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神医河东狮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是吗?”严月的眸子突然一闪而过一抹笑意,而陷入自我思绪中的杜慕羽并没有看到。

  蓝千蝶吗?嗯,他得找机会试试她的医术真有这么厉害?

  这一晚,皇宫不得安宁,不只有小偷,还有来意不明的三名戴银色面具的黑衣人,一场寿宴就结束在一团混乱之中,皇帝震怒,文武百官冷汗直流,皇宫里也弥漫着紧绷的气息。

  第二天,就有多名亲信被皇上在御书房召见,献计如何逮人,但因半点线索也无,全成了空口白话。

  倒是太子一派积极的想比皇上一派早找到那几位闯入者,若有可能,齐纬还想纳为己用。

  寿宴发生的事,虽然皇宫已尽力封锁,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仍从朝野传到民间,不少市井小民私下议论——

  “在戒备森严的皇宫禁地偷窃,要没真功夫、没胆子,哪进得去?”

  “就是,要说胆子最大、有能力的,应该就数神偷严月了。”

  “不过因他擅于易容,还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也无人知晓他的年纪……”

  事实上,在皇宫内,也将严月视为第一嫌疑犯,但名为神偷,要逮他简直比登天还难,众人心中有底,这最后也只会成为悬案而已。

  但皇上在乎的并不是太子的贺礼,而是包括偷儿等人都能在皇宫内自由来去,若他们怀有异心,要摘任何人的项上人头又有何难?于是更多的怀疑与猜忌,甚至阴谋论都出现,拥皇上跟拥太子一派的分裂更甚以往。

  皇宫内,一片风声鹤唳。

  皇宫外,为了查小偷跟刺客,大街小巷也多了不少衙役查案,但几日下来,什么也没查到,倒是投入查案的衙役、皇宫侍卫则愈来愈多,让百姓们都忍不住发出扰民之怨了。

  此刻,齐纬乘坐马车行经街道时,掀开车帘看了外头一眼,就见几名衙役穿梭在店家与行人之间。

  他冷笑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杜政中,“愈乱愈好,父皇对日渐空虚的国库欲振乏力,姜顺所提的增加财源的政策虽然颇好,但没有银两支撑,也施展不开来。”

  “就是,太子登基的日子不会太远了。”杜政中可真会拍马屁。

  “希望如此,不过,你那件事办得如何了?”他问。

  “暗卫们已经拿到药了,但为了不使人查出药的来源,还要让杜慕羽永远都闭上嘴,那药还要再加点东西。”

  “我不管过程,但我要的东西一定要到手。”

  “是,太子,这一次,一定不会让太子失望的。”

  杜政中可是信心满满,暗卫里有人擅于制毒,将取得的各式淫药加工混合外,还用了一条小绿蛇的毒液,说是更能加强药效,绝对会诱发杜慕羽身上的余毒。

  一想到马上就要立下大功,未来就要飞黄腾达,杜政中也忍不住笑了。

  ***

  几日后,久未现身的杜慕羽出现在京城街道上,身边还多了蓝千蝶这个小大夫跟班,好事者、长舌者莫不好奇观望,议论纷纷。

  他们一致认定蓝千蝶的医术了得,因为杜慕羽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丰神俊朗,一袭镶金线的黑色圆领袍服亦衬托出他红润的好气色。

  由于他舍弃马车,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漫步,还专找酒楼、饭馆、客栈出没,因为他是专门来见见一些老朋友、叙叙旧的,而他的朋友多半是在这些地方打混,只是如今每个友人见到他都脸色大变,甚至直言“能不靠近就不靠近”。

  还有更多的友人一看到他就急急闪人,让他大叹,“怎么才生场怪病,朋友也没了?即使我都说了我的病已经好九成了。”

  “这种无法同甘共苦的朋友不要也罢。”蓝千蝶倒是挺满意他们表现出的惊惧与害怕。

  “那能再去花街柳巷看些“老朋友”吗?”他故意闹闹她。

  “当然好!”

  没想到她答得干脆,引来他错愕的一瞥,“我没想去的。”

  “瞧瞧也好,看看你魅力还在不在。”对,她就是想看看,在那天的震撼教育后,那些烟花女子是否还敢赚杜慕羽的钱。

  于是两人再到花街柳巷逛逛,虽然未到红灯初上的时刻,但客人上门也得接客吧?

  但不管是老鸨、姑娘们,全吓得闭门不见,就连他指名要见的绮琴,也只让丫鬟送了一张短笺,上面写着“十曰后,将下江南嫁入豪门为妾,不宜再伺候杜爷,请谅之、歉之”。

  其实不是她们有钱不赚,也不是那些酒肉朋友有金主不要,但真的是一次就吓到的,不敢再与杜慕羽接近。

  说白了,实在是他们无从判断,到底是杜慕羽邪门?广千园邪门?还是那个异族的漂亮小大夫邪门,他们回来后都不舒服了很长一段“子,更诡异的是,不管是找什么大夫来看,每个都摇头,找不到病症。

  还有几名莺莺燕燕莫名被囚割肉流血,虽然最后都被释放,但那些劫持她们的人都撂下狠话,只要这事传出去,有任何风吹草动,她们绝对会死得极惨。

  所以知情的姑娘及老鸨们,嘴巴比蚌壳还紧,而这事也不曾外传。

  至于杜慕羽对那些视他为牛头马面的莺莺燕燕、狐群狗党,倒是挺淡然的,其实他们的反应早在他的预料之内。

  倒是一路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的蓝千蝶,对他始终不离不弃,他忍不住朝她魅惑一笑,“还是你有情有义、不离不弃。走,我请你去喝口茶歇歇。”

  蓝千蝶很无言,什么不离不弃?她是大夫,难道还能走人吗?何况毒是她下的,她还得报恩咧,而且她这几日被他吃豆腐吃得很凶,没办法,她技不如人,打不赢他,但最让她困惑的是,她愈来愈喜欢他的吻了,这样对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