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家丑不得外扬,再加上是当小妾,三日后的黄昏,国公府平静如昔,没有知会任何人、也没有宴会,极为低调的让邬曦恩从后门出阁。

  一身凤冠霞帔的邬曦恩坐在喜轿里,虽然有小夏与小朵陪嫁,但她脸上的泪水不曾断过,看着自己的右脚,她人生一切恶运的开始,全是从有了这缺陷的脚开始!

  被鄙视、被老太君讨厌、被其他房亲戚欺侮……现在,就连她的终身就这么拿率、如此安静的完成。她好难过,要是当年马车翻落深谷时,也跟着爹娘死了多好……

  但现实是残酷的,她没死,喜轿也已穿街过巷来到梁王府大门,只是,府内也看不到热闹,只是简单的结了红彩,一对新人仅拜了天地,便送入洞房,因为这一次纳妾,梁文钦并未知会长居南方的父母,她可以说是不声不响的进到梁王府,成了梁家人。

  装点得红冬冬的喜房内,梁文钦喜形于色的与邬曦恩双双坐在床上,他以喜秤挑了喜帕,再为她摘下凤冠,眼里尽是惊艳。

  “天啊,你真的好美……”

  只有他清楚,不,还有邬诗媛知道,他渴望拥有眼前的美人儿已有多年,当年他迎娶邬诗媛时,她年纪虽小,却是他所见过最美的女子,接下来的一年又一年,她更如樱花绽放,即使成了残缺,仍是美得如梦似幻。

  “委屈你了,你明明是高门嫡女,但迎妾是不能大肆铺张,无法照古礼来。”他深深凝睇着她,口气里的确有浓浓的不舍。

  “没关系。”她低声的答。

  他起身拿起桌上的两个酒杯,走到她身边坐下,“但交杯酒还是能喝。”

  她怯怯的点头,接过酒杯,两人交勾手臂,酒液一入喉,一股灼热滑入喉腹,她皱起了眉头,心怦怦狂跳起来,接着他随手将酒杯搁到一旁的几上,而她则是惊惶的看着他将她推往床上,她好害怕,不能自抑的颤抖着。

  “别紧张,我会慢慢来……”他可没有忘记上回两人第一次翻云覆雨,她可是在昏迷的状况下失身的,虽然没有反应,但她的裸体非常诱人、秾纤合度,白里透红的好肤质,更是让他忍不住的吸吮,在她身上留下许多的吻痕。

  她不知道何谓快慢,只能紧闭着眼眸,心惊胆颤的任由他为所欲为。

  但在男女交欢时,她只感觉到不舒服的疼痛及痉挛,但她不敢叫喊,紧咬白了下唇,泪如雨下,在他激烈的占有时,她还被逼出了一身的冷汗。

  终于……结束了!

  梁文钦裸身躺卧在她身边,一手仍扣着她的纤腰,不久即呼呼的睡着了。

  她的双腿之间仍有着疼痛,她瞪着天花板,睡不着,泪流不止,不知何时才终于带着一身疲累沉沉睡去,但好像也就睡了那么一会儿……

  叩叩叩!

  阳光正烈,邬诗媛憋着一肚子火,带着三名小妾敲了几下门板,便直接推门而入。

  邬曦恩惊醒的坐起身来,急急拿了掉在床上的单衣套上。

  梁文钦也被吵醒,却一脸无所谓的坐在床上搂着她,看着站在床前三步远的四名妻妾,虽然各有风华,但已入不了他的眼。

  “曦恩,见见你的四位姊姊,你堂姊我就不介绍了,再来是我的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你们可以下去了。”新欢在怀,他介绍得很敷衍。

  这让邬诗媛大为不满,“夫君,她是最小的妾,爹娘不在府里,按礼,身为最小的妹妹也该早起跟我们请安,而不是……”

  他面露不满,“她昨天进门亳无排场已够委屈了,都是一家人,计较什么?!”

  “可是……”

  “下去!”

  梁文钦也许俊秀斯文,但能娶到五名妻妾,也不是泛泛之辈,事实上,以他的身世,要任何女人大都可以到手,邬曦恩却是一个例外,他好面子又不喜热闹的爹娘绝不乐见她入梁王府,但白米煮成熟饭,他昨日已修书一封告知南方的父母,可以预见的是,两老不会

  大老远来看这名有缺陷的媳妇。

  邬曦恩看着堂姊等人以妒嫉的眼眸看她一眼,即怏怏不乐的离开,她心里很不踏实,急着要下床,“我还是去向她们请安……”

  “不必了,还是先侍候我。”

  看着他异常炯亮的黑眸,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再次被他推回床上。

  一连三天,梁文钦独占美人,却不知道如此独宠邬曦恩,让她在梁王府的日子更难过。

  梁文钦承袭父亲的亲王之位,也得在特定时间上朝,不在王府的日子,邬诗媛跟其他夫人可是轮流找她的碴儿。

  喜新厌旧似乎是男人的通病,邬曦恩受宠,却因为地位最低,也成了其他妻妾勾心斗角下最大的出气包。

  她得到的注视、得到的贵重礼物,总会引来一阵冷嘲热讽,但一看到梁文钦过来,其他人又会竭尽所能的向他撒娇央求,一定要得到跟她一样的礼物。

  但就算拿到手了,邬曦恩的东西她们还是要拿走,而且,是天天来。

  “看!这条珍珠项炼可真适合我!”二夫人拿起首饰盒里新的饰品在脖间对着铜镜比看着。

  “那是小王爷昨晚才给的!”清秀的小夏实在忍不住开口,珠宝盒里的东西在这段日子几乎被拿空了呀!

  但二夫人立即赏她一记白眼,她吓得低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