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老太君语气透着凝重,她的脚步顿时一歇,贴身在墙边,偷偷看向书房内,就见大夫人点头,但脸上也难掩忧心。

  “怎么会这巧?曦恩的生辰算出来就是所谓的‘天乙拱命格’,一生好运,能逢凶化吉,竟也是国师算出来能破景王克妻命格的真命天女。”

  老太君也叹气,“不好的巧合!好在这事是太后派亲信私底下过来打听的,要不赫公公不会要我们保密。”

  “也是,但我想王公贵族中有闺女符合十二月卯时出生的,也会跟我们一样隐瞒下来吧,谁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去破景王的阴煞?能破就富贵荣华享用不尽,反之就是一命呜呼了”

  “这事儿绝不能对外张扬,我们更要闭紧口,曦恩才不会嫁给景王。”

  “我看还得早一点让她出阁,看来老天爷已做了安排。我宁可让她去跟诗媛共事一夫,也总比她嫁给景王没多久就香消玉损的好。”

  大夫人这顺口一说,老太君却是迟疑,“这事我想还是问过她的意思后再做决定,让她当妾,我实在舍不得,景王若没有克妻命,跟曦恩就是邬才女貌,他的条件与世子相比,可是更胜一筹。”

  “也是。”这一点,连大夫人也不得不承认。

  窗外的邬诗媛却是沉眉敛目,听起来,曦恩跟丈夫的婚事似乎有谱。

  不成,依丈夫对曦恩的迷恋,她这正室之位早晚会被她踢下去的,何况,若是老太君亲允了婚事,而非她用计让丈夫得到曦恩,她便毫无筹码和他谈条件……

  她愈想愈觉得不妥,看来只有让丈夫断了念,才是如今唯一能保全她地位的办法!

  心思既定,她走到书房门口,举手敲门后便推门进去。

  老太君一见到她,不由得一楞,“你怎么来了?身子可还好?”

  “谢谢太君关心,在服了曦恩的一帖药后就好了大半,但昨天她身子也不好,她回来可有说什么?”这反而是她比较担心的。

  “没说什么,只说身子微恙,想躺一会儿休息,今天倒是一早就出去了。”

  老太君看看大夫人以眼神请示要不要告知刚刚那件事,她随即摇头,什么都还没定,说了也是白说。

  没说代表她没察觉到任何异样吧?邬诗媛松了口气,见到案上的邀帖,她眼睛一亮的走了过去,“听总管说赫公公过来送帖子,是太后邀太君去看戏,唉,我心情也挺闷的,不如,我陪太君一起去看戏,好吗?”

  “当然好,曦恩那孩子一定没兴致陪我去。”老太君脱口而出。

  曦恩、曦恩,每个人都爱她吗?邬诗媛把怨恨全咽下肚去,等着吧,绝对会有个“好”消息让你们每个人都后悔把她捧上了天!

  翌日午后三刻,老太君在邬诗媛的陪伴下乘坐马车进宫,看戏班子唱戏。

  戏台下,皇太后等后妃女眷坐得满满的,座位前皆有小桌子摆了茶水及精致的糕讲,戏台两旁还有太监、宫女等候主子差遣。

  戏台上,小旦媚眼勾人,举手投足皆是风情,细腻嬷转的歌声扣人心弦,让皇太后等人是听得如痴如醉,唯一的例外只有邬诗媛,她觉得时间极为漫长,好不容易等到戏演完了,众人纷纷上前恭送皇太后回宫休息,她更急了,她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之后要见上太后一面可就难了。

  她眼尖的看到赫公公从另一头走过来,连忙快步走过去,趁着老太君跟皇太后说话的当下,连忙低声向头发花白的赫公公说了些话,他眼睛马上一员。

  “请跟咱家过来。”

  她点点头,回头看了老太君一眼,再请一名宫女传了句“她身子不舒服,先行回府”的话,即快步跟上赫公公,穿过皇宫内处处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才来到皇太后的宫殿,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到雍容华贵的皇太后让赫公公给搅扶看进宫,身边还跟了一名两鬓发白的老嬷嬷,身后则是六名宫女。

  她欠身低头,不敢直视。

  皇太后要六名宫女全退下后,直视着邬诗媛,“听说你得知一个极可能符合哀家想寻找的特殊命格的闺女?”

  邬诗媛上前福身,长听垂敛,一派恭敬,“是的,太后。”

  她随即将邬曦恩的事告知,再不以为然的道:“臣妾为家中长辈鱼欲掩藏曦恩这颗明珠的行为感到羞愧不已,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太后为景王的终身有多么伤神。”

  赫公公跟秦嬷嬷互看一眼,再将目光移到主子身上,太后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而伺候她超过三十年的他们,更清楚她可不是个会随便听信他人言的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