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神医河东狮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应该吧,我身边有过很多女人,就没一个像她这么呛辣直白的。”他原本是随意说说的,没想到,他发觉自己竟然还挺真心的……不会吧Z他真喜欢上那个管很大又带着秘密的丫头?!

  “怎么了?表哥,你的表情怎么怪怪的?”

  杜慕羽一愣,连忙摇摇头,“没事。算了,书留下,你回去,总之这一切都是白费力气,我早就放弃我自己了,管这病是不是只好了九成,那只蝶儿要不想被我捕捞了,还是快快飞走的好。”他这话倒诚实,也是说给趴伏在屋檐上方的蓝千蝶听的。

  没错!他突然笑了,他给她机会逃,她若不逃,他就打算将她吃干抹净,因为要让一个女人诚实的吐出秘密,以他这两年多来的经验,女人在床上时,可是有问必答的。

  姜顺听出表哥的弦外之音,今日在送茵茵回家时,茵茵有提及表哥看千蝶的眼神极为不同,现在又听到表哥这么说,可见千蝶在表哥心里已有一定的分量。

  那也好,让他们两人好好相处,爷爷对千蝶的“表现”可是满意极了,直嚷着要她当表哥的媳妇儿,让她更可以名正言顺的压制表哥。

  “那我先走了。”

  姜顺步出书斋后,倒没看到那名不速之客,丁华跟李智又让杜慕羽派出去办事未归,否则是可以发现来人的。

  姜顺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但依表哥的魅力,应该不必用强的,若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千蝶就理所当然成了他的表嫂了。

  而截至目前为此,千蝶对表哥的影响有好无坏,也许她天生就是表哥的克星呢,一旦成了夫妻,表哥隐瞒的一些事或许也能如数与千蝶分享。

  姜顺愈想愈乐观,遂心情好、微笑的与随侍离开广千园。

  ***

  星月交辉下,蓝千蝶伏身在书斋屋檐上,她快气炸了,恨不得冲进书斋一掌打飞杜慕羽,但她心仪的姜大哥都步出书斋门口了,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让她一时无法进房去找杜慕羽算帐。

  等姜顺终于走人了,她立刻迫不及待的飞掠下来,气呼呼的直接推门而入。

  “咦?你怎么来了?姜顺刚走,你见到没?”杜慕羽装傻得很彻底。

  但蓝千蝶只是火冒三丈的怒视着他,她错了!要调教这个浪荡子走上正途根本是奢想,有些人天生就是扶不起的阿斗!

  “你就只想当个不可雕之朽木,对吧?”她双眼冒火的走近他。

  杜慕羽当然听懂她在指什么,但他除了继续装傻之外,还不忘绽放魅力,“天啊,你知不知道你气呼呼时的神态有多么吸引人,对我来说,更是难以抗拒的诱惑。”他低头,将一张俊脸靠近她。

  没想到她却不闪不避,咬牙切齿的贴近他,眼对眼、鼻对鼻,让他略微错愕,却更欣喜于她的直率与胆识。

  “你可以正视我一个问题吗?”她挟带怒火的气息喷在他脸上。

  他更是心痒痒的,但他只是忍着心里的渴望。“行,看是要商量?威胁?还是命令?都悉听尊便。”他嘴角微扬。

  她却是一阵恼火,“你不过是仕途不顺、有志难伸罢了,有必要放弃自己,以这样吊儿郎当的态度过日子?你到底是在伤害自己,还是在伤害关心你的人?”

  “怎么,你生气了?我这阵子可乖得像被一只虎妻给咬了舌头的猫,哪儿都去不了。”他笑容仍在,但深邃黑眸里多了抹灼热欲火,她蕴含怒火的神情是那么的认真,他真的值得她这么生气?

  “你给我认真点!”她真的火了,“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剖开你的脑、剖你的心,看看为什么一个人可以这么自甘坠落的过日子,还是就因为你那嫡系堂哥的背叛……”

  “不要提他!”杜慕羽的脸色一变,杜政中是他的死穴,他无法听到他的名字时,还能装出淡然从容的神情。

  但她觉得自己给的刺激不够,她看见他那双近在咫尺的瞳眸不只映着她的脸,还有更深更沉的怒火,知道自己这一招有效。

  “为什么不要提他?是因他恶意的算计了你?”

  “不要再说了!”

  “为什么不说,不管是恶意的算计,还是善意的打压,在这过程里,总能得到一些东西吧,你还比我年长呢,怎么能一直堕落。”

  他陡地转身就要往房里走,她见状快步的上前,双手大张的挡住他的去路。

  “我师父对我的训练属于后者,我不得不承认当年若没有师父的磨练,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但杜慕羽不知道的是,他才是最大的功臣,为了他,她才愿意水里来火里去,“我不懂,我一个丫头都能在磨练挫败里存活下来了,你跟着姜爷爷也在战场上看尽生死,怎么不过在人生路上跌了一跤,你就这么颓败?”

  他紧抿着唇,脸色铁青的瞪着她。

  “那些东西,你曾努力的、学习的,不都属于自己吗?你学富五车、你是个每战皆捷的谋士,你懂得绝对比我多,为什么要作践自己,让自己活得没梦想没目标,浑浑噩噩的?你是白痴吗?”她狂乱的怒叫,她做了那么多,他还想捕她这只蝶儿,满脑子情色!

  “蓝千蝶,不要愈骂愈顺口。”他黑眸出现愤怒的戾气。

  “我有说错吗?”她愈说愈生气,难过的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没想到你这么脆弱,别人只要施一丁点力气就能让你滚到半山腰,而你的自我放弃,再让自己一跤摔到山谷深渊,你怎么可以那么的不堪一击!”他可是她十年来最大的希冀,她每每被师父磨练到生不如死时,心里想的是一定要见到他,但他怎么可以让她这么失望?

  “蓝千蝶?”他困惑的看着她泪水盈聚的眸子,原本凝聚在心里的怒气已消失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