨后,老眼都泛泪光了。

  邬曦恩没空理会这从天而降的喜讯,只忙着安慰老人家。

  小夏跟小朵更是泪涟涟,低声说着打抱不平的话,也不怕被砍了头。

  但府里上上下下也深有同感,景王已死了两任妻子,分明是克妻命,皇上怎么能以指婚胁迫,分明是要曦恩送死嘛!但就算心里这么想,他们也不敢大放厥词,怕祸从口出。

  只是,一想到邬曦恩可能活不久,大家心里都很难过。

  但每个人伤心的原因不同,有的是真心喜欢她,有的是想到府里人才雕零,好不容易出了个才女,除了医术、功夫了得,绣功也行,而邬家稍具规模的商行能撑下来,

  她也在帐务上帮了不少忙,因此有不少人更希望她能嫁至梁王府,因为王府就在京城近郊,若出了什么事也能就近帮忙。

  景王府虽然也在京城内,但景王一年在京城的时间可能连一个月都不足,所谓的出嫁从夫,曦恩不是得到延安城就是去西北军营,国公府少了她,情况可更惨了。

  但不管再怎么不情愿,他们哪能抗旨,根本只有等死的分儿!

  第二天,得到消息的梁文钦更是快马奔至国公府,忘了自己的身分,抓了人就问邬曦恩在哪里。

  “曦恩姑娘在后面的仆役院。”一名丫鬟被他眼中的急迫吓到差点没脚软。

  梁文钦很快的来到后院,就见一大群奴才围着她,有的直掉泪、有的哭出声来。

  邬曦恩正握着一名老太婆的手,“别哭嘛,不是说好了,我有空一定会常回来看大家,也一定要吃康婆婆亲手熬煮的素菜粥,所以,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可是……”康婆婆硬咽,心里难过的想着不知她能看多久、吃多久,她善良的好小姐,为什么要嫁给有克妻命的王爷?老天爷也太不长眼了吧!

  康婆婆忍不住老泪纵横,身旁的长工儿子也眼眶泛红。

  蓦地,一只大手穿过人群,握住邬曦恩的手腕就往另一边走去。

  “堂姊夫?”邬曦恩吓了一跳。

  小夏跟小朵更是直觉要跟上去。

  “不准跟来!”他回身喝斤。

  两个丫鬟想跟又不敢跟,直到见到主子摇头,她们只好站在原地,看着梁文钦拉着小姐往院中亭子走去。

  但未到亭子,邬曦恩就抽回手,“此举不宜。”

  梁文钦只能抑制自己强烈想将她带离国公府的渴望,与她走到亭子后,合情脉脉的看着她道:“别嫁,你会被克死的。”他舍不得,天知道他多想拥她入怀,好好爱护她、保护她。

  嫁给你,才是死路一条!

  她淡淡的看着他,“若真如此,那也是曦恩的命。”

  “可是我……”他陡地上前,忘情的双手握住她的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