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阳光晴子 > 神医河东狮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我以为你是来治我这怪病的。”他挑眉问。

  “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病,你的病由脑而生,得一并医一医,少点邪淫就会多生点正气。”她当然是胡说八道的,但不藉此将他导向正途,她如何报恩?

  他嘲弄一笑,此刻身体的痛楚更剧烈了点,他微扯嘴角,“这是一个大夫应该说的话?”

  没想到站在一旁的厉总管竟用力的点点头,也不管肥嘟嘟的下巴因此又多了几层。

  “言归正传,身子这一日有没有比较好?”她昨日气愤下写的药单,还是有趋缓痛楚的药效。

  “差不多,时好时坏。”杜慕羽说到这里,突然想到外公,他那陈年旧疾也是时好时坏,“我外公的老毛病,身为奇医徒弟的你,能治愈吗?”

  “姜爷爷长年经络血瘀,要完全治愈没那么容易,且在经过进一步诊疗后,我发现他最大的病因是你,”她没好气的道:“只要一想到你,他就腰痛。”

  如果不是体内那该死的疼痛突然来袭,杜慕羽想放声大笑,虽是难受极至,但他仍不忘耍嘴皮子,“你真的是大夫?我活了二十多岁,就没听过哪个大夫说过,一个人看到另一个人就腰痛,心痛倒是有。”

  “意思不就是一样?人要是能好好休息,身体就会好,若是心里不痛快,便没一个地方是舒服的。”

  就像她,从发现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之后,每思及此事,心口就像被人猛地戳进一刀般,她甚至能听得见喷血的声音,她心痛、头痛、身体痛,没有一个地方不痛的!

  又来了,她又用一双几乎要喷出火的双眸狠狠的瞪着他,好像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一样。但他不急着了解,要套女人的话,他颇有经验。

  “我外公每到夜间,旧疾疼痛就加剧,你想办法让他睡个好眠,他至少能舒服些。”

  “睡眠时,血流速度减缓停滞,所以他的疼痛才会加剧,而患者的症状到这样夜疼的程度时,更应静心休养,但只要想到你,姜爷爷就做不到静心。”她刻意停顿,直勾勾的看着他那略显僵硬的俊颜,“你仕途不顺一事,为了治你那不知名的怪病,我什么都得问,也什么都清楚了,但你有必要像个懦夫一样的逃避度日吗?”

  “我问的是我外公的病,不必提我的,”他紧绷下颚,深幽的黑眸紧盯着她,“还有,不管我外公是不是心病,你既然是大夫,又是奇医的徒弟,那就多花点心思去治疗我外公。”

  “是是是,不就是用点药来活血化瘀,给个桂枝茯苓丸让姜爷爷服用,当然,也可按摩血海穴,那能改善腰部血流的功能,位置就在膝盖内侧凹陷的上端部位。”

  他强忍着一波波袭来的痛楚,啐了一口,再度打断她的话,“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你该跟姜顺说。”

  她咬咬牙,她跟姜顺聊了不少,知道姜泰安和杜慕羽这对祖孙都很顽固,王不见王,但又各自心系彼此,对姜爷爷而言,牵挂更深,却拉不下老脸再来训斥外孙,而这个跟他生活了一、二十年的杜慕羽难道不知道吗?还是没脸去看姜爷爷?

  他怎么能如此懦弱?看她因为他变得多么勇敢啊!为了习医,连剥尸皮的刀都逼自己下了。

  想到这,她气死了!

  “也对,姜爷爷看到你什么都痛,由你按摩有何用,我真是疯了,才告诉你这自甘堕落的窝囊废!”她愈说愈火大。

  “你!”他怒急攻心,感觉一股痛楚在这熊熊怒火下燃烧得更加剧烈了。

  “总之,你外公的老毛病能不能被治好,就看你争不争气。”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不必再浪费唇舌了。”

  “懦夫,你就是不想去面对自己的失败,才连半点振作的勇气都没有。”她气得头顶冒烟,不吐不快,“你外公长年气血瘀塞,就是烦恼太多、牵挂太多,而造成这些问题的人就是你,你可以一直否认,也可以一直堕落,更可以任他因为对你非常在乎而夜夜难眠、腰疼难耐,像被无形凌迟。”

  “够了!”他咬牙怒吼,黑眸尽是爆发的怒火。

  他不想再听下去,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让外公有多失望吗?但他被皇上罢官夺权,只能像个废人般的生活,过往与他交往甚密的高官皇族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就怕遭了池鱼之殃。

  反观杜政中,却被太子大力提拔,成了太子眼前的大红人,又有多少人想藉由他攀权附贵,杜政中取代了他,成了杜氏家族的骄傲,而他也彻底的让杜家人遗忘,独留他在广千园里自生自灭。

  蓝千蝶第一次见到他脸色如此铁青,除了目露煞冷的眸光之外,整个人还散发出一种慑人的气势,像换了个人似的,给她一种说不出的厌迫感。

  但她仍是很火大,她跟他预想中的救命恩人样子根本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现场气氛凝结,厉总管吞咽了口口水,也不敢再吭一声,但两人大眼瞪大眼,这是要瞪多久?明明是夏天,怎么此刻僵滞的气氛如冬雪飘零,冻得他好想闪人喔。

  终于,有人开口了——

  “中医将气味分为五味,酸、苦、甜、辣、咸,基于五行之理论,酸味对肝,苦味对心,甜味对脾,辣味对肺,咸味对肾。”她恼火的瞠视着他,“你呢,在药材的选择上就以苦为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