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但她们发现小姐根本没在听她们说话,只是走过来、走过去,又跳一下,再跳一下,这会儿还转起圈圈来了,又哭又笑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邬曦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不在乎,时光倒转是事实,她心里有千千万万的感激,她重生了,回到了十一岁——

  她脸色倏地一变,又转身快步冲到小夏跟小朵的面前,心急如焚的问,“现在是什么时候?我指的是几月,这里又是哪里?我爹跟我娘呢?”

  “小姐好怪啊,这会儿是冬天,咱们跟三老爷和夫人一起来到离京不远的雪山玩五天。”

  “这里是国公府的渡假山庄,咱们今儿要回去了,三老爷和夫人此刻应该已经在前院等着准备出发,因为小姐昨天玩堆雪人玩太晚,夫人让你多睡会儿,说是要上路才叫你……小姐,你要去哪?你没穿鞋,外头冷呢则小朵被她又急又慌的神态吓到了。

  两个丫鬟一人忙拿着绣鞋,一人忙拿起披风就追了出去。

  外头的确是寒风刺骨,虽然没有飘雪,但山庄是一片雪花覆盖的世界,不过此时的她无心观赏,她不觉得冷,反而是热血沸腾,她的爹娘还在,感谢天、感谢地,然后,在经过一道又一道拱门,跑过美丽的庭院,她一眼就见到在前院凉亭中对坐的父母。

  这不是恍若隔世的感觉而己,心中的惊喜太狂、太烈,她急急的抱住了娘亲。

  邬承中夫妇见到女儿仅着一身中衣,还赤脚跑过雪地,那双裸足已冻得粉红后,一个是急急的环抱住双颊一样被冻得红通通的她,一个是解开身上的披风要为她披上,但小夏跟小朵已追了过来,赶忙伺候她穿鞋、系好披风。

  “你们是怎么伺候主子的?”两鬓斑白的邬承中相当不悦。

  “别怪她们,是我太久没见到爹娘了,急着想来见爹娘啊。”她笑着,眼眶却合泪。

  “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不是昨晚才见吗?”柳真不由得一愣。

  “就是啊”邬承中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没有,我只是、只是太高兴……看到爹娘了。”她又哭又笑的抱抱爹又抱抱娘,泪水一发不可收拾。

  甭说邬承中夫妇是一头雾水,就连小夏跟小朵也是搔头挠耳,一脸的莫名其妙。

  邬曦恩也知道自己在他们眼里很奇怪,但他们不会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翻天覆地、大悲与大喜的人生。

  就在此时,下人来报,马车已经备妥,请主子等人移驾到门口,乘车回京。

  回京?邬曦恩脸色巫变,“不要一不要出发,我、我忽然不太舒服,明天再出发好吗?”她的双眸蒙上水雾,双手紧紧握住父母的手,不肯放开。

  邬承中与美丽的妻子相关一眼,神态皆有为难,今晚还有朝官友人为老母亲庆七十大寿所设下的宴席,早已约好前往祝寿,不去怎么成?

  “求求你们,我明天一定就会好了,真的”害怕的泪水涌上眼眶,她绝不能再失去他们。

  “好吧,晚一天没关系吧。”柳真看看与自己的相貌几乎无异的女儿,眼中满是疼爱怜惜,那寿宴去或不去再商量就是了,她实在舍不得女见失望她给了丈夫一个眼神。

  邬承中明白的点头,微微一笑,“好吧,瞧你面如土色,看来真的不舒服,你再回去躺一会儿。”

  “好,好”她口中说好,但却舍不得走,很怕一旦放手了,会就此与父母天人永隔。

  她这依依不舍的模样被爹娘笑称像个还没断奶的娃儿,硬是要两个丫鬟带她回房去休息。

  邬曦恩回到房间,乖乖的躺在床上,但还是不敢睡,她害怕一觉醒来,又会回到梁王府,然而回想着重生前的种种经历让她太过疲累,身心相对沉重,她挣扎了好久、好久,最后还是不敌浓浓睡意,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砰的一声再次被打开。

  “不好了!不好了”小夏泪如雨下奔到床前,急急摇醒仍昏睡的主子,“山上的雪融了,从群山的雪线滚落而下,来不及……前方的马车来不及退,在呼啸如雷又轰隆轰隆的雪崩声下,没了!全没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