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她点点头,看来不走这一趟是不成了,虽然她的努力至少让老太君多了不舍,但就怕命运会再度回到原来的轨迹,那么她又该如何面对?

  夏日甫过,初秋时分,遍地山野换了颜色,橘黄色的层层枫红缀满山间,位于京城近郊的梁王府占地极广,据闻梁王生性不喜热闹,再加上妻子身子骨一直欠佳,这几年又动不动就染了风寒,遂移居较温暖的南方,除了在世子梁文钦纳侧妃时曾回来小住几天,便不曾回京。

  华丽马车进到王府大院,重生后这几年,她不曾来过,这里有着她的血泪和不堪回首的过去,然而……为什么眼前这一幕如此熟悉?

  右手边花园,两名年轻丫鬟一边洒扫一边嬉闹,在见到她后,即呆楞的张嘴。

  府里老总管笑脸迎上来后,不经意瞧见两个丫头看着她直瞧,连忙喝斤,“这位是国公府的曦恩姑娘,不会行礼?”

  两人急急行礼,“见过曦恩姑娘。”

  老总管再次向前跟她道歉,“没长眼的奴才冒犯了曦恩姑娘,还请姑娘见谅。”

  她艰涩着声音道:“没事,世子妃怎么了?”

  “世子妃突然昏了,虽然醒来,但食不下咽,偏偏世子爷又不在,麻烦曦恩姑娘去看看。”

  她忐忑的跟着总管的步伐走,却不愿去看这里的一树一花,然而,眼前的场景怎么会如此熟悉,像是看过的……她想了又想,蓦地急喘了一声,头皮发麻。老夭爷!就是这一夭,她失了身却毫无印象!

  脚步惊骇一停,她竟已站在堂姊的房门口。

  “请,曦恩姑娘。”

  总管的话在身后响起,她只能逼自己踏进门,却忍不住回头,没错,当年的小夏跟小朵原本也是跟着同行的。

  甫进入这间富丽堂皇的卧房,图桌上插看几株兰花,蓝白瓷的茶盘上,也有几道未曾动过的饭菜,她香咽了一口口水,天啊,场景竟与那日一模一样!

  接下来,两个丫鬟会被堂姊斥退吗?她惊恐的回想起当初的一切。

  “小夏跟小朵都下去,我有些体己话想同妹妹说。”邬诗援虚弱的躺在床上道。

  小夏只得放下手上的药箱,跟着小朵先行退下。

  邬曦恩干涩的喉咙竟发不出声音要她们留下,而留在门口的总管跟服侍堂姊的丫鬟也已离开,但房里还有另一名贴身丫鬟,曾经也是帮堂姊虐杀她的帮手之一。

  她揪着一颗心,看着那名丫鬟将躺卧在柔软床榻上的堂姊半扶坐起、靠在床头后,又连忙端来一杯温热的茶给她喝。

  她不敢喝,双手更是微微颤抖,记忆中,她是在喝了这杯茶后就失去意识,而当年的自己没有习医,傻傻的喝了,可现在的她却从茶香里隐隐闻到一股药味。

  “我不渴。”

  她脸色微白的将手上的茶杯放回桌上,她绝不能再重蹈覆辙,绝不!

  邬诗媛不由得一怔,飞快的与丫鬟交换一个目光,再挤出笑容看着坐到床缘的邬曦恩,“国公府到这里也有一段路,先喝杯茶解解渴……”

  “没关系,堂姊不是不舒服?我替你把个脉、开个药方就得回府,我还有事要忙。”她挤出笑容就伸出手掀开堂姊身上的被褥,要为她把脉。

  这么急?邬诗媛不由得紧张起来,她悄悄给了贴身丫鬟一个眼神,她随即明白的将摆放在贵妃椅旁的熏香点燃后,黑犬默退到一旁。

  邬曦恩仔细的把了脉,这才将堂姊的手放回被梅内,“堂姊身子无碍。”

  她马上摇头,“不可能,我头很疼,一连两个月的癸水没来,找了大夫来看,但并未有孕,可身子骨就是很沉重,稍早还昏厥了。”

  邬曦恩深吸口气,压抑想逃离的冲动,尤其是堂姊躺着的这张床,那总让她想起她醒时见到堂姊夫裸身在侧的一幕。

  “堂姊月事不顺,要有孕自是不易,平日别想太多,你只是太烦恼、紧张又焦躁,气血稍有不顺,我开个药方让你服用就好。”

  她随即起身,走到一旁的桌前,写了一帖药方交给丫鬟,就径自收拾药箱准备离开。

  “堂姊多休息,我要走了。”

  “这么快?我还有事同你说呢。”邬诗媛想办法要拖住她。

  “这……我也有一事忘了。”

  她不得不将老太君交代的话说了,没想到竟让邬诗媛有话题发挥,直言希望她嫁过来,又说了丈夫对她的心仪,自己虽妒嫉但已经释怀,两姊妹也有个照应……

  她说了很多,拉着邬曦恩的手就是不放,直到她觉得有点不舒服,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贵妃桥旁的熏香是被点燃的,但室内却无色无味。

  “我要回……回去了”她硬是拉开邬诗媛握住她的手,一过自己站起身来。

  “等等,曦恩,我突然人又不舒服,你再帮我把把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