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梁文钦脸色倏地一变,那么动人心弦的美人儿就这样香消玉陨,他怎么舍得?

  她嗤笑一声,“别说你舍不得,你那几名美妾迎进门,热度维持了多久?我太了解你了,一旦到手的女人,你就没兴趣了。”

  他知道她在指责他喜新厌旧,但他很清楚这次自己是真的对邬曦恩动了心,想要永远的拥有她。

  “还要考虑?好好想一想吧,你宁愿占有她一段时间,还是当一个一辈子都碰不了她的男人。”邬诗媛心机深沉,懂得如何撩动丈夫的心。

  也是,先得到邬曦恩再说,只要不让她有孕,邬诗媛就动不了她,日后要将她扶正,更不怕没机会,梁文钦看着那张落在脚边的休书,抬起一把将它撕了,再看着妻子道:“成交。”

  解兰院环境清幽,此时正厅里坐了好多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这些可都是贵妇,各人身后还有丫鬟伺候,桌旁有昂贵的茶点及上等醇茶,另一张长木桌上也摆放了许多药材、药粉,还有些食材。

  说来也是邬曦恩的功劳,她不仅人长得美、态度亲切,医术更是了得,还直言药虽不得不吃,可平时只要懂得养生,少些病痛,人就健康了。

  许多老夫人听了她的话,身体还真的硬朗不少,可是她们给她银两、珠宝首饰,她都不爱,逼得急了就要她们捐给弱势百姓,让她们做善事却不必多掏腰包,还赢得好名声,于是,她们常常呼朋引伴来这里,大家有伴聊天,又有人把脉看身子,生活可一点都不枯燥呢。

  “这是泽泻的块茎,可清湿热,服用一段时间,就不会遇到天气一变或下雨,膝盖处就酸痛不已,我已请丫鬟熬了些药汤,叶老夫人可以喝看看。

  “我用叶子及白芷磨成的药粉,同样可治风去湿,远行带在身上,方便食用,这是特别替杨老夫人调配的,您常到清州去看孙儿,路程来回都要半个月。”

  “秦奶奶常有头疼的老毛病,这是我以熏本跟木香调制的药粉,一日三餐饭后半汤匙即可。”

  厅堂内,就见她浅笑着,亲切的为每人解说手中的药如何使用。

  一名官夫人不忘再问,“曦恩,你上回说要选择合乎季节跟气候的食物,这会儿入秋了,该吃些什么好?”

  “秋至冬,天气转凉,空气也比较干燥,较易受寒,所以要调养身子,给身体足够的滋润,像是多吃一些葡萄、木耳、山芋、柿子都不错。”她巧笑倩兮的解答。

  几个老夫人笑开了嘴,其中一名对着老太君道:“真羡慕你,不必伤脑筋,有曦恩照看着调养身体,你可是愈来愈年轻呢。”

  “精神也愈来愈好。”

  “是啊,除了这多年的痹症病根太深了之外,我觉得身子越发好了呢。”老太君其实也很满意。

  “你的状况可比我们好多了,我们有的得挂拐杖,你可还健步如飞!但再羡慕也没用,咱家里就没有像曦恩这么好的孩子啊。”另一名老夫人可羡慕极了。

  “是啊!曦恩都十六岁了,咱们这几个家里有孙子、有孩子的,也都带给你瞧过了,你别让我们个个有希望、又个个没把握,你有没有看上哪一家呀?”

  几个官夫人兴致极好的聊天说笑,先让邬曦恩把过脉、拿好药材,最后一定会聊到她的终身大事。

  “我想再多留她两年呢”虽然明知孙女已经及算,但老太君真的舍不得她,曦恩这孩子也有人缘,什么都会却不骄傲,乐于付出关心,知道她年纪大,身子虽好但脚不好,出去也懒,便贴心的去把这些老姊妹们找来府里,说是想写一本有关七十以上妇人保健的医

  书,请她们说说自己的身体变化,实则是给她找伴聊夭,现在,这些老姊妹们三夭两头就来串门子,跑得可勤了。

  “别留了,也许曦恩想出阁了呢。”叶老夫人倾身向前,笑着像是要跟老太君说悄悄话,但嗓门可没有特意放低,就是刻意要让她听到呢。

  邬曦恩摇头,嫣然一笑,“不,我也想多陪陪太君几年。”

  “听到没有?”老太君笑得合不拢嘴,曦恩这孩子可是她最大的骄傲呢。

  “听到了,不过你们也听到皇宫传出来的消息了吧?”

  几个老夫人一听,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皇太后对景王的婚事还是不放弃,近日找国师密商,要找有着能替他解煞命格的女人来当妻子呢。”

  “景王都死了两任妻子,皇太后怎么糊涂了,她不能只顾自己儿子的幸福,就不怕又死了别人家的女儿啊。”

  “嘘,这里虽然是国公府,但也不能乱说话。”

  “秦老夫人说的对。”老太君神色严谨的看着说错话的杜老夫人,“皇太后也是个母亲,当皇帝的大儿子有后宫后妃伺候,也有多名子女,可是当景王的小儿子却在西北镇守边关,一连两任妻子都死于非命,战事就算稍歇,大多也是留在离西北百公里外的延安城,难得回京一趟也总是来去匆匆……”

  “那是为了避开宰相的女儿吧”叶老夫人忍不住插话,“别家闺女见景王一连死了两任妻子,都说是他征战无数、杀戮太重,冤魂来索命,怕都怕死了,就他们父女不一样,巴不得快点跟景王成为一家人。”

  “冤魂索命?”其中一名官夫人提出疑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