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既然无法闪避,邬曦恩只能依礼一福,“堂姊夫、堂姊,你们怎么到后面来了?”

  这么问是因为这里仍是奴仆活动的范围,而拿贵如堂姊是绝不会走到这里来的。

  “有人送来一批极好的药材,我想说你应该会喜欢,就抽空送来了。”

  梁文钦身着绸锻袍服、俊秀挺拔,一脸微笑的看着她,她心地善良、对任何人都很好,在她眼里人无分贵贱,而她的容貌就如她的心一样美丽,完美无瑕的五官,仿若天仙下凡,只要她一出现,就能抓住所有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更有一股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而他

  就是被这样的气质与美丽给偷去了心。

  “谢谢堂姊夫。”她再次行礼。

  “自己人,何必那么客气。”他并不喜欢她喊他“堂姊夫”,像在刻意提醒他的身分,不该对她有任何心思。

  “是啊,自己人嘛”邬诗媛站在丈夫身旁,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

  她对自己的容貌向来自傲,一双会勾魂的凤眼、雪白的肌肤,她揽镜白照时总会为如此美貌赞叹不已,但偏偏出了个邬曦恩,一个漂亮得让人嫉恨的美人儿,轻易就吸引住丈夫的目光。

  又来了!堂姊夫一双黑眸里带着倾心,而堂姊则是将妒火隐藏在眼底。

  邬曦恩觉得很无力,而她每每见到这对外貌出色的夫妻,就有一股深埋在心坎里的厌恶和愤恨总会不自由主的冒出来,即使她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抱歉,老太君还在等我,所以……”她歉然一笑。

  “你忙吧,老太君没你还真不行,我看她身子更加硬朗了。”梁文钦深深的看着她,“我跟诗媛也要回府了,要不一起走,我们刚好同老太君打个招呼。”

  还要一起走喔!小夏跟小朵忍不住在三人身后做了个大鬼脸。

  “罢了,老太君现在有客人,而且肯定急着跟曦恩问自个儿哪儿痛又哪儿酸的,我们在不方便,还是先走一步。”

  邬诗媛走了几步,突然开口,立即引来丈夫一个不悦的眼神。

  梁文钦巴不得多跟邬曦恩相处一些时间,邬诗媛却是迫不及待的想走,免得耳朵长茧,听着那些老太婆赞美邬曦恩有多优秀又有多厉害。

  “邬曦恩就不送了。”邬曦恩脸上漾开一朵甜笑,顺水推舟,没有理会堂姊夫突然一黯的眼神。

  梁文钦眼巴巴望着她与丫鬟们往老太君所住的解兰院走去。

  “抽空?呿!明明是特地过来,送上特别派人去买的一整批上等药材,你讨好的嘴脸会不会太令人作呕了?!但人家除了一声‘谢谢’,可什么都没有了!”

  心情低落的他耳边传来妻子凉凉的嘲讽声。

  他收回目光,抿唇瞪她,“你够了没有?”

  “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她继续挑衅。

  他绷着一张俊脸,快步走往门口的马车,但要说火气,邬诗媛胸口的郁闷之火绝不下于他,今日会同他回来国公府,就是因为她在他的书房里发现一样东西,担心他来这里找堂妹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她才像个牛皮糖粘着丈夫。

  思绪翻转间她也跟着上了马车,忿忿不平的瞪着梁文钦。

  但回梁王府的一路上,他看也不看她一眼,还一副思春小伙子的模样,看着车窗外,时而笑时而忧郁,想也知道他脑袋里想的是谁。

  她怨妒不已,更知道自己再不做点什么不行,眼看曦恩像她的名字一样,如金色晨曦愈来愈发光发热,丈夫对自己却愈来愈冷淡,不只勤走国公府,近一个月来,甚至不曾踏进她的房门一步。

  她愈想愈冒火,忍不住开口打破这快让她窒息的氛围,“你最近只往其他小妾的房里去,是当我死了吗?”

  梁文钦冷冷瞥她一眼,“你嫁入梁王府多年未有子嗣,我没有休了你,你就该知足了。”

  “那这是什么?”她怒不可遏的掏出怀里的那张休书,一把扔向坐在对面的男人,休书上面,他根本已经按了指印!

  他脸色巫变,但随即咬牙怒吼,“你这女人竟乱翻我的东西!”

  “那又如何?我现在还是世子妃,我要进书房还没人敢拦我则她冷笑一声,“怎么,以没有子嗣为由休了我之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曦恩迎进梁家门?”

  梁文钦脸色微微一白,他的确是这么打算的,问题却出在邬曦恩对他似乎无意。

  “默认了?”她冷笑着,又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是啊,再怎么说曦恩也是正室所出,才貌出众,怎么可能沦落到当你的妾,于是,占着正位的我便成了你的眼中钉,不除不快了”

  他定定的看着她,“既然都明白了,我也不会亏待你……”

  “不!我丢不了那种脸,但我愿意帮你得到她,你很清楚曦恩对你无意,加上老太君那么喜爱她,就算你把我休了,也很难得到她。”

  她的这一席话很明显引起他的兴趣,他坐到她身边,笑容满面的间,“你有办法?”

  邬诗媛微微一笑,“当然,可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瞧他浓眉一皱,她的语调也在瞬间变得冰冷,“很简单,一旦她为家里添了孩子,她就得死,而那孩子就归我抚养,我的正室之位不得动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