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样的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她轻叹一声,哀伤的眼神看着微凸的肚子,双手缓缓的轻抚,眼中有着挥之不去的忧惧。

  孩子,娘该把你生下来吗?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可以保护你不受其他人对你的伤害吗?不,我肯定办不到的,那你又何苦要延续我的苦难,任人欺凌的过一生?砰的一声,房门突然被打了开来。

  梁文钦带着不明的怒气进来,将门甩上后就将她打横抱起,放到床榻上,在她还来不及说什么时,他结实的男性身躯已经贴靠上来。

  她急急的请求,“不要,求求你,我不是很舒服……”万一动了胎气怎么办?

  “你是我的妻子”

  她伸出双手想推开他的胸膛,却敌不过他的力道。

  他单手握住她的两只皓腕,拉往她的头顶,饥渴的唇随即覆上她的樱唇,另一手也忙着拉高她的衣裙,动作粗鲁的撕裂了她的裹裤,结实的双腿挤压着她,像头失控的猛兽,吓得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她连忙急促低喘看求晓。

  “不要,孩子……”

  他可不管,他被留在宫里处理一些无聊的政事,心心念念的全是她,只要想到一旦孩子落地,她就会香消玉陨,他就舍不得!

  这样一个天仙美人,他舍不得她死,但依邬诗媛那妒妇的恶毒,他完全没把握能保住她,他气,气自己的无能、气邬诗媛的歹毒!

  没想到,一想到她,她人就出现了。

  其实,邬诗媛一直都有派人守在邬曦恩的院落,所以丈夫一回来,她也得到消息,立刻快步赶来,一见到他竟在邬曦恩的身上逞淫欲,她脸色一变,立即奔到床边,用力抓住他的手臂,要把他拉离她身上。

  “不准动她。”她一边怒叫一边使尽吃奶的力气要将他扯下床。

  这一拉一扯的,他火冒三丈的甩开她,也下了床,黑眸微眯的朝跌坐在地上的她怒吼,“你在干什么?”

  “是你在干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此生唯一的指望,你要害她流掉吗?”她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指着他鼻子叫骂。

  梁文钦抿紧着唇,再看向已急急坐起、双手揪着衣裳的邬曦恩退到床角,畏缩的将自己蛤成一团,浑身颤抖,看来是没有察觉到她堂姊的弦外之音。

  邬曦恩的泪眼对上他的视线后,又吓得低头,他又在看她了,堂姊来了,他还不放过她吗?!嫁入王府的这段日子,她对这个丈夫感受最深的是他外表斯文,却相当热衷情欲,只在乎自己的需求,好几次都弄疼了她,对于和他的肌肤之亲,她其实是很害怕的。

  “看到没有,她吓得全身发抖,她根本不想要你!你有悲哀到只能要一个不要你的女人吗?”

  邬诗媛一针见血又充满嘲讽的话,激得梁文钦大动肝火,他粗暴的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出房门外,狠狠的甩到墙上,双手撑在她的左右,怒视着她,咬牙低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

  她也恨恨的瞪着他,怒声低叫,“你也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算计什么!”

  两人四目相对,怒火膛视,眼里传递着只有彼此才明白的语意。

  她一定要保住邬曦恩肚里的孩子,他则万分不愿意,想以男女激情的合欢让她丢了孩子,要不,曦恩一旦生下孩子,她是不会让她继续留在府里的,更有可能会让她永远消失在人世。

  “女人再美也美不过名利富贵,梁文钦,除非你不要王府的颜面了”她冷笑的伸手爱抚这张她深爱却始终得不到他的心的俊秀容颜。

  “最毒妇人心则他恨恨的扯下她的手,转身就走。

  哼,男人!她的手已然红肿,但心更痛,是谁把她一过成这副模样的?

  但,还不够呢!她要更狠,她派小厮在邬曦恩的房门外看守,要她这个孕妇不得进出房门一步,她可没忘了她是个破脚的残废,万一没走好,伤到孩子怎么成。

  另外,其他妾室也不许过来叨扰,任何食物都得用银针试过,三餐和药汤都由她亲信的丫鬟亲自熬煮、送餐,为的就是不许她肚里的孩子有任何闪失。

  可她千挡万挡,唯一一个拦不住的就是梁文钦!

  只要他硬闯入门,她便闻讯奔来,不是大吵就是要坏他兴致,若真阻止不了,就威胁要对外说出两人设计邬曦恩的事,让他怒不可遏的拂袖而去。

  庆幸的是,邬曦恩的肚子日渐凸了,只是食欲极差,不仅骨瘦如柴,光滑粉嫩的肌肤也变得粗糙,整个人就像朵枯萎的花儿,愈来愈没有吸引力,久而久之,梁文钦也没再上门了。

  但邬曦恩的日子并没有因此就好过,由于害喜严重,虚弱的身子香不下任何油腻的补品,邬诗援开始逼她喝鸡汤,一天至少要喝下三大碗,因为大夫已来把过脉,指称她身子骨太瘦弱,怕会握不过生产的疼痛,届时可是一尸两命。

  邬曦恩也不想的,但她一闻到鸡汤昧就想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