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首饰也还不错嘛,勉强可以拿。”三夫人从那乏善可陈的首饰盒里找到一支还算精致的发钗给自己的丫鬟。

  “主子,那是你从国公府带来的!”长得圆润的小朵也急了,一手轻轻推着主子。

  但坐立难安的邬曦恩只是摇头,她知道,但她不敢不给,何况,只要给了,她们就不会来找她麻烦吧?

  可惜,她猜错了,三夫人马上就逮着机会教训她的人,“瞧瞧,主子都不说话了,你们这两个丫鬟出什么声?给我掌嘴!”

  “不要!”

  邬曦恩害怕的摇头,却阻止不了强势的三名小妾,她们的丫鬟亳不客气的对着小夏、小朵猛掌嘴,顿时,房内劈里啪啦全是掴掌声。

  “不要打她们!”她想阻止,但两名小妾拉住她纤细的手臂,她根本帮不上忙,在见到两个丫鬟被左右开弓的狠甩耳光,再想到她们是这世上唯一对她好的人,她双膝跪下,泪如雨下的为她们求饶,“放过她们……求求你们,别打了!”

  小妾们这才要丫鬟们放手,捧着她们看中意的珠宝饰品,趾高气扬的仰头离开。

  两个丫鬟被打得两颊肿胀、热泪纷落,一边哭一边去扶起仍跪着的主子,但她们不哭自己的命,而是哭主子老是备受欺凌,梁王府也是世族大家,主子嫁过来合该过着尊荣华贵的生活,但事实呢?!

  “为什么?为什么主子的命这么苦……呜呜呜……”

  两个丫鬟哭得涕泗纵横,邬曦恩更是悲从中来,她上辈子做了什坏事,老天爷为什么给她这种悲惨人生?!

  主仆三人哭成一团,片刻之后,小朵跟小夏才擦干眼泪,侍候主子上床后离开。

  然而,第二天一早,邬曦恩就没有看到她们,询问其他下人,大家都低头快走,连停下脚步都不敢。

  事实上,梁家的奴仆惊愕于她过人的天仙容貌,却也为她感到悲哀,她脚跛得太严重,走路的姿态与正常人差距太大,一摇一晃,要走得优雅着实比登天还难,但最让人同情的是,她最依赖的两名丫鬟也从府里消失了!

  第二天、第三天,邬曦恩仍不见小夏跟小朵,顾不得自己走路颠簸得厉害,她一拐一拐的走去另外两名小妾的院落,泪涟涟的请求,“两位姊姊,我给你们跪下来,我的两名丫鬟发生什么事,她们绝不可能弃我于不顾的!”

  原本笑着闲聊的两个小妾见她跪下来又哭得梨花带雨的,终究有些于心不忍,其中一名遂道:“你去问你亲爱的堂姊吧,做人那么狠!”

  “狠?什么意思?!求求你们告诉我、求求你们……”她再三磕头。

  两人一脸为难,相视一眼后,异口同声的道:“我们不敢多言,免得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们了!”

  “死?!”她身形一颤,泪落得汹涌,她知道两个丫鬟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

  但她去找堂姊质问,堂姊啥也不说,还狠狠刮了她两耳光。

  “你认清楚自己的身分,敢跟我要人?!”

  孤伶伶的她只能一拐一拐的走回房间,等待她的丈夫。

  这一晚,梁文钦再度进房,她迫不及待的问,“小夏跟小朵呢?她们不见了!”

  “两个奴才……”他顿了一下,拥着她上了床,柔声道:“二夫人跟三夫人去跟你堂姊嚼了舌根,说两个奴才还敢管她们,此举惹火了你堂姊,她是正室,也有这权利,所以……”他将妻子明着要人派她们送回国公府,实则是在中途就派人下手杀害她们、丢到荒野去的事实说了出来。

  她哭着摇头,“不!不——呜呜呜……她们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这样就要了她们的命?!”

  他不舍的拥着美丽的泪人儿,这事听来荒谬,可其实,打从一开始,邬诗媛就没打算让两个陪嫁的丫鬟活着,那会坏了她日后的计划,所以,她见缝插针,正好有个理由,让她可以处理掉两人,但这样的盘算,他没打算让邬曦恩知道。

  “别去想为什么,我告诉你,是要你乖,你堂姊……最好别忤逆她,我可舍不得你也出事。”至于两个丫鬟不就是奴才而已,死不足惜,他在乎的只有眼前这张我见犹怜的绝色容颜。

  他饥渴的亲吻她,大手滑入她衣襟内的肚兜,覆盖在她的浑圆。

  他像个色鬼似的在她身上逞欲,她的泪水没有停过,脑袋更是模模糊糊,只知道两个从小陪她的丫鬟死了!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委屈、生气、悲伤,她落下更多更多的泪,总是静静的窝在自己的院落,大多时间,更是呆坐在房里一整天。

  她尽可能不让自己再掺和进任何纷争,但她想却不代表她可以。

  死了两个丫鬟,对梁王府没有任何差别,那些小妾仍把她当杂耍娱乐的丑角,故意要她到哪一房请安、喝茶,甚至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要她跛着脚走过来走过去,所以,她的存在仍然十分惹人注目,即使眼底的怯懦与自卑一样的明显,却让她看来更加的楚楚可怜。

  然而,白天受尽欺侮,夜里,梁文钦几乎夜夜往她房里去,看在邬诗媛的眼里,更是深恶痛绝,但她咬牙忍下,为了她朝思梦想多年的孩子。

  但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邬曦恩的肚子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有,疑心一生,她派了丫鬟监视厨房,也找帐房看了帐册,果真发现另有文章!

  她怒气冲冲的奔进书房,将药堂的收据及药方丢在桌上,质问丈夫,“这算什么?!完事之后,你都让曦恩喝了事后避孕药汤!”

  梁文钦脸色难看的从椅子上起身,怒拍桌子,“你竟敢调查我的事?!”

  “为何不敢?你尝她也尝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我做什么事,你都不许再干涉,不然,我们一起设计陷害她失身一事,我不在乎嚷得人尽皆知!”

  “你!”他气得一脸铁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