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事邬曦恩是知道的,这段日子随着她的肚子愈来愈大,他来看她的次数也愈来愈少,近一个月来,更是不曾踏进她的房门一步,但对这个丈夫她一向害怕,本以为无须面对他至少能轻松一些,没想到……

  “呼呼……”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她感到心痛,但身体更痛,尤其她的腿间,原本的濡湿感变得不一样了,是血吗?她在流血,而且还不断的由腿间漫流而出。“帮……帮我……”她身子瘫软,完全动不了,脸色早已一片死白。

  邬诗媛站在一旁,脸色挥挥的笑看着她濒临死亡的脸,“可怜啊,这么努力的生下孩子,却血崩死了,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

  不!她要她的孩子!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怎么会善待她的孩子?怎么会教孩子正确的人生态度?万一他将来同堂姊一个样……不!不可以!她不要!

  但气若游丝的她眼皮愈来愈重,痛楚的身躯也愈来愈沉重,她的意识正在远离,她好冷、好冷……隐隐约约的,她看着桌上的烛火愈来愈弱、愈来愈弱,终致陷入一片黑暗中。

  油尽灯枯,她就这样死了?连怀胎十月、用尽所有力气才生出来的儿子都没能见上一面!

  邬曦恩努力的张开嘴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但她想见儿子的渴望是那么强烈,她挣扎看、心痛看,使尽力气,终于从瘫痪的声带中哭喊而出,“我要见他!让我见他。”

  房门砰的打了开来,小夏跟小朵急急跑了进来。

  “小姐怎么了?作恶梦了吗?”

  “怎么哭成这样?刚刚那一声凄厉的哭叫好可怕啊,小姐要见谁?”

  邬曦恩泪眼婆娑的看着两个表情生动、又皱眉又困惑的丫鬃,喉咙里就像梗了个硬块,再次发不出声音来。

  两个丫鬟见状更担心,忙靠近她,睁大眼猛看,“小姐怎么了?说话啊。”

  “小夏?小朵?”她终于吐出声音后,急急的坐起身来,讶异的瞪着两人,她们不是死了?!

  “怎么了,小姐怎么一脸惊愕?”两个小丫头不明所以的问。

  “你们跟我都死了……”她面无血色的喃喃低语。

  “死了?”两名丫鬟动作一致的先是一怔,接着猛摇头。

  小夏吐了吐舌头,“小姐真的作恶梦了,才会说出这么不吉利的话。”

  “就是,咱们活跳跳的,小姐也活跳跳的呀。”

  两名俏丫鬟在床前又叫又眺,见小姐仍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小夏干脆伸出于轻抚她滑喇白哲的小手,俏皮道:“有温度吧。”

  所以,她没死,两个丫鬟也没死?邬曦恩吞咽了一口口水,仍是不太敢置信。

  但她随即皱起了柳眉,困惑的看着这问精致舒适的雅房,奇怪,这不是她在梁王府的小院,也不是她在国公府的闺房,但却有点儿眼熟,尤其这雕工精致的大床与垂下的床帐——

  “小姐还不信啊?”小朵忍不住拍了额头又翻白眼。

  不对劲!邬曦恩困惑的看着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小夏跟小朵,她们也怪怪的,但她却又说不出哪里怪,再定眼一看,她惊愕的发现一“你们怎么变小了?”

  两人稚气可爱的神情,与和她在梁王府生活时替她抱屈而跟看落泪的悲苦差距甚远,就像是无忧无虑的小女孩。

  “什么小?”两人搔搔头,不太懂。

  “年轻好几岁。”她一脸的不可置信。

  小朵扑味一笑,“原来小姐是在逗我们呀,好坏啊则

  “就是,比年轻我们怎么可能比得过小姐,小姐十一岁,我们一个十二、另一个都十三了呢则小夏笑嘻嘻的指指自己,再指指乐不可支的小朵。

  邬曦恩眨了眨眼,无法相信的拉开被褥,俐落的跳下床,快步跑到镜子前,又突然急煞脚步,没看镜子里稚嫩美丽的自己,而是飞快的低头瞳视看右脚。

  她的呼吸紧绷、心跳如擂鼓,全身无法自持的颤抖起来——

  她跨步走一步,再走一步,没瘸?!热泪在瞬间涌上眼眶,天啊!怎么会叫这是另一个好梦吗?她用力捏了自己的双颊,“噢——”真的好痛,所以,是真的?!

  小夏跟小朵对小姐这个动作呆了眼。

  “小姐到底怎么了?别吓我们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