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此刻,邬诗媛站在床边,冷眼看着全身瘦成皮包骨、只凸起一个肚子的邬曦恩,她费尽心力、忍人所不能忍,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万一孩子生不出来或成了死胎,那她这一切不就都白费了?

  她眼露凶光,转身就端走丫鬟手上的鸡汤盅,也不管汤还烫得直冒烟,“架着她”

  两名丫鬟互看一眼,虽然不忍,但还是走到床边,一个将邬曦恩从床上扶坐起来,一个则从后方抱住她的头,一手撑着她的下颚,逼她张嘴。

  “不要一不……不……”泪水滚落眼眶,她合糊的请求着。

  “喝下去”邬诗媛眼睛眨也没眨,冷酷的将那碗热汤直接倒往她的嘴。

  “啊咳咳……口区……”她以为自己发出痛苦的尖叫,但其实只有呻吟的哭声。

  那张备受欺凌而变得凄!受难的小脸,就连一旁的丫鬟们都不忍卒睹。

  她滴滴热泪如断线珍珠般滚落脸颊,她的唇边、下头则被热汤烫得红肿,好不容易得以在床上躺平后,她的皮肤仍感刺痛,身子不由自主的发颤。

  邬诗媛却在此时笑逐颤开的俯身,贴靠在她耳边,一字一字清楚说着最残酷的威胁,“我警告你,如果你没有力气生出孩子,我会毫不犹豫的亲手拿刀剖开你的肚子,把孩子抱出来。”

  怔怔的瞪着她那双邪恶的眼眸,邬曦恩全身颤抖得更加剧烈了。

  邬曦恩在备受折磨与痛苦中度过受孕的每一天,终于终于,她分挽在即,产婆也已进房。

  “啊-啊-痛!好痛!”

  她香汗淋漓的躺在床杨上,面无血色,一声声痛苦的喊声及呻吟不断从她口中逸出,这种密集的阵痛持续了好几个时辰,就在她痛到死去活来、发出最后一声凄厉尖叫后,她才听到孩子的哇哇哭声。

  “生了、生了!还是个带把的。”满头大汗的产婆笑了出来,连忙替孩子在已备妥的小澡盆里洗澡。

  而守在门外多时、早就等得不耐的邬诗媛立即推门而入,喜孜孜的看着产婆替那漂亮的小男婴穿上衣服,连忙伸手接过来抱。

  “我的孩子……”她贪婪的看着男婴,好漂亮!

  “让、让……我看一眼孩子……”邬曦恩奄奄一息的躺卧在床上,精神不济,整个人也异常虚弱,但她真想看看她的孩子。

  闻言,都诗媛的眼神一变,她将怀里的初生儿交给产婆,同时使一个眼神,产婆便明白的抱着娃儿往男一个房间走去。

  “孩子……我想看孩子……”邬曦恩好累了,下半身仍有着像被撕裂般的剧痛,但她好想看孩子,而且孩子仍在啼哭,不,好像愈走愈远了……产婆要抱看她的孩子去哪里?

  邬诗媛走到床沿,俯视看几乎要昏厥过去的她,“你不必看了,反正你也顾不到他了。”

  邬曦恩喘着气,虚弱的睁开眼眸,再眨一下眼,这才看清楚堂姊眼里的冷霜,又见到她接过丫轰手上一直黑黝黝的药汤,她不解,孩子已经生了,为什么又要喝?

  “喝下去,一切就都结束了。”邬诗媛的笑容像朵红花绽放。

  一股冷意从骨子里透了出来,她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苍白,“不一不要门她撑着虚弱的身子想逃。

  邬曦恩脸色一凛,“想走?!把她抓住。”

  两个丫鬟很害怕,但还是听令的上前压住邬曦恩,逼着她躺回床上,她虚弱的挣扎,摇晃着头,但邬诗媛一手用力扣住她的下颚,逼她张嘴,硬将汤药灌入她口中。

  “璞、蹼……咳咳……为什么一为什么?”她哭喊着。

  “因为我丈夫的心不该在你身上,因为我不应该比你这个残废还不如,连孩子也生不出来!”

  “这……这不我的错!不是”她张开惨白的唇,为自己叫屈。

  “是,的确不是你的错,是你命中注定就是要过悲惨的人生。”邬诗媛心情极好,笑着又道:“对了,为了让你能死得瞑目,我就好心告诉你,是我们夫妻一起设计你嫁过来的,目的就是让你生个孩子给我,完成之后你就可以死了。”

  “不、不……不可能。”她不相信每个人都这么狠心,但她的意识开始涣散,身体也有了异状一痛,一股剧痛开始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你的不可能是指文钦不可能跟我共谋吗?错了,他知情的,而且,也是我们之间共同拟好的协议,我可以让你进门,可一旦生了孩子后,他也不能再要你了。”邬诗媛冷笑一声,“事实证明,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梁文钦的目光在你变成大肚婆后又放到别的女人身上了,连你生孩子他还在留连花丛,这就是男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