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神医河东狮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哈哈哈……”杜慕羽明明身体很痛,但她的反应真的是有趣极了,他真的觉得好好笑,而且是打从心底笑了起来,认真回想,从他被背叛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不曾这样真心笑过了。

  “不不不,蓝大夫,奴才来就好。”厉总管急急的顾好手上的汤药,他更是佩服主子,在这当下怎么还笑得出来?他都心惊胆战了,怕这个怪怪的小大夫真的将整碗热腾腾的汤药就往主子嘴里灌。

  他角起一匙汤药,吹了吹,小心翼翼的送到主子的唇边。

  扑鼻而来的味道,飘着药材的浓郁香气,竟没有那股难闻的药味,杜慕羽挑起浓眉,深邃黑眸温柔的看着她,“不是要吃苦,这汤药怎么没闻到半点苦味?不会是你心里舍不得吧?”

  她莞尔一笑,笑得很开心,“如果你指的是黄连,这药材中的确没放黄连。”

  小美人怎么笑得这么愉快?莫非有诈?他蹙眉缓缓的靠近汤匙。

  厉总管将汤药甫送入他口中,他立刻脸色丕变,这是什么?!一股可怕的浓浓苦味从舌尖猛地往喉头上冲,苦到他头皮发麻,“噗!”他立即喷了出来,“咳咳……苦、苦死人了!这么苦怎么入喉?”

  可怜的厉总管来不及闪开,被喷了一脸的汤药,胖脸上多了好几道黑汁。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还有,良药苦口,你若想要自己的怪病快好,就乖乖的喝了它,别让我瞧不起你,昂藏七尺的大男人连这么点汤药都咽不下。”她灵秀动人的明眸闪动着狡黯,没办法,她为他习医苦了十年,他总得吃些苦回报她,不然她心里会不平衡。

  杜慕羽以袖子拭去口角的药渍,额上已冒出薄薄的汗水,再看到厉总管死死端正的汤药还有九分满,他的胃已经开始翻搅了。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这药能苦到什么程度?竟让主子都变脸了,厉总管悄悄的将主子喷到脸上还未擦拭的汤药用食指一抹,偷偷的放到舌尖舔一下。

  天啊!他脸色倏地一变,吐吐舌头,双手捧着汤药,能走多快而不弄出一滴汤汁就走多快的状态下,他来到桌子前,“水水水水……”他将汤药搁在桌上后,就急急的倒水喝,这药真的太苦了,让他忘了主仆分际,一连喝了好几杯水后,才尴尬的想到自己的主子。

  “呢……主子,您要喝水吗?”

  “噗!哈哈哈……”蓝千蝶见他那张胖脸尽是困窘的红光,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

  杜慕羽的一张俊脸很复杂、很挣扎,虽然只是小小一汤匙,但这辈子,他从未喝过那么苦的东西,而且只沾一点就在口腔里扩散开来,从喉间呛到口鼻,但此时,看着她笑得灿烂,他忍不住低如蚊蚋的喃喃自语,“很开心?那也好,像我这样的废人还能让人开心,也还不算是废物嘛……”

  “你说什么?”她听不清楚。

  他又笑咪咪的说:“我说好苦,能不能鼓励一下,给个吻?”他魅惑的看着她,毫无掩饰对她这张清丽出尘的容貌有多么欣赏,他又有多么想一亲芳泽。

  又是一张邪恶的笑脸,但他刚刚说那句话时,她好像捕捉到一抹黯淡悄然闪过他那双黑眸,但因只是一闪而逝,她稍不注意便错过了。

  “趁热喝吧,不然会更苦的。”她转身走出房间前,又回头加了一句,“预告一下,药会愈来愈苦。”

  还要更苦?厉总管怔怔的看着她步出的身影,颈背的寒毛却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快喂吧。”杜慕羽苦笑,染上这病真是无妄之灾,连吃药也痛苦。

  “呃,是。”他脸儿发白的连忙回头,一边吹一边喂,但忍不住冷汗猛冒,看主子喝到五官扭曲也不吭半声的,他不得不佩服,主子怎么那么能吃苦?

  “主子,还是我去拿点蜜来和一下?”

  “不用了。”杜慕羽索性拿过他手上那剩下的半碗汤药,忍着反胃的不适,一口气的喝下后,将碗递给他,“下去吧。”

  厉总管傻了,呆呆的接过空碗,“是。”

  杜慕羽躺了下来,瞪着寝房的天花板,满嘴的苦味他还能咽下肚,因为这与那种闷在胸口、心中的苦涩一比,仍是天差地远。

  京城近郊,当今太子齐纬一马当先的策马奔驰,他最信任的亲信杜政中则间隔半个马身尾随在后,而在两人身后,还有多名骑马的随侍以一定的间隔随行,保护他的安全。

  一行多人从林木葱郁的蜿蜒山路一路往山上奔驰,直至快接近一处凸出平台时,齐纬高举右手,后方随侍纷纷拉住缰绳,马儿一一仰头嘶鸣后,急急停下脚步。

  他和杜政中则放慢速度,两人在平台前停下马儿,接着下了马背。

  天朗气清,再加上居高临下,繁华京城尽落眼底,齐纬面无表情的凝视着这一大片合该属于他的天下。

  “外传杜慕羽生了棘手怪病,真有此事?”他有着俊美的面容,再加上天生贵气,一袭金黄袍服临风而立,气势逼人。

  杜政中立即向前,拱手道:“禀太子,确有此事,不过,我也听说堂弟还是找了不少烟花女子进广千园伺候。”

  他看着陷入沉思的太子,见他沉默许久不语,忍不住又道:“其实太子何必在乎他,有什么事,我的人脉及拥护太子的亲信都愿意为太子效力。”

  齐纬绷起俊颜,回头瞪着他,“整整两年了,一切都还是在原地打转,什么也没有改变,谁为本太子效力了?”他很懊恼,也更生气。

  杜政中皱起浓眉,“太子此言差矣,不少元老重臣都力拥太子,朝中官员的人数也在增加中,这可是臣努力与他们交心的成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