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旺夫继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国公府偌大的厅堂里,在场所有长辈奴仆都静默不语的看着几乎是被邬诗媛派人架回来的邬曦恩。

  邬诗媛已将憾事从头说分明,也表明希望的后续处理后,即绷着俏脸儿先行离开,但大家都能体谅。

  邬诗媛身为正室,但婚后一年肚子仍没消息,梁家就替梁文钦纳了第一名妾,接着两、三年过去,她还是没有生个一男半女,梁家又接连纳了两名小妾,一连三年,三名小妾都为梁家添了子嗣,就只有她的肚皮仍静悄悄的,她在王府的正室之位已岌岌可危,没想到

  亲堂妹竟然勾引她丈夫,教她情何以堪?!

  邬曦恩站在厅堂中央,巴掌大的脸上满是泪痕,不时低声抽泣。

  她不敢看任何人,她知道每个人都在指责她,但她真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事,她连为自己申辩的勇气也没有!

  雍容华贵的老太君手持着一把龙头杖,严峻着一张脸坐在楠木雕椅上,其他大房、二房等家眷也跟着排排坐,面露鄙夷的瞪视着畏缩低头的邬曦恩,每个人心里都有火气。

  国公府袭爵五代,家大业大,却因府中始终没有出色人才,家业逐日凋零,再加上男丁似乎较不长命,目前仅存有第四、五代男丁,最大不超过二十五岁,最小的只有两岁,所以,满头花白、身体硬朗的老太君成了邬家最有分量的长辈,而那精光深锐的眼眸、与强

  悍尊贵的威严气势,也在在说明了她的确有扶持这个大家族的能耐。

  但对眼前这个孙女,她早已无任何期望,甚至是厌恶的。

  对!她长得美,而且还是个天仙绝色,但又如何?

  天妒美人,十一岁时,一场雪崩翻车意外,带走她一双至亲,她逃过一劫却成了残废,严重的跛足缺陷让她每走一步就成为别人同情的对象,无法步步生花、无法优雅纤柔,行动举止比一般粗俗低下的莽夫都难看,却偏偏拥有一张美如天仙的出色容貌,如此冲突,

  她的存在就成了国公府的一个大笑话,皇亲国戚的任何邀约,老太君宁可带丫鬟参加,也不愿让她出席,因为再怎么盛妆打扮,跛脚一走,什么体面贵气都勾不上边。

  一大票人静默着,终于有人忍无可忍的开口,打破这凝滞的气氛。

  “曦恩,你虽是庶子所出,至少也是正室之女,眼下却只能当妾,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这个家中,地位仅在老太君之下的大夫人先行发难。

  “跛了脚成了残废还不自爱,现在还做出勾引堂姊夫的荒唐事来,真是不知羞耻!也丢尽我们国公府的脸了!”二夫人也开了口,看着邬家这百年世家中地位最低的千金,也是一脸鄙夷。

  “她哪管羞不羞?要想想,她的堂姊夫是个小王爷,相貌俊秀、家财万贯,又是梁王爷的独子,她这心机算计得可真‘好’。”

  “小王爷要娶了、你堂姊也应允了,梁家二老又长年住在南方,也管不了这挡事儿,你可说是天时地利人和了,何必在我们面前扮可怜?!”

  “就是,称心如意,哭什么?”

  一旁家眷的批评声浪也跟着此起彼落,但对年轻一辈、未出阁的多名邬家闺女而言,她们的批评中也有对她的诸多妒嫉,邬曦恩的容貌完全承袭了她那被喻为天下第一美人的母亲的容貌,也因此,即使已成为众矢之的,她惊人的美丽也没有褪色半分,反而多添了——

  股楚楚可怜的动人气质。

  “说够了没?!这事儿,大夫人就照着诗媛说的去处理吧!”

  老太君冷冷的交代后,即带着不屑与厌烦的神态,手执着龙头杖,缓步就走,身后两名机伶丫鬟也连忙跟上,但在看向邬曦恩时,表情一样轻蔑。

  就像是说好了似的,其他人也各给了邬曦恩一个嘲笑的眼神后,跟着离开厅堂,仅留下一脸倒楣的大夫人、她身后的两名丫头,还有,邬曦恩的两名贴身丫鬟小夏跟小朵。

  事实上,昨天她们是跟着主子一起去梁王府的,而且明明是邬诗媛派马车过来,说是有事找主子谈,但她们一行三人去了梁王府没多久,邬诗媛就要她们两个丫鬟先离开,主子一向畏怯,也不敢拒绝,就单独留在那里,怎知一夜没回来,一早就闹出这么大的风波?!

  但这事肯定有鬼!主子失了身是事实,但她绝没有胆子勾引堂姊夫,这些自家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全信了邬诗媛的一面之词?!

  不!他们本来就不喜欢主子,也许顺势将她推离国公府,眼不见为净。

  但也太可恶了,这些府内的亲戚长辈平时欺负主子就算了,发生这么大的事,还落井下石,批评得没完没了,真是没心没肝没肺!

  小夏跟小朵在心里忿忿不平时,大夫人已经用三言两语交代主子等着当小妾,说完就走了。

  “呜呜呜……”邬曦恩委屈的哭泣着。

  两个丫鬟连忙过去安慰,但她们真的希望主子能勇敢点,别老是这么懦弱,一辈子只有让人欺负的分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