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皇太后微微一笑,“你如此体恤哀家,不惜把堂妹的命格说出,总有个理由吧?”

  邬诗媛也明白太后一定会间的,她知道只有说实话才能消除太后心中的疑虑,“不瞒太后,世子爷心仪堂妹,虽已有多名妻妾,仍心心念念着她。”

  “既有妻妾,多一名妹妹共事一夫,也不是不可能。”话说到这里,一旁的秦嬷披走上前来,咬了咬耳朵,皇太后这才明白的点点头,“邬曦恩也是正妻所出,为妾自然不妥,所以……”

  “是的,世子爷有意以臣妾多年未生下一儿半女为由休离臣妾,太后也是女人,定能理解,然而臣妾不是自私,一来臣妾若被休离,对娘家也是丢脸的事儿,二来,太后也能了结心中事,也是两全其美了。”

  这大话可真是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她分明是为自己盘算的成分居多吧!

  皇太后心眼明亮,“我明白了,你可以回去了。”

  “太后?”她一楞,就这样?

  “哀家自有定夺。”她神情冷肃。

  “是。”邬诗媛带着上心志不安的心,行礼退下。

  皇太后见她走了,神情丕变,她兴致勃勃的看着身旁的两位贴身奴才,“你们都识得曦恩那个孩子?”

  秦嬷嬷微笑点头,“是,事实上城里的百姓大多识得她,允文允武,还有过人的医术,最让人谈论的不是她那张如天仙下凡的容貌,而是奉侍国公府的老太君不遗余力,不管是大房、二房、堂姊妹们,甚至是下人的大小事,能帮的她都帮,就连在外若是知悉穷人家困苦漂倒,她也会送米送粮,是个有菩萨心肠的好姑娘。”

  “怎么哀家都不知道有这么好的姑娘?”她可纳闷了。

  “太后,她行事极为低调,而且大多在家习医、侍奉老太君,无论是各府的邀宴或是各家小姐们的聚会,都不曾出席。”赫公公也是赞不绝口,“会有那么多人识得她,其实都是私下流传的,那孩子不爱出风头。”

  “如此的好姑娘,怎地还没婚配?”她是真的好奇。

  “上门求亲的媒婆都快将门槛踩平了,可是老太君疼她入心,还舍不得为她婚配呢。”秦嬷嬷顿了一下,又道:“事实上,奴才也曾想过……”

  她看了赫公公一眼,他立即接话,“是啊,一开始是曦恩姑娘年纪太小,这几年景王在西北领兵征战,这一年才又听太后想为景王讨房妻子,奴才跟秦嬷嬷才想要跟太后提,就又听到国师提到要有特别的命格才能破煞。”

  皇太后明白的点点头,“所以你们就没提了,但如此看来,有缘就是有缘,不过,目前要确定的就是她的命格。”

  “是,奴才马上派人去查。”赫公公立即拱手退了出去。

  皇太后笑容可掬的从座位上起身,“太好了,今天心情真是好,哀家那个一谈起婚事眉头就要打结的皇儿,晚一会儿也能见到,但是那孩子一旦知道我又要他成家……”

  她脸上苦恼,但眼睛随即一亮,“对了,见皇帝去。”

  “是。”秦嬷嬷偷偷一笑,扶着太后往皇帝的宫殿而去。看来太后要将烫手山芋丢给皇上了。

  在议事殿内,皇帝坐在龙座上,长桌上有许多奏章,另一边站有两名太监,身后还有两名宫女一上一下的执扇扇风,宫殿外,也站了一整排侍卫,看来威势十足,不过,在见到亲爱的母后大人仅带着最信任的秦嬷披来时,他暗暗的呻吟一声,知道母后又要他独自面对皇弟的怒火了。

  明知如此,他还是在屏退左右后放下奏折,听母后道来寻找皇弟之妻一事有谱,再笑咪咪的交代他,“这事儿,稍后见着皇儿,就请皇上跟他好好谈谈。”

  “母后,你这根本是先斩后奏,皇弟就算不悦但也不致忏逆,你大可与他面对面的谈。”皇帝和颜悦色的建议,也不怎么想单独面对皇弟的怒火。

  “皇儿硬邦邦的,喜怒不形干色,母后瞧了会怕。”皇太后装出一脸难过。

  他无奈低头,而秦嬷嬷也已低头偷笑。最好是会怕啦,她可是看着皇太后长大的,深知她可是有熊心豹子胆。

  此时,宫中内侍突然快步行来,双手一拱一揖,“皇上,相爷有要事面圣,希望皇上和皇太后一同接见。”

  “宣他进来吧。”皇帝只能点头。

  “真是扫兴,哀家不喜欢看到他,不过……”皇太后有些没好气的瞧了皇帝一眼,“相爷的眼线在宫里是否愈来愈多了,连哀家跟皇帝在一起也知道?”

  皇上只好无奈地苦笑,“朕会努力。”

  言下之意,也只有母子俩心知肚明。

  七年前,皇室政变,幸赖手握兵权的景王起兵拥立,皇帝才能顺利登基继位,然而即位不久,西北边关蠢动,外族进犯中原,当景王在扦卫国士时,自认也在皇帝继位时出了大力的皇后娘家却忙着揽权。

  尤其是宰相杜千德,身为皇后的亲兄长,他与皇后联手,为家人安排了不少要职,甚至在重要部门封官任职,极尽提拔之能事。

  若非皇上及时发现,以废后阻止皇后再干涉朝政,重用外戚的情况可能会益发严重。

  然而尽管皇后不敢再惨和造次,相爷却为了巩固权力,仍不遗余力的在外培植自己的势力,矜功专权,情况越趋严重,已成为朝中新的内忧。

  还好,皇帝有一批御用密使在替他解决那些原本就占着高官位置,又与新官纠集势力,在全国各地横行成患的外戚,他们在秘密取得罪证后,即让皇帝派人逮捕,再流放偏远地区,消退势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