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邬诗媛伸长了手臂要拉住她,但邬曦恩退后两步后,却见堂姊竟飞快的下了床,而自己的视线已然重迭,见到的是两个身影。

  她凝聚内力,让自己的意识集中,但脚步竟己踉跄,不可以!难道命运在绕了一圈让她重生后,仍做了一样的安排?

  不!她拒绝向命运屈服!

  “小夏……小朵门她踉踉跄跄的要往房门走,但邬诗媛已拉住她的手,那力道可不小,她心一慌,更是用力的叫了出来,“小夏!小朵。”

  两个丫鬟立即冲进房内,正巧迎上差点跌倒的她。“小姐,你怎么了?”

  她们其实很不放心小姐,从小姐十一岁那年开始,就常常作恶梦,而且都伴着凄厉的叫声,直到这两年才好一点,刚刚唤她们名字时,那音调听来吓人得很。

  邬诗媛故作忧心的道:“她突然不舒服,我起床要她躺下,她却不想打扰我,急着离开,你们赶快扶她上床休息吧。”

  两个丫鬟还真的要照做,邬曦恩害怕的摇头,虚弱低喃,“不,我要回去”

  “你们快扶她上床,要不万一出了什么事,她可是老太君的宝贝,我哪担待得起门邬诗媛也很急,乘隙给了自己的贴身丫鬃一个眼神。

  她明白的马上过去帮忙,只是她不懂,邬曦恩怎么会吸了那么多迷香还不昏,她跟主子可是先吃了解药的。

  但邬曦恩再度摇头,她相信今日她若不是个练家子,早就昏厥过去任人宰割了,她脸色苍白却极为严肃的看着小夏跟小朵,“快!我……我必须回去,不然~一会死、会死”

  两个忠心的丫鬟一听,脸色大变,扶着她就往外走,“我们马上带小姐回去。”

  见状,邬诗媛奔上前来还想阻止,“曦妹妹,你怎么会死?”

  尚未说完,邬曦恩就给了她一个心痛又愤怒的眼神,她心中一惊,顿时不敢再拦阻。

  那双美丽的眼眸充满控诉,像在指责她,又像很清楚她正在打什么鬼主意,不!不可能的!一定是她多心了,知道这事的只有她跟丈夫,还有她的贴身丫鬟。

  “主子,她们走了,怎么办?算算时间,世子爷已经要从别院走过来了,而曦恩姑娘应该要在床上等他才是啊。”

  丫鬟紧张的话语唤醒了她,邬诗媛咬着下唇,回身上了床,“等会儿天就黑了,别点灯。”

  “是。”丫鬟马上就明白了,也好,世子爷好久没和主子欢爱,看看有没有机会让主子怀个孩子。

  但是,她们显然都小看了梁文钦妄想得到邬曦恩的心。

  门在此刻被打开了,梁文钦走了进来,房里除了这对他看烦了的主仆外,哪有他最爱的曦恩?

  “人呢?!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笑意消失在那张俊脸上,他上前怒问。

  邬诗媛连忙示意丫鬟退下,双手紧抓着丈夫,露出讨好的笑容,“她走了,但我也能伺候你,今晚,也许我的肚皮就争气了。”

  “但我一点也不想要你。”他一脸嫌恶的甩袖推开她。

  她一个重心不稳跪跌在地,却又巴住他的脚,“我可以再想法子让你得到曦恩,你别走,好不好”

  “等你把她送上我的床再说,不然,我不介意再写一张休书给你。”

  她急得又说:“那我找其他姊妹,像是四房的金丫头……”

  “我只要她!即便要把你们这些庸脂俗粉全休了才能得到她,我也愿意则他眸光坚定的瞪了她一眼,粗鲁的抽起脚,往门口走去。

  邬诗援双手紧握,力道之大,指尖已经刺疼了掌心,但她的心更痛!

  翌日,邬诗媛反以探病为由,去了一趟国公府看邬曦恩,但邬曦恩一早就带着两名丫鬟上山采药,还没回来,想来身子骨没事了,只是,曦恩的事还是得从老太君那里着手才是。

  思绪百转千回的她看着眼前的总管,“我去见见老太君。”

  “老太君跟大夫人正在书房接见赫公公,公公送来邀帖,好像是太后找了南方知名戏团到皇宫搭台唱戏,从明儿个开始一连演出几出,要邀一些皇亲女眷一同观赏。”

  赫公公不是皇太后身边最得宠的老太监?只是邀帖送到即可,何必移身书房?她燮眉看着总管,“你忙你的吧。”

  府里总管退下,她则要丫鬟待在厅堂候着,径自往太君所住的解兰院走去,但还没到书房门口,就从一边的窗户看见老太监打揖行礼后离去。

  她行经窗户,正要转弯到门口时——

  “这事绝不许说出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