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神医河东狮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他脸露鄙夷,“都是人微言轻抑或是等着告老还乡的老家伙,能成什么气候?父皇只要一直不让位,就算满朝文武都挺本太子,也是白搭!”

  他很闷啊,花了大把大把的金银珠宝拢络人心,但钱收得快,就没人敢公然上諌要父皇让位。

  先前他身边有杜慕羽时,父皇对他循序渐进的治国之道还赞赏不已,甚至还主动提及未来登基一事,但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他这太子如同虚立,鲜少被父皇召见,像是被打入冷宫的嫔妃,也遭皇兄弟们时不时的冷嘲热讽。

  “被父皇视为谋逆者的主谋,竞没被摘掉太子之位?不过,人贵在自知、知取,难道某人不应自行求去?”

  “哈!有人就是不知“取”字如何写。”

  回想起当初众皇兄弟们一句句的嘲讽冷语,他的下颚一绷,胸口燃起一股熊熊怒火。

  “太子勿急,皇上不是一直在推动新政策,就元老重臣所言,国库的钱日见捉襟见肘,又逢东北水患肆虐,灾情严重需要用钱,新政策更需要银子来实行,否则就成了君失信于民,”杜政中顿了一下,继续道“一旦民怨愈来愈深,朝官就有机会拱立新主,至少打着让皇朝有;番新气象的大旗,以民意逼退,还怕皇上不让位吗?”

  “言之有理,但本太子已经厌倦一等再等了。”黑眸一闪而过一道狠戾之光。

  “太子,欲速则不达。”

  “父皇施政困窘还得拖上一段时日,你要本太子再消极等待?”

  “那太子的意思是?”

  “杜慕羽这怪病不是来得突兀,京城的所有大夫都感到棘手,杜慕羽更因此缠绵病榻,不曾踏出广千园一步,”他冷笑,“如果父皇他……”他刻意停顿,黑眸中突然有冷芒闪烁。

  杜政中脸色丕变,马上听懂了,他吞咽了口口水,心惊胆颤的道:“可是每个人都说,他的病因不明,连大夫也查不出来。”

  “总有些蛛丝马丝可循,本太子不信什么都查不出来。”他突然拿出一只哨子一吹,在山风吹拂之下,几乎听不到什么声响,然而不过眨眼间,几名蒙面的黑衣暗卫立即飞身掠来,一一在齐纬身前站定,弯身拱手,“参见太子。”

  “他们都是死忠的暗卫,个个武功高强,本太子特别允许你可以指使他们不择手段的做任何事,只要找到让杜慕羽生病的病因即可。”

  “是。”杜政中惊讶于这些人的好功夫,竟如鬼魅般无声无息的出现。

  齐纬飞身上了马背,拉了缰绳调转马头后,先行奔驰,几名随侍也立即策马跟上前去。

  杜政中看着这几名仅露出冷湛精光黑眸的蒙面黑衣人,其中一人上前,交给他一只暗哨,“日后大人只要有所指示,请以丹田之力吹响这只哨子,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大人身边。”

  杜政中战战兢兢的接过哨子,点点头。

  黑衣人再次拱手,接着迅速飞掠而去,如同鬼魅般的消失在葱郁的森林中。

  气派恢宏的广千园,自从杜慕羽这个主子生怪病后,白画清静,入夜后更是寂静,即使蓝千蝶住进来,气氛依旧。

  宅邸内院,杜慕羽半坐卧在贵妃椅上,透过厅堂的雕花圆窗,看着盛夏阳光下,亭台楼阁的庭园,花卉迎风绽放,蓦地,一抹娇小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是蓝千蝶,她仍是一袭南疆彩绣绸缎裙服,那张让阳光亲吻的俏脸粉嫩诱人。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脚步,闭上眼眸仰头面向湛蓝的天空,接着她又张开眼眸,脚步轻盈得如同一只美丽凤蝶翩然的越过庭院,其间还有奴仆在洒扫,但他们并未停下手边工作对她行礼,而蓝千蝶的脚步依旧,拐过院落消失在回廊尽头。

  他知道奴仆们已经习惯她的存在,她很独立,不喜欢有人跟进跟出,对他们福身行礼的行为,也直言不必多礼,但若是哪个人咳了、脸色欠佳,她会很率性的把个脉,有时会丢出一颗药丸给对方吃,有时就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张药单。

  就厉总管替他搜集回来的情报,他不得不说她真的有两把刷子,药单上的药材明明都很一般,价格也不会太贵,不会让这些奴仆们负担太重的药材费,但却又能药到病除,当然,除了他跟外公还在“缓慢”治疗中。

  不过,至少他已能摆脱床铺,他步出寝房,抬头看了一片无垠的蓝天,好奇刚刚她眼中的天空是什么模样?一如南疆湛蓝?

  此时,丁华跟李智连袂快步走来,他直接走到亭台,两人快速跟上来。

  “爷,皇宫有新消息。”丁华拱手道。

  “国库吃紧,皇上推动政务已是捉襟见肘,没料到屋漏偏逢连夜雨,东北水患肆虐,百姓流离失所,该地方官快马请求朝廷拨款赈灾,官银、粮草急送东北,国库便更吃紧了。”李智也跟着拱手说道,这是主子安插在宫内的耳目所传递出来的新消息。

  “皇上非昏庸无能,也有心改革,对百姓也很有心。”杜慕羽摇了摇头,安插耳目是为了自保,也为了报仇,倒没想到如今置身事外了,才看清楚谁才是明主。

  两人用力的点点头,神情中也不无惋惜,若没发生那件事,以主子竭尽心力辅佐皇上之势看来,今日光景也必然不同。

  “派人暗中找离东北灾区最近的城镇购置一批五榖米粮,包一镖局车队运送,饥饿起盗心,防抢也防贪官霸占,一定要送到灾民手上。”杜慕羽立即做出指示。

  两人明白点头,主子虽然对朝政间的权势斗争失望,但对民间百姓的事总不忘济弱扶倾,只是这些好事皆为善不欲人知,全在台面下进行。

  一会儿后,蓝千蝶拿了帖药方给后园一名久咳不愈的小厮后,再转回来,就瞧见亭台里的杜慕羽,还有在他身前的丁华跟李智,两人像是在对他报告什么,一见她出现,就齐齐的将目光放到她身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