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神医河东狮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自作孽不可活!我想得过探花、但总是忙于采花的人,应该还不需要我来解释这句话。”她话中多有讽刺,但哽咽的声音却透露出更多的委屈,她是那么那么的努力要将他拉回正途。

  他看着她的泪水愈落愈凶,忍不住心疼的伸手要替她擦拭,没想到她却一手打掉他的手。

  “不必了,若真的可以,生气不如争气。”她气疯了,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跟自己说,还是对他说的。

  她泪如雨下的丢下这句话,快步的穿过珠帘,奔过寝房,用力推开房门,直奔院落对面的厢房。

  杜慕羽低头看着被她打红的手背,还有一抹不经意落在上方的泪水。

  他的目光落在大开的门外,那点亮烛光的厢房,脑海浮现的是她委屈受伤又愤怒的泪颜,他沉沉的吸了一口长气,他的心,似乎因为她的泪水变得暖烫了起来,也因她的泪水,感觉到痛的存在……

  看来,他当真栽了。

  接下来的日子,广千园里的每个人,总是习惯看天,看看是不是天要下红雨了。

  因为他们的主子这书一天读过一天,苦药也一天喝过一天,有时还会挑灯夜读。

  不管是厉总管、李智跟丁华,都以崇拜的眼神看着蓝千蝶,她将杜慕羽调教得实在太好了,广千园里的每个奴仆都对她寄予厚望,一致认为只有她能管住杜慕羽不再自暴自弃,也只有她能再将他拉回正途。

  事实上,杜慕羽也的确不曾涉及烟花场所,就连那些狐朋狗友们也不再往来。

  对这些改变,最乐的自然是姜泰安,虽然他在旁敲侧击后,从蓝千蝶那里确定她跟杜慕羽还没发生什么亲密事儿,但他不急,他对自己外孙的魅力更有信心,蓝千蝶这只蝶儿绝对会让他外孙捕获的。

  而其实蓝千蝶也对杜慕羽改观了。

  此刻都入夜了,书斋内还有着翻阅书籍的声音,她放轻脚步走进去,就见烛火下,杜慕羽专注的翻书提笔,在白纸上写下一字一字的记要。

  她知道他的改变就从那一夜她气哭的痛骂开始,虽然颇为意外,但接下来这半个月,两人都有默契,绝口不提那一晚的事。

  只是令她比较不懂的是,姜爷爷跟姜大哥都曾好奇的问及那一晚可有发生什么事,她仅回答自己狠狠的痛骂杜慕羽,没想到两人对她的答案似乎有些困惑,但随即又笑了,让她始终不明白他们到底想问什么。

  “睡了吧,今天不是读很多了?”她走到他身边,小小声的说着。

  他看着她,“良心发现,这是第一回,你叫我去睡。”

  她嫣然一笑,黑白明眸闪动着璀璨波光,粉唇弯起的弧度更是透了一抹俏皮,让人看了目眩神迷,就算已识女无数的杜慕羽,心神也感到悸动。

  “我这叫观察,有人是混水摸鱼,吃饱睡、睡饱吃,能读什么?但要是痛改前非,专心读书,那我当然也要示好一番。”

  杜慕羽看着走到他对面坐下的蓝千蝶,俊脸上始终带着一抹迷人的微笑,“彼此彼此,你这么努力的鞭策我,我怎么能不思进取?会读晚点,也是希望多读一点。”

  她点点头,“也是,那我陪你。对了,我替你把了脉,这两日脉象都很稳定,苦药不必再喝了,飮食也能恢复正常,这事我都跟厉总管说了,当然,酒还是要少喝点好。”

  真是良心发现,他以为自己要吃素一辈子了。

  “不过,脉象稳定,不代表你身上就没有余毒,你知道这怪病会休眠,所以我还是得留在这里,好好观察,若真有异样,也才来得及为你治疗。”尽管已经没事,她仍不忘补充,毕竟总得找个借口留下,继续督促他上进啊。

  “谢谢,我真的很高兴有你留在我身边。”他魅惑一笑,黑眸紧紧的攫取她的视线。

  她愣愣的看着,心跳竟然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

  “呢……你、你读书。”她是怎么了?怎么心跳紊乱,还呆呆的看着他呢?

  他微微一笑,低头看书。

  室内有好长一段时间的静默。

  杜慕羽虽然仍专注的翻着书本,但心里想的是丁华跟李智稍早前才来报告的事,援助东北水患一事,粮食已送到灾民手上,至于太子跟杜政中近来则相对低调,只忙于皇上寿宴的贺礼,不过他相信太子的暗卫肯定很忙,忙着监控朝廷的二派势力……

  至于皇上,他不惜以帝王之尊,纡尊降贵的向表弟请益,希望他能给个建言,如何解决困窘的财政?毕竟管理国家与经营商事异中有同,都是求好。

  姜顺直接来找他,要他献策如何开辟财源,让他去跟皇上复命。

  蓝千蝶为自己倒了杯茶,喝了几口,满足的放下白玉杯,再定定的看着专注于书本上的杜慕羽。

  师父说过,医者不是见症开药,更多患者的病来自于内心,她得理解因果,尽人事,听天命,因为有时有些病能不药而愈,有时再多珍贵药材亦药石罔效。

  而她治疗杜慕羽的心病,一开始实在很挫折,她本以为没药医了,没想到她的泪水竟帮了大忙!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这是她这段日子东想西想、将那日的情景一而再再而三的回忆后,想出来的结论,杜慕羽很在乎她的泪水。

  她的心感到有点儿甜,心情更是好得不得了。

  此时,杜慕羽正若有所思的抬头,对上的就是她那张因得意自满而更加明亮的丽颜,尤其那双熠熠发亮的双眸,璀亮如夏夜繁星,美极了。

  他有多久没碰女人了?他对那些青楼女子没有兴趣,反而是天天夜探她闺房,趁着她沐浴的空档,翻看她书写册子的内容时,那屏风后方显现的婀娜曲线,总让他屏息凝睇,血脉贲张,亢奋不已。

  他想要她,这是无庸置疑的,但除了情欲之外,还有一种很浓烈的情感,所以他反而不急着占有她,只想慢慢品尝有她陪伴的每一天……

  但今晚,她这么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他很想给自己一点点甜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